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水画中梁

专栏连载
夜光散去诸事变 黄昏歌起百士裳
作者张洲逸
期数共 12 篇,已完结
阅读
已完结,已发表 12 / 12 篇 93 人订阅
¥4.99

这是梁天监十八年,魏神龟二年,公元519年。梁朝司天少监周水仪奉旨来到京畿之地琴川(今江苏省常熟市),看望在此地养病的太子萧统。然而,表面平静的琴川城却有各种暗流涌动,这个既极度繁华又十分动荡的年代,宫廷纷争,王权倾轧,南北对峙,一件件光怪陆离的奇闻野史将精心演绎,一个个上古传说也会精彩重现,而在各个人物的背后又将有怎样的惊天阴谋……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 笑容。 搀着剧毒的东西,能带来最深伤害的东西,会让人混沌理智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害怕的东西,不能接受的东西,逃避的东西。 “这些年……你变了。” “你什么也没变。” “哗啦啦——”嘈杂地令人烦躁。那一年,我遇见了他,伴随着之后数天的阴霾,急促变响的雨声交碰着恐能吞噬整个人所有的听觉。那个时候也曾想过放弃,却到最后得到的也只是一句残缺的话语。“你……”是的,我明白,你曾经也同样如此吧。 笑容,渴求的东西。

    2015年1月23日 ・ 189 阅读
  • 是谁,在用古琴弹奏我的曲调? 好真切的琴声,好真切…… 一位身着红缎短裙的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弹奏,侧耳静静倾听起来,却发现适才的声音并没有再次出现在耳际,便继续拿起乐谱复而拨弄起琴弦。 琴声再次流淌在了整个清晨气息的楼阁中,音韵流转,婉约而悠长。 不,不要再唤醒我那早已化为纤尘的身躯。以及那水下波光恍惚的回忆…… 可为什么……终于还是感觉到如故的凄伤。 如故的……

    2015年1月30日 ・ 109 阅读
  • 月夜流光下的琴川,是用何等才气的笔法才能描绘出它的色泽? 鲜艳而极致的透明,如同细腻灵性的七弦琴水,典雅纯静之银色月华安静而沉寂,在潋滟中反照着碎乱却又幻美之景,无人可以说清其中的心醉…… 而镶嵌在城中那依山带水的离宫,更如同是那笼罩流光溢彩的星辰中层层的琼楼玉宇。 由远及近隔着错杂交汇,在御苑渐渐稀薄之下,点缀着不时穿行如深海珍珠相串的夜光,那是巡夜的宫人双双张着纸纱提灯,无意间只衬得禁宫在夜色中更加浩淼深幽。

    2015年2月6日 ・ 102 阅读
  • 远望仲雍而孤坟萧瑟,旁临齐女则哀垄天涯。 “喂,我说水仪,太子殿下为什么挑这种地方养病?”一位身材修长高挑的褐发公子停住了脚步,一脸郁闷地说道。 而一旁的周水仪,则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眯着眼笑道:“这儿不是挺好的嘛~有一座虞山,还有一片尚湖。对于我们司天台这儿可是观天象得天独厚的好地方。” 周水仪微微顿了顿,忽然竖起食指摆出一副‘豁然开朗’的神情,指着他的同伴笑道:“噢~我知道了,是刚上任的左禁卫中郎将桓大人对这儿人生地不熟而心忧太子和公主殿下安危啦~皇上果然没挑错人呐~”

    2015年2月13日 ・ 98 阅读
  • 深冬的大漠是一个苍白的世界,黯淡的日光渲染着一片灰白的人间。目光所及皆是毫无生气的景象:枯黑的枝桠,雪白的大地,以及异常寒冷的咧风。 就在这个地方,一支孤独的队伍如同一匹狼,无声地前行在这严酷的平原上,写着一个篆体“汉”字的巨大乌黑的旗帜在在凌冽的寒风中剧烈地飘扬。 队伍中前端的骑兵们一直在紧张地来来回回,似乎一直在刺探着这块大地上的风吹草动。“报~~”远方传来了一阵焦急的马蹄声。“报告李将军,东南方向突然出现了大股匈奴正在向这边靠近!”

    2015年2月20日 ・ 98 阅读
  • 厚锦浓彩以织的幔帐低端垂下,长长的流苏几乎包裹了整个寂静的金銮殿。 大殿之上从容不迫地走入一位年轻的红衣将领,血染般红艳的衣领上呈现着的是,淡然的神情。然而这样却依旧掩饰不去一副完美无瑕的脸庞,细致的眉眼比过了任何一位宫廷画师所绘的仕女图模样,微微涌动的气流拂过发丝,生动而自然地舒展在人们的眼帘。 比起一身流焰赤纹武袍的高贵着装,他更像是一位文静高雅的儒生。红衣的年轻将军清秀而深沉的眸色在眼角边闪烁而过一丝冷漠,半跪在了硕大的金殿之上。

    2015年2月27日 ・ 98 阅读
  • 是否,一切从头开始说起会变得异常繁琐? 时间,六年之前的除夕夜。 那一年,大家一起进入了禁卫军预备役。 而我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年方十七。在这之前,当我在父亲大人面前告知将去考禁的时候,足足被他关了一个月的禁闭。就在家族那世世代代的排位前,说了许多令我无法理解的话。 “我皇甫家族自晋朝先祖皇甫谧以来,九世行医,积善行德,救死扶伤。可到了你……哈哈哈……竟成了一介武夫,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吗?!你明白进入皇室直隶的禁卫军意味着什么吗?” 我……不明白……

    2015年3月6日 ・ 95 阅读
  • 如果不是一旁的通事舍人刘勰提醒,周水仪差点都忘了今天已经是立秋了。长乐公主的车队早已进驻了由山脚一直蔓延入广阔山腰的庞大离宫,自己的视觉一阵痛楚后,错觉让自己认为那是令人生畏的某种凶兽吞噬着一群不知命运的弱小生灵。 而自己回来了,不知不觉置身其中。便是这儿,“琴川”。 我早该知道,面前没有什么供我选择抑或逃避。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隐痛的地方逃避的地方……母亲离世的地方…… 这是梁天监十八年立秋,在正二品禁卫上将军檀琴的护驾下,长乐公主出乘舆琴川。看望养病在离宫的弟弟梁太子萧统。

    2015年3月13日 ・ 98 阅读
  • “兰钦,字休明。中昌魏人,今大梁副三品右禁卫军殿御臣,五年前失手杀害叛……安成王萧秀,如今还是太子萧统的剑术老师。”在前方微弱的烛光下,床榻上躺着一个文弱的男子细心地闭目听着下人的念词。这时一片飞蛾不小心误入了重重的帷幕,扑灭了屋内仅有的一点亮光。 沉寂许久,在黑暗中传来一声克制的冷笑声,“禁卫军么,虎豺之辈。” 不知何时开始,切身感受到围绕在事物周围的虚空中,充满着无限的令人琢磨不透的不实之感。

    2015年3月20日 ・ 95 阅读
  • 佛言:世尊,若诸众生诵持大悲神咒,堕三恶道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若不生诸佛国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于现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为大悲心陀罗尼也。唯除不善及不至诚。 午后潮湿的空气中带着新鲜的青草味,似乎刚下过一阵不大不小的雨。一队队伍走过一片荒凉的原野,西晋的官道由于多年失修,已经渐渐被野草吞噬成了一条狭长而泥泞的小道,就如同是古时栖于巴国丛林中的修蛇,蜿蜒直至天际。而目光所至之处全然没有人烟可循。 “还真是一片荒凉啊……”走在队伍前方骑在一匹纯黑鬃毛战马的一位青年将领感叹道。

    2015年3月27日 ・ 15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连载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