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日方长
    大姑娘浪
    听到门被用力踢开时, 她坐起身,整理衣裳。 警察临检,场面总是乱糟糟的。 她还是从人群中一眼看见了他, 经别多年, 他的表情冷静, 像早已把她忘记! 我们不慌不忙总以为来日方长, 我们憧憬瞻望却难敌世事无常。 ------梅朵《总以为来日方长》 终有一天,我们各自散去, 如大梦一场。 (结局不BE)
  • 静候佳音
    十一
    过去了就过去了,有些故事没有讲完,也就算了。 何必一直纠结一场无疾而终的感情?不如专注事业。 所以这些年,林佳音升职加薪,跳槽,继续升职加薪,事业的成就感,来得很直接。 况且也不是非得要一个男人,和朋友们喝喝酒散散步,也很好。 然而,沈敬知并不这样看。过去?怎么过得去? 年轻的时候,不懂得放低身段,处理感情的方式幼稚又笨拙。 起点太高,他一直都,没有办法重新开始。
  • 纸港
    任平生
    FIRE党周漠的烦恼:如何在45岁之前攒够300万退休? 拆二代陈乔粤的烦恼:如何打理旧屋拆迁拿到的6套房子? 28岁的周漠,在与男友许宁的“双城”生活里,遇见了对她事业帮助巨大的李柏添,从此打开欲望的另一扇大门。 人生忽然开挂的陈乔粤,以为只要有钱就有大把男人,可钱唯独砸不开儿科医生钟昇的心门。 每个成年人心里都有个预设港,只为在这茫茫人生路途中有一席降落之地。
  • 离婚后热恋
    香草果嘉
    婚姻是什么? 是逃离原生家庭的救命稻草,还是望见自己内里破败不堪的窗口。无论别人怎么认为,爱情长跑得来的婚姻,让黎黎感受不到幸福。 结得仓促,离得草率。这就是黎黎婚姻的真实写照。 本来只是黎黎和元辰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抉择,却在与舒朗重逢之后,枝节横生,更难取舍。 一边是一心以为她会回心转意的前夫,一边是步步为营志在夺爱的竹马,黎黎会做何选择?
  • 第一次
    陈之遥
    Ab initio,法律拉丁文,“自始”的意思,比如void ab initio,自始无效。 恰如余白与唐宁,初遇在法学院研一报到的那一天,一个不太好的开头。 毕业离校,两人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她是交易金额二十亿的外所律师。 他是案值三千块的刑辩个体户。 相识十年,重逢在一场婚礼上。 唐宁对余白说:一起干,你愿意吗?
  • 好事近
    阿宴
    每个家族都有一个在大城市混得风生水起, 但是又不结婚的姑姑or小姨。而覃家小辈们的这个传奇亲戚,正是覃粒。 工作不顺的她准备摆烂躺平,回到家乡的小城市暂居,却渐渐被小城市的烟火气治愈。 她充当着大侄女的婚姻保安, 又肩负着二侄女的人生导师,紧要关头,还要为姐姐讨债… 覃粒决定:怎么能任由生活撒狗血!不论亲人还是爱人,都要好好经营感情。 好不容易解决了家里的所有事情,只等自己的好事近,却又波折再起。 …… 覃粒:听说你觉得我还不错,想要跟我试试? 陶谦:你听谁说的? 覃粒:听我自己说。
  • 明月何皎皎
    乐韫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初见月说,“妹,你本人和名字太不符合了,又爱钱又爱闯荡,和诗情画意没有一点关系!” 初照人说,“姐,你是文化人,我不懂诗情画意,我只知道没钱万事难,诗情画意不能当饭吃。没钱你还不是甩了刘伯云。” 初见月说,“我是对不起刘伯云,但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另外,你别什么都看不惯香香。” 初照人说,“我们是城里人,她是农村妹,有些事说不到一起去。” 初见月说,“可是,那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是一家人啊!”
  • 拜金罗曼史
    陈之遥
    2007~2020,资本圈与莆田鞋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女主:丁之童,弄堂做题家,挣钱是她的使命。 男主:甘扬,代工厂小开,做鞋是他的基本盘。 两人相逢在一所排名最末的藤校,参加了一次线上笔试,结果显示他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红白喜事
    李狂歌
    有道是:最怕人情红白事,知单一到便为难。 洪劲妮——“爱妮”婚庆公司小老板(兼员工)。 白暮晨——“摆渡人”殡葬公司(被迫)继承人。 这一天,原本要喜结连理的新人误打误撞去了悼念大厅,原本要去哭丧的家属却闯入了鲜花簇拥的礼堂!一场颠倒的红白喜事啮合了洪劲妮和白暮晨命运的齿轮,也延续了七年前那场未完待续的救赎往事…… 在红白中看尽喜怒哀乐,在故事里尝尽悲欢离合。 洪劲妮:参与您人生的高光,是我的荣幸。 白暮晨:我是您生命旅程中,最后的导游。 📍 “你会如何写下自己的墓志铭?” “前半程救死扶伤,后半程渡人往生。” “你呢?” “一个向死而生的……骂街选手。” “噗!”
  • 暴富不能靠打工
    木木言
    立意:谨以此文,致敬各行各业的孤勇者! 遇见边言前,苏遇的职场目标直接又简单: 做行业里最顶级,最闪闪发光的女资产评估师, 遇见边言后,苏遇的野心,像颗被点燃的太阳: 与其在乱象丛生的行业里,挣扎、苦拼、对抗, 倒不如做行业的开拓者:以物量价,不妥协,不屈服! 哪怕前路漫长,哪怕遍地荆棘,哪怕他们渺如尘埃, 可,在他们的王国里,苏遇边言,永远是彼此的不二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