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我出生在加州奥克兰。父亲是东京来的华裔移民。母亲是瑞士日尔曼人。他们从来没有结婚。七岁时,又被父亲毒打,我拨通911。地区检察官起诉我父亲虐待儿童,法院剥夺了他的监护权。那以后…

我出生在加州奥克兰。父亲是东京来的华裔移民。母亲是瑞士日尔曼人。他们从来没有结婚。七岁时,又被父亲毒打,我拨通911。地区检察官起诉我父亲虐待儿童,法院剥夺了他的监护权。那以后我跟母亲移居瑞士,在距离苏黎世两小时车程的山村生活。抵达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村里唯一一个不白的小孩。我从那时起开始知道,无论我多么努力地融入,我不是瑞士人。不是日尔曼人。不是美国人。不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杂种。我是一个杂种。

   

***

   

十三年前,加州奥克兰,她以强奸,藏毒,危害公共和平三项罪名,将他送进圣昆汀州立监狱。

十三年后,北京金融街,她接手一项TMT行业的跨国收购业务,某个抬头的瞬间,遇见了一双血红的,充满恨意的眼睛……

461评论7334订阅8182973阅读
上架约 526,164 字

已发表 110 篇文章

分享分享到:7334 人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