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白事会:第二季

    专栏
    又有谁离开了我们
    作者自然
    类别
    期数共 12 篇,已完结
    阅读
    已完结,已发表 12 / 12 篇 812 人订阅

    白事从业者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注定其从业人员会目睹众生在死亡面前的态度。作者看似荒诞不经的描述和冷眼旁观背后却是深深的悲悯。

    大了,在天津准确的读音,了是三声。是天津人对婚丧嫁娶组织者的一个称呼,现在大了专指从事白事的组织者。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大了目睹了各类人群面对死亡的态度,作者更是用颇为黑色幽默的语言,讲诉了惊心动魄、感人至深、妙趣横生的白事故事,引发人对生与死的思考。

    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却充满了最深切的关怀。

    这里所有的文字故事,你就当用眼睛看一场相声吧……

    专栏文章12

    • 死神前脚走,大了后脚就到了。大了和死神也就是前后脚的关系。 死神就和黄世仁一样,满意的拿走了租子随便抓走了杨白劳。把一屋子发傻的喜儿留给大了。

      2015年11月11日 ・ 30287 阅读
    • 在一场白事上,最让人省心的就是刚刚死去的那个人。至少他安静啊,相反活着的人太能闹,太不让人省心了。闹丧是最考验一个大了在几乎一瞬间的应变能力。那反映慢一点是真不行。 我看见过闹丧的但没有看见过比我要说的这个更找乐的。

      2015年11月13日 ・ 27955 阅读
    • 做大了看到了太多人的伤心,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失去亲人的伤心,嗯,我想,那感觉应该是有只手,狠狠的在心上掐了一把,一把又一把,根本停不下来的掐着。然后心怎么都好不了了。 伤心面前人人平等。大了怎么了?大了我也这样的被狠狠的掐过。

      2015年11月20日 ・ 26895 阅读
    • 白事上不都是哭的,也有的白事可以让人笑尿了的。但在那儿个场合,旁边躺着个刚去世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严肃,想笑?憋着。 我就有一回,太难憋了,没憋住。也就那么一回。

      2015年11月27日 ・ 25684 阅读
    • 这回我们说一个爱情故事。 每次要说这样的事儿,我总要从丹田猛的提一口气,然后再深深的叹出去。要不没法儿讲。太费神也太伤身还特别费烟。

      2015年12月4日 ・ 25220 阅读
    • 我心想,这是什么情况?我觉得我特别有必要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压低声音很有耐心的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家死人了,要不我还不来了呢……我是大了,就是专门处理你说的那个死人的。” 屋子里的男人终于看了我一眼,吃惊地问:“谁让你来的?你怎么知道的?你走吧,我们没有钱请大了。”

      2015年12月11日 ・ 23890 阅读
    • 我走了,你们还在,我从前也参加过葬礼,也和你们现在一样,站在这里,感觉好像死这件事情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参加追悼会就和开会一样。但是今天,我再也不能站在你们中间,我成了这场葬礼的主角,只能安静的躺在这里了。

      2015年12月18日 ・ 23156 阅读
    • “你就是大了?问你点事儿行嘛儿?这死人死完了过几天,都变成嘛儿样了?嘛儿色儿的啦?是绿了吗?也长绿毛吗?对了,你看见过鬼吗?喂!我和你说话呢?大了!你倒是说话啊!”我正忙的四爪朝天,他站我边上,瞪着两个眼珠子问我。

      2015年12月25日 ・ 22568 阅读
    • 耳语免费

      等我把大爷整理好,天已经快黑了。我来到大爷家,看到晚饭摆在桌子上,都用碗扣着,桌子上摆好了三双碗筷。大娘站在阳台的窗户前,一直看着窗外。大爷的女儿眼睛红红的,把我带到大娘跟前,我明白那意思是让我说。 还没有等我说话,大娘伸出手指着窗外的一条小路说:“进这个楼就这一条路,谁来了,我都能看见。”

      2016年1月1日 ・ 22403 阅读
    • 我正给死者刮着胡子,一个大姐以白米冲刺的速度俯冲过来对着我耳朵,“嗷儿”的一嗓子,太突然啦……我拿刀子的手下意识的一哆嗦,“嗖儿”的一下子,就是一个口子。她也不怕死人,“啪啪”的拍着死者的肚子,一边拍一边嚎叫杀猪一般的哭喊:“我的太爷啊!你怎么就丢下我走了啊!”(又连拍两下)我真心怕她把死者的屎给拍出来。

      2016年1月8日 ・ 21760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的人也喜欢

    评论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