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杜鹃花杀人事件

    连载
    三治侦探事务所
    作者清凉
    期数共 23 篇,已完结
    阅读
    已完结,已发表 23 / 23 篇 198 人订阅
    ¥2.99

    白天还繁华的景致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这边的路灯不亮想必是坏掉了,如果现在对面站着一个人的话连五官都看不清楚吧,喊救命的话附近会有人冲过来帮忙吗,伊娜边想边快步走着,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了,终于在众多的汽车里伊娜找到了自己的汽车,她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跑到了车前,准备用钥匙打开车门,就在这个时候伊娜在后车镜里看到了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正站在她的身后……

    一个冬日的早上,在一家叫祥和旅馆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具被割喉的女尸,由于警方封锁了消息,使得女记者卓伊娜对此案有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她委托自己的好朋友三治侦探来调查此案,死者的名字叫李杜鹃,这次杀人事件也被警方命名为“杜鹃花杀人事件”,三治为了寻找真相不惜一切代价,他终于在皑皑白雪中发现了凶手的身影,而真相却令所有人感到震惊!

    连载文章23

    • “这里发生了人命案,请您配合一下警方的工作,尽快回到自己的房间去。”警员说。“啊?什么?这里有人被杀了?”胖男人听后吓得脸色巨变。“有人被杀了!”从旅馆里陆陆续续走出房客们,听到这里有人被杀都吓傻了。“天呐,是怎么回事,谁被杀了?”一个样貌清秀的男子从旅馆的二楼下来问道。“这些都不要问了,请大家尽快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要破坏案发现场。”警员大声说道。“是301号房间出事了,有个女人被人割喉杀死在了旅馆。”人群中有个声音说。

      2014年12月11日 ・ 2956 阅读
    • 三治站在301房间的门前,感到一股不可预知的力量,这家旅馆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秘气氛,难道是李杜鹃的阴魂未散笼罩在旅馆的上空?三治轻轻推开房门,“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三治走进去,一股血腥的臭气扑面而来,地上虽没有了李杜鹃的尸体,血迹也已经干涸了,但李杜鹃的死亡气息依然深深的留在了这间房间里,三治的脑海里能想象到被割喉的李杜鹃扭曲的躺在地板上的样子。

      2014年12月13日 ・ 1933 阅读
    • 死者死亡的时间是上个星期二的晚上7点至9点,尸检已经完毕,李杜鹃在割喉之前就已经死了,所以生前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死者生前有过性行为,致命伤是在头部,被某种钝器所伤,但是案发现场并没有找到凶器,想必是被凶手扔了或是藏起来了,三治疑问的是,为什么人已经死了还要割喉呢?

      2014年12月20日 ・ 1831 阅读
    • 冥王麻将馆可谓是奢华的地方,和传统的麻将馆不同的是,这里的装修都是高级的大理石堆砌而成,连旋转门都是镀金的,冥王麻将馆在一座商业大厦里的一至三层,麻将屋分大包小包,有的VIP包厢是酒店公寓式的,房间自带麻将桌,打完麻将还可以在浴缸里泡个澡,不住的客人还可以去三楼的KTV唱歌休闲,二层是健身房、游泳池。冥王也是这里最大的娱乐场所,一天24小时不停业。

      2014年12月27日 ・ 1768 阅读
    • “本台消息,据知情网友透露,经多方调查,于11月6日上午9:45分,在我身后这家旅馆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34岁,是一名刚刚出狱的女犯人,11月1日住进这家旅馆,死亡时间推定是在11月5日晚7点至9点,死者是在被钝器伤及头部后死亡,死后被人割喉的,凶手手法极其残忍。警方将此次命案命名‘杜鹃花杀人事件’,直到现在,关于案件的嫌疑人警方也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事件还处于立案调查之中,我们希望警方尽快破案抓获嫌犯,还死者一个公道,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我台消息。”

      2015年1月3日 ・ 1755 阅读
    • 在一家爵士Bar里,灯光发出暧昧的光线,黑人乐队在舞台上吹着布鲁斯,摇摆着自由的身躯,焕发出了活力,慵懒之中夹杂了灵活的律动,酒吧里,灯光昏暗得看不清楚三治已经喝的微红的脸,何茵茵的一杯玛格丽特也喝了1/2,伊娜向来有“不醉女王”的名声,两杯莫吉托下肚,丝毫没有什么变化,夜色越深,Bar里的人越沉醉,仿佛这里是另一个时空。

      2015年1月10日 ・ 1732 阅读
    • “三治,你在想什么?”伊娜发现从监狱里出来的三治一句话不说,一个人在思考。 “我在想李杜鹃是不是和某个人约好了出狱后在祥和旅馆见面。”三治看着前方的站牌,眼神锐利。 “与别人约好在祥和旅馆见面?难道是何荣?” “这我也不太确定,凭感觉是这样的。”三治虽崇尚理性,但是有时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很有可能,你的感觉向来很准。”

      2015年1月17日 ・ 1723 阅读
    • 到了三治家的门前,伊娜按了门铃,半天没有人回应,伊娜又敲了敲门,里面也没有人应答,伊娜突然想到三治还有一把备用钥匙放在阳台处的花盆下面,伊娜找到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面黑黢黢的,没有开灯,只有二楼发出一丝微弱的亮光,微弱的亮光来自书房的方向,伊娜脱下高跟鞋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2015年1月24日 ・ 1729 阅读
    • 列车行驶在铁轨上,火车的轨道像八爪鱼一样伸往四处,纵横交错在大地上,坐在一等车厢内的三治看着李杜鹃写的信,放在桌板上的咖啡已经凉了,那份淡淡地愁绪弥漫在信纸上,文字如素水一般汩汩长流,带走了人的思绪,合上信纸放进信封里,车窗外的景色是一派田园的风光,虽是寒冬时节却不见萧瑟之气,因为田地里设有大棚,植物才能得以生存下去,从远处看棚内的植物绿油油的富有生机,让人一时忘记了冬天的寒冷凛冽。

      2015年1月31日 ・ 1705 阅读
    • 午后的阳光照在青绿的河流上闪闪发光,在桥墩上打盹儿的猫咪伸着懒腰,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河边走过三三两两的人,步履悠闲,这里的氛围和李杜鹃信中的文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是从小在江南水乡长大,耳濡目染了这种散文诗般的心境吧,三治洗了一把脸,离开了民宿,他想起方脸青年说的“德堂”,沿着和山县的河道向北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一座旧式的大宅,宅子的门牌上有两个烫金的字写着“德堂”,旁边已长出了青苔。

      2015年2月7日 ・ 1716 阅读

    喜欢这个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