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无双
    大姑娘浪
    五年前,京城中的富商潘家老小一夜之间神秘消失。   五年后,常二爷从边关平乱回京,惊觉祖谱中的那条诅咒应验了。 他已是平国公府的最后王孙。 既然肩扛传宗接代的重任,他不放弃任何可能。 而此时,江南烟花三月的晴暖天儿。 冯春牵着小妹的手正去往兰若寺烧香的路上。   ............ 常燕熹越来越觉得,冯春及其小妹有古怪。 冯春有些腿软,前世被她坑惨的冤家也重生了。
  • 但愿人长久
    李尾
    那天,正捏着饺子花边的母亲说:“孙家的小儿子回来半年了,你要是如意,我上门去给你提。” 周渔脱口而出,“哪个孙家?” 孙家有四子。 老大孙竟越是一名刑警。孙父最骄傲。他认为的正经差事儿里,医生、警察、公务员、教师……为最好。因为这些工作寻常百姓够得着。 老二孙竟辉是餐饮业老板。孙母感到最踏实。因为民以食为天……民以食为天…… 老三老四是对孪生姐弟,最反骨,也最难教化。但作为刑警的老大却不这么认为,他时常安慰孙父,“爸,您换个想法,老三老四没杀人越货反社会,没给我们公安局添麻烦,那就是好公民!”
  • 心隐之地
    徐暮明
    我,自由撰稿人钟启铭,被童年阴影所困,母亲带着我跳楼的模糊记忆左右着我的人生。 她,新闻里报道的弑子母亲林娇,被我意外发现时,已在我家别墅的地窖里躲藏了十二天。 为帮她找回记忆,更为打开童年心结,我开始调查杀婴真相。 大雨中的神秘男人、外遇的丈夫、被迫流产的小三、嗜赌如命的婆婆、觊觎财物的月嫂……当一个个更具杀婴动机的嫌疑人被我挖出,一场场凶险的生死较量也随之而来。 我也渐渐察觉,林娇的出现绝非偶然。冥冥之中,我们原本的生活,就已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昏暗发霉的地窖里,我们一直试图用生命里的阳光照亮彼此,却始终无法消除留在对方身后的长长阴影……” 这是一个,以“恨”之名,救赎爱的故事!
  • 夏日轻喜聚
    兰思思
    为了寻找突然离去的男友,凌瑶辞职来到C市,借住在表姐何萧萧家中,开启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夏季生活。 32岁的何萧萧已经做了11年单亲妈妈,她努力工作,每天都梦想着能过上好日子,有一天,她在商务场合遇见了那个曾令她咬牙切齿的男人…… 轻松生活小文,一对姐妹殊途同归的情感故事。
  • 对的人
    伊北
    年届35岁的大厂运营龚三元北漂十多年,终因职业发展瓶颈和儿子的求学问题痛下决心,准备离京去往老家省城定居。孰料随夫升迁进京的大姑姐刺激了她。三元一怒之下在环京买了房、落了户,夫妻俩打算在事业上搏最后一把;三元的弟弟龚八斗硕士毕业留在北京,母亲和姐姐都巴望着他能找一个有根基、能借力的女人结婚,并积极给他介绍对象,但八斗却始终放不下自尊。一次偶然的机会,八斗和初恋情人重逢。多年前她抛弃了他,现在,她芳华不再满身疲倦野心依旧一无所有……爱情也好,婚姻也罢,又或者是职业、人生的其他选择,无非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做对的事。然而,在现实规束和自我追求之间,对与错的界限却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 小敏家
    伊北
    同名改编剧集由周迅、黄磊主演。 刘小敏和陈卓都有过一次离异经历。数年来,他们以男女朋友身份相伴,压根儿没考虑再婚。然而,一次意外怀孕让两个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彼此关系,认真打算未来……他们能找到人生的第二春吗? 刘小捷是刘小敏的亲妹妹,三十出头,离异无孩。她仍拒绝老妈的提议,不愿考虑四五十岁的离异带孩男人,毅然与比自己小且没有婚姻经历的徐正恋爱并直奔婚姻殿堂。这场“不平等“的爱恋瞬间引起轩然大波……她能够修成正果吗? 再婚太麻烦! 请看小敏家。
  • 阴雷
    李大发
    九年前,刑警马烁没有包庇工作失误的搭档,两人被下放到基层。一年后搭档在执勤中意外殉职,而马烁也因当年的铁面无情被误解。 八年后,沦为边缘人的马烁和左右逢源一心升官的焦闯成为半路搭档,联合调查一起赌徒坠楼案。一切证据都指向自杀,焦闯正打算轻松结案时,马烁却发现这竟然是一起精心布局的谋杀案。 新任队长警花武桐霹雳上任,支持马烁深入调查。疑点层出,凶案四起,马烁等人更是陷入心灵的迷雾。 在这迷雾当中,滚动着一道道阴雷。 破不了的案子就像债一样,吸附在你的脊椎上,以你为食,要么吸食精神,要么啃噬良心,总得占一样。
  • 天作之合
    福宝
    关于芸香和容少卿,旁人都道他们是劳燕分飞的苦命鸳鸯,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只有芸香和容少卿知道,他俩的事儿,跟“苦命鸳鸯”和“破镜重圆”真是八竿子挨不着边儿……
  • 和前夫同居了
    林春令
    时洲打电话来说要带着儿子回来住的时候,许泊宁正和小男朋友在外面吃饭。 小男朋友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好奇问她:“谁打来的?” “前夫。”她答。
  • 那个爱了很久的朋友
    露西花
    他说他俩是青梅竹马,她说:呸,不过是冤家。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她使出浑身解数才甩掉他,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谁知十几年后,阴差阳错,他们又住了对门。 她带着儿子,落魄潦倒;他开了间破酒吧,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花天酒地。 他却说:要不咱俩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