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锁
    尼卡
    强悍凶狠霸道女撞上傲娇明骚建筑男。 她有精湛厨艺也有铜墙铁壁,他擅修补之术更懂维护之道。 最终究竟是谁技高一筹? 是她先征服了他的胃进驻了他的心,还是他先解开了她的锁,明白了她的意? 她是泥淖深处拼命挣扎的草芥,他是金汤玉匙暖房温香的芝兰。 一场意外,让他们成为这世上最亲密的……“敌人”!
  • 我的眼里只有你
    骏九
    何繁说:高慎,这样真的没意思,我们已经分开了 我同意了吗?你说我们没确定关系,那我们第一次睡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毕业搬进我家时怎么不说,现在在这种地方上较劲,你有意思吗? 何繁:所以我说我们分开,没说分手。跟个炮友分开,用得着确定关系吗? 高慎:你是这样想的?我们是炮……?你就是想分手而已,你至于吗……
  • 别说我们认识
    周演
    梁津元读大学时,陈默是她男朋友崇拜的学长; 梁津元工作时,陈默是躺在微信列表里的僵尸; 梁津元躲到小镇后,陈默是她不熟的同事和亲密的床友。 再后来梁津元让陈默帮忙参考一下相亲对象。陈默看了眼照片,问她有什么要求。 -“有共同话题,有自己的爱好,还能和我保持距离。” -“你不觉得我挺合适吗?”
  • 云胡不喜
    尼卡
    【豆瓣阅读 独家签约 精修版本】 她是出身北平、长于沪上的名门闺秀, 他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将门之后, 注定的相逢,缠绕起彼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在谎言、诡计、欺骗和试探中,时日流淌。 当缠绵抵不过真实,当浪漫冲不破利益,当岁月换不来真心…… 他们如何共同抵挡汹汹恶浪? 从边塞烽火,到遍地狼烟, 他们是绝地重生还是湮没情长? 一世相守,是梦、是幻、是最终难偿?
  • 行走水云间
    行歌
    如果有人问宁筱曦她的激情在哪里?她一定回答:工作啊!就想每天进步一点点,成为一个更优秀更专业的人! 直到有一天,她按下暂停键,走出了钢筋水泥,走入了高原雪山的神秘领域。在这里,她认识了新天地和……一个人。 七天而已,能改变世界吗?不能。但却不知不觉改变了宁筱曦。 邹峰走遍世界,看尽人情冷暖。对他这样一个徒步的老驴来说,这七天里唯一的亮点,是遇到了一个懵懂的徒步小白,像只柔软的兔子,单纯,懂事,还有点令人捉急。 他以为这就是俩人之间的全部缘分,便想以一个完美的背影留在她的回忆里。 可谁想他们竟会在红尘重遇? 而她……收起了软萌单纯,摇身一变,从一只小白兔,变成了职场小精英。 嗯,有趣。
  • 改天再爱你
    安非
    时尚网红赵豫曾有着布灵布灵的人生。自诩国贸三期杨幂的她(老家河南驻马店),曾有一份奢侈品牌的工作和身家过亿的男朋友。突然有一天,她被上司炒了,男友也劈了腿,她的人生瞬间从天堂跌落至城乡结合部——通州。 普外科医生梁秋穆,性情冷淡,缺乏情趣,前妻受不了他的无聊性格跟他离了婚。梁秋穆大受打击,中年叛逆,没想到,人生中唯一一次自我放逐,就碰上了夜店咖赵豫。而且,这个女人居然住他家楼上! 禁欲系医生遇上性感小野猫,生活被搅得天翻地覆,然而两人在吵吵闹闹间,却也慢慢地成为朋友,相互治愈。 人生不是原来的样子,看上去倒也不错。至于爱情嘛,改天再说吧。 都市轻喜剧,治愈系。
  • 越冬
    咚咚锵
    关越从没想过“第二春”,直到他在海洋馆里隔着玻璃看见一条美人鱼朝他吐泡泡,他就知道自己上钩了,而是是心甘情愿地沦为程诺的裙下之臣。 哪里都硬的糙汉主动咬饵的故事。
  • 装腔启示录
    柳翠虎
    装腔,人类行为之一。是指以获取虚荣心的自我满足甚至欺骗性质的行为,向别人表现出自己所不具备的气质。 否定意义。 但也有肯定的成分—— 比如,唐影说:“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假装拥有,直到你真的拥有。” 不精致,就刻意假装精致,直到你真的精致。 不自信,就努力强行自信,直到你真的自信。 渴望腔调,就假装腔调,直到真的拥有格调。 没有,就假装有,直到哪天拥有。 假装,重复,坚持,再坚持。 拥抱消费、崇尚美学、以欲望为驱动, 认真地使用伪装,将让你告别伪装。 …… “哧——” 他忍不住笑了,抬眼看一本正经的她,点她额头,“不就是爱装吗,废话那么多哦?”
  • 野蛮生长的爱情
    金牙太太
    打工人蒋恒星觉得自己已经水逆了二十多年:原生家庭糟糕,谈个恋爱成小三,眼看就要成为了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怎么对得起自己澎湃生长的野心。在遇上了自己有钱的“真命君子”,经历自己未曾想过的困难与挑战之后,蒋恒星逐渐明白,从前以为自己缺的是钱,其实缺少的是过好这辈子的信心。
  • 梁陈美景
    大姑娘浪
    梁鹂追乔宇有多少年, 陈宏森就冷眼旁观有多少年, 死缠烂打至今无果, 有一日,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  成功人士陈宏森携父母上一档热门访谈节目,谈及与太太的初次相遇。 陈母快言快语:才刚见就给人跪了! 观众皆笑,陈宏森面不改色,稳坐泰山。 主持人问:真的吗?陈总当时也这么淡定? 陈宏森笑而不答。 其实,若论起当时心境,他,真是慌的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