• 关注
    0
  • 被关注
    686
杨友三
杨友三
2009-03-12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杨友三

2012-12-17 发表第一篇作品。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会员,2013年受上海市教委邀请,参加了中小学“科普校园行”巡讲活动,主讲《集体智慧》。目前,第二本书《世界是个生命体》草稿已完成,正在校对,待出版。

地球是一个脑,每个人是一个神经元。

评论2

在售作品1

  • 全球脑
    科普 · 科技 · 互联网 · 社会学 · 信息技术 · 集体智慧 · 科技与科普
    3人评价
    作者自述:每一天我最开心的是,总能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并找到改进的方法。    对于第一次写书的我,感慨还是颇多的。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一点一滴地积累,不断进步,终于让自己在一个陌生的领域内获得一定突破。为什么我会写下这本与全球脑思想相关的书呢?这不能归因于一时的突发奇想或是心血来潮,而更令人信服的原因是:儿时到现在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它们的共同作用形成了我写作的动力。那就让我从最开始讲起吧!    1975年,我出生了。在那个年代,中国的绝大多数家庭都比较贫穷。但是对一个儿童来说,…展开
    作者自述:

    每一天我最开心的是,总能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并找到改进的方法。

      

    对于第一次写书的我,感慨还是颇多的。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一点一滴地积累,不断进步,终于让自己在一个陌生的领域内获得一定突破。为什么我会写下这本与全球脑思想相关的书呢?这不能归因于一时的突发奇想或是心血来潮,而更令人信服的原因是:儿时到现在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它们的共同作用形成了我写作的动力。那就让我从最开始讲起吧!

      

    1975年,我出生了。在那个年代,中国的绝大多数家庭都比较贫穷。但是对一个儿童来说,显然不会意识到这么多,相反,却是怀着好奇的心理去逐渐认识周边的事物。上学之后,才真正接触比较广泛的知识,逐渐地了解和认识科学的含义,并被其理性的分析和持续探索的精神所深深吸引。当时最崇拜的人物应该就是科学家了。

      

    在早期的学习阶段,由于常常受到老师表扬,所以增强了自信心,并培养了独立思考的思维方式,而这一习惯显然终身受益。随着年级增长,小学、初中、高中,由凭借对知识的兴趣而学习逐渐演变为疲倦地接受应试教育。填鸭式的教育方法忽视了青少年各自的长处,降低了探索的兴趣,使他们在千篇一律的初级知识中绕圈子。这个有限的知识体系与人类所创造的巨大科学系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很多有潜力的学生不得不将大量时间花费在应对永无休止的考试上。显然这不会获得任何科学成果,而仅仅是获得升学的机会。

      

    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我对学习课本上的知识逐渐失去兴趣,成绩也随之直线下降,并在高三时达到最低点,只是期待着能够顺利升入大学,虽然我的考试能力让这样的想法越来越难以实现。也许某个并不存在的乐于助人的神在暗中提供了一些帮助,我仅仅是怀着美好的期望而不是刻苦地演算习题就取得了比较理想的高考成绩,使我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高高兴兴地去大学报到。

      

    大学时所选择的专业并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但是安静的图书馆却吸引了我。在开架阅览室,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翻阅各种书籍,当然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就算是广泛阅读吧!其中经济、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使我在不断的反思中形成了自己对社会运作的理解。为什么经济发展了,贫穷仍然存在?为什么不同的国家选择了不同的社会制度以及经济运行方式?为什么大家都珍惜自己的生命,极力避免自己突然死亡或者成为残疾人,但是却无法避免战争的发生?我总是在思索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并努力寻找其内在的规律。

      

    偶然看到协同学等系统科学方面的书籍,让我可以从系统的角度来分析像人类社会这样复杂的现象。在1997年离开大学之前,当时没有听说过互联网,校内的计算机上除了有固定的软件以外无任何吸引人的内容,而我也从最初接触计算机时的好奇很快转变为丧失兴趣。后来偶然看到神经网络计算机方面的书籍,才知道此类计算机在未来最有希望模拟人的智力。于是就开始寻找相关文章来阅读,但是其中含有大量复杂的方程,根本无法看懂,只能了解一些皮毛。另外,它仅仅是有希望模拟人的智力;已经获得的成果与真实的人脑有非常大的差距,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也无法从根本上缩小这个差距。由于以上原因,我放弃了参与此类科学研究的想法,认为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我是一个喜欢联想的人,总是积极寻找不同事物之间的相似之处,同时在想象中用一种事物替换另外一种事物,以此来看看是否有令人感兴趣的事情发生。在高中时我就在想,我将在人类社会中担任怎样的角色?用什么来比喻更合适?“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是一颗螺丝钉”,这是当时某些人所期待实现的或者被灌输的人生价值。但是,我不想成为一块砖头,也不想变成螺丝钉。我是能够思考的,应该更像一个神经元,这样才更恰当,而人生也会变得更有意义。假设整个人类社会可以想象为一个脑的话,那么或许我就是一个神经元。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想法是纯粹的幻想,而且十分简单,没有详细的推理过程。但这看似简单而无具体意义的幻想,却以潜意识的形式长期潜伏在我的脑中,并且时刻期待被验证以及与人分享的机会。

      

    在1998年,我来到上海,最初以销售工作谋生。当时或者更早一些的时候,一些媒体开始报导互联网在国内的发展状况。其中有几个学术机构陆续接入互联网,而少数学者则尝试通过它与国外通信。接下来,上海开始招聘与互联网相关的职位,但是懂得相关技术的人员却极为缺乏,所以略知一二的人便会被录用。就这样,互联网逐渐在中国发展起来,越来越多的电脑开始与这个环球的网络相连。

      

    我突然感觉到,这些电脑不正是以自组织方式联结成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吗?与人工智能相比,这个全球性的体系不是更容易模拟人的智力吗?由于在大学阶段所了解的神经网络概念依然清晰,所以这两个问题在我看来都将得到肯定的答案,一个已知最大的智能系统形成了。不久以后,我意识到,电脑在网络中只是在被动地处理信息,而真正驱动它的是操作电脑的人,我们才是神经元。

      

    当人工智能领域的进展相对缓慢时,一个超级神经网络却突然出现,并快速发展。虽然我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却找不到自身对于这个网络的价值,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而已。而对于了解神经网络概念的人来说,把互联网当作一个神经网络来看待,这样的观念还是比较容易形成的。换句话说,想到这一点的人可能难以计数,所以我觉得即使想到它也算不上有价值的发现,同时依然将自己的精力完全用在谋生上。

      

    那时我对互联网非常好奇,希望可以参与其中的工作,但是我连一台电脑都没有,所以也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打算。然而这样的好奇心却不断增长着,直到有一天我下定决心,进入互联网行业。就这样,我先在培训班学习了网页设计,然后经过持续努力终于开始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当时的想法是,即使我无法进入互联网的核心技术领域,但是如果能够多做网站,推进它的发展,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力。

      

    在2002年左右,我总是把人类和互联网的联合体想象为一个环绕地球表面的大脑皮层。到了2004年,即使借助于搜索引擎,我也无法找到类似的观念。难道这么幸运,只有我一个人想到了?显然,客观分析后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我知道自己并不是该想法的开创者,但还是决定建立一个网站以业余的方式来传播它。想来想去,决定用地球神经网络这个名称,并申请了域名earthnn.com。之后,我在该网站发表了一个十分简单的文章来描述相关的概念。

      

    在2006年以前,我一直希望通过网页设计工作多积累些钱,然后在将来可以专心研究。或许我本来就不是一个肯为赚钱而尽力的人,所以这个愿望一直无法实现。除此之外,我也不喜欢重复性工作,同时客户也经常牵制我的思维,这些都持续加深我的痛苦。“主要是避免痛苦而不是追求幸福刺激了人们在生活中采取行动。” 马尔萨斯的这句话说出了我写下本书的最大动力之一。另外,即使我无法用严谨的数学语言来描述相关理论,或者也不会涉及到深奥的逻辑关系,但是浅显易懂的内容或许更有利于传播,并且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

      

    经过不断反思,我终于认识到,每个人仅此一生,不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认为是对的,却没有去做,还有比这更令人懊悔的事情吗?难道甘愿过表面上体面、但是却充满痛苦的碌碌无为的一生?另外,随着年龄增长,与创新有关的思维能力将下降,所以尽快开始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不过,高考语文我仅得了82分,而满分为150分。写这本书,分明有悖于扬长避短的一般性策略,但我还是下定了决心。于是到了2006年,我一边靠工作谋生,一边开始撰写书籍。在电影《美食总动员》中,那个令人仰慕的大厨,他所竭力宣扬的信条就是:“人人皆可烹饪。”如果把这个理念应用到其他领域,或许我们也可以说:人人皆可写作。

      

    但是很快,自己头脑中想到的内容全部写完了,于是便阅读相关的文章,不断地补充资料。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写作所起到的额外作用。一方面,它可以帮助思考。在头脑中构思的内容看起来完美,可是如果写下来,才容易发现其中有很多不妥之处,进而想办法来使之完善。另一方面,写书可以增加个人的记忆容量。当我们一时对某个观念感兴趣,以为可以将它记住,然而事实上经过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它通常会被遗忘。但是如果写成文字,从此以后,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翻阅过去的纪录而重新找到它。在本书篇幅超过10万字的情况下,其实当中的大部分内容我都无法回忆起来,而只有通过阅读才能够知道原来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在2007年的某一天,通过谷歌的学术搜索,我终于找到有人用global brain这个名词来描述该思想。接着,进一步借助于搜索引擎,查询到《控制论原理网》等网站。它们汇聚了更深入详细的文献资料,同时我也找到了该领域内的众多学者。之前,我一直默默地独自探索、自言自语;这一刻,我仿佛推开了一扇门,看到一片广阔的天地。那里的人们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全球脑思想,而我则急切地希望与之交谈。

      

    通过阅读这些文献,开阔了我的眼界,丰富了本书的内容。同时我发现,互联网仅仅是让全球脑变得更直观,而不是其存在的必要条件。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电话、电报、信件等通信方式已经将全世界的人们联结成一个巨大的网络,只不过很少有人发现它们的特殊价值,但奇迹就在我们身边。更进一步,只要存在人与人之间的通讯,那么就有机会形成群体智慧,这样全球脑的历史就可以追溯到原始人类存在的阶段。另外,有趣的是,通过书籍等媒介,不相识的人之间会发生单向通讯,而古人和当代人之间也可以产生类似的情况。

      

    此后,我又发现集中精力写作的重要性。如果每天仅花费少量时间来思考和写书,甚至中间经常会中断几天,那么很难形成连贯思维,并且不得不花费时间去回忆以前的思路。另外,每天处理大量与写作无关的事情,导致大部分潜意识忙于思考与这些杂事有关的问题。由于意识来源于潜意识,所以这样的情况会阻碍人产生新的观念,从而令写作的源泉变得枯竭。之后,我便减少与谋生有关的工作,并开始投入更多的时间去写书。当一个人不考虑赚钱的时候,或许他(或她)可以做出更有意义的事情。

      

    科学是最精美的艺术,令人回味无穷,可以让人体验到理性的美。即使在暗处,它也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吸引我前往。虽然曾经远离,但是我终于又回到它的殿堂,开始在激情下思考和写作。在深夜,对于突然产生的某个灵感,因为深怕会在清晨醒来后彻底遗忘,所以爬起来,但是又无法适应在黑暗中突然变亮的显示器,于是只好紧闭着右眼,微张着左眼,草草地键入一些并不通顺的句子。当代国家无论采用何种社会制度,都没有完全摆脱战争、贫穷的阴影。或许全球脑思想有利于增进整个人类的团结,从而可以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在我之前已经有很多人举起了这面旗帜。我希望我也能举起它,也希望更多的人举起这样的旗帜,让全人类能够在它的召唤下前行。

      

    截止到2008年12月,在维基百科中,“全球脑”条目仅有英文、法文、荷兰语和中文四个版本(脚注:该条目的中文版本最初由笔者翻译。),然而“自然选择”条目却有40多种,关于达尔文个人介绍的条目更是多达100多个语言版本。令人遗憾的是,在2007年,英文版的“global brain”条目曾经被一个维基管理员删除,理由大致是:它不是一个被广泛认可并经过证实的理论,而是一种幻想,不具备被维基百科收录的条件。幸好,几个月后,另一个编辑重建了该条目。所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接受全球脑思想,它需要更广泛的传播,以发挥它的巨大影响力,这也是我写下本书的目的之一。

      

    尼采在世时,他的书籍不但需要自费出版,而且平均发行量仅为数百本,他所克服的在出版上的困难远超过当代。然而,目前在国内的出版市场,与本书同类型的书籍其印数通常在2000册以上,这已经可以避免书印出来后无人看的窘境。另外,在历史上我们所仰慕的众多知名学者中,绝大多数人并不是在良好的经济条件、健康状态下写作,他们必然要面临各种各样的艰难处境。与之相比,我所遭遇的困难要小得多。所以,我没有任何停下来的借口,只能时刻提醒自己:完成它。

      

    当本书的大部分内容完成之后,便陆续开始向几个出版社投稿。虽然不能像知名学者那样被百分之百采纳,但是仍然有多位编辑对本书给予了良好评价,并有出版意向。这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没有资深学术背景且不擅长写作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了,或许这个幸运是通过努力得来的。

      

    信心在本书的撰写上也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在写作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如果有信心则会尽力去寻找一切可能的方法,所谓的困难也变得不再困难。相反,如果一个人没有信心,认为一件事难以完成,那么即便可行的办法就在身边,或者稍作努力即可达到,但是却可能视而不见。或许,世界上绝大多数机会都是这样被浪费掉的。另外,我也不得不与自己的惰性作长期斗争。有时候我可以战胜它,但是它也常常打败我。

      

    虽然我坚信全球脑思想,然而在一些细节问题上,难免存在考虑不周的情况并写下各种偏见。另外,该思想所涉及的知识面十分广泛,其中部分内容我并没有完全理解透彻。这就像中国人说英语一样,小心翼翼,想说但又不确定自己说的是否正确。基于以上原因,非常欢迎广大读者对于本书内容作出批评指正!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是info@yousan.com。

订阅的专栏连载0

他还没有订阅的专栏连载

购买的电子书23

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