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愿人长久
    李尾
    原名《婚了个头》 那天,正捏着饺子花边的母亲说:“孙家的小儿子回来半年了,你要是如意,我上门去给你提。” 周渔脱口而出,“哪个孙家?” 孙家有四子。 老大孙竟越是一名刑警。孙父最骄傲。他认为的正经差事儿里,医生、警察、公务员、教师……为最好。因为这些工作寻常百姓够得着。 老二孙竟辉是餐饮业老板。孙母感到最踏实。因为民以食为天……民以食为天…… 老三老四是对孪生姐弟,最反骨,也最难教化。但作为刑警的老大却不这么认为,他时常安慰孙父,“爸,您换个想法,老三老四没杀人越货反社会,没给我们公安局添麻烦,那就是好公民!”
  • 世无双
    大姑娘浪
    五年前,京城中的富商潘家老小一夜之间神秘消失。   五年后,常二爷从边关平乱回京,惊觉祖谱中的那条诅咒应验了。 他已是平国公府的最后王孙。 既然肩扛传宗接代的重任,他不放弃任何可能。 而此时,江南烟花三月的晴暖天儿。 冯春牵着小妹的手正去往兰若寺烧香的路上。   ............ 常燕熹越来越觉得,冯春及其小妹有古怪。 冯春有些腿软,前世被她坑惨的冤家也重生了。
  • 和前夫同居了
    林春令
    时洲打电话来说要带着儿子回来住的时候,许泊宁正和小男朋友在外面吃饭。 小男朋友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好奇问她:“谁打来的?” “前夫。”她答。
  • 好天气
    Judy侠
    在赵穆记忆里,林期作为她的初恋曾是年少最明亮的阳光。不过在这将近十年,意外的久别重逢里,阳光变得黑白模糊,变成了一缕惊喜的淡笑,一句寒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我也没有想到。你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林期挑了挑嘴角,也有一抹笑意。 对于这个问题,赵穆回到现实,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笑道:“说来话长,我先去接孩子了,有机会再聊,林医生。” 林期看着赵穆离开的背影,想起从前的那个少女,她曾问他要不要谈个恋爱试试看。他们偷偷一试就试了三四年,那场青涩的恋爱结束在她十七岁的高二暑假,他十九岁的夏天,原因是她说喜欢上别人了。 (群像,多视角)
  • 二次缝合
    酸菜仙儿
    李三奈说,手术后的刀口没长好,就必须忍受重新剪开再次缝合,不然10年,20年,永远都无法痊愈,心里的刀口,也是一样的。 陆巡说,是你先惹我的,现在怎么办。 刘策说,海棠,我救了你的人生,你却杀死了我的人生。 海棠说,刘策,你就是我那个20年都没长好的伤口。 每周一、三、五晚上更新,因为最近生了个孩子,所以回复留言可能不及时,抱歉。
  • 那个爱了很久的朋友
    露西花
    他说他俩是青梅竹马,她说:呸,不过是冤家。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她使出浑身解数才甩掉他,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谁知十几年后,阴差阳错,他们又住了对门。 她带着儿子,落魄潦倒;他开了间破酒吧,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花天酒地。 他却说:要不咱俩试试?
  • 相配
    逃逃乌龙
    林挽漪从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她小学时就学会了在同学面前虚张声势,哪怕穿着破洞的袜子。在巴黎求学那段日子是她最难熬的,她一边经营着自己新锐设计师的名号,一边隐藏着自己捉襟见肘的生活,直到遇到了他,她那个纸醉金迷洒满金色亮片的梦终于要实现了……可是一切并不如想象得那么容易。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加粗)
  • 春潮
    当喜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和宋玉的关系,挺见不得人的。 宋玉和他的那几个情人,都要比和我更光明磊落些。 我还太年轻,除了清高,我想不到什么其他能在宋玉心里与众不同的方法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宋玉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说他一定要装得浪荡些,才能吸引上我这样的高岭之花······ 原以为他是养鱼高手,后知后觉,才知道,他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 原来,我与他相爱的每个夜晚,都是春夜烂漫好风光。
  • 空笺
    走走停停啊
    “死人还不好找么?福烟铺子里多得是,三哥再要这么问,就是故意刁难我!”云澜起身来走近了两步,直直立在他面前。 叔潮惊异的抬眼望着她,这还是五妹妹么?她为了那个人,变成了另一个人......
  • 朝朝
    孟德的小公主
    第一眼的心动一旦无法妥善安放,就会成为一根刺,朝朝暮暮里不断提醒自己那个人的存在。 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那个对的人,几次错身后,于或明或暗的乱世争斗中,他们能否从此紧握对方的手? 她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却说:朝朝暮暮长相守,年年岁岁尽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