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器

专栏连载
万维网际,相逢一键
作者小椴
期数共 7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7 / 11 篇 1791 人订阅

我是一个键客,因为,曾与你一见。

一切只是为那个薄薄春暮时那样的仓匆一见:眼角葱茏三四月,飞袂相失后,那一场绿色却从此难熄地在我角膜里飞溅。我抓不住那飞逝的箭羽,年轻的声命——那个古重的声音说:无论曾如何一引而发,鸣镝响箭,终必跌落于这个凡尘之间,腐烂消散。

我的眼角划过一丝冷睨:别跟我说,岁月的重压将终将坍塌一切于难遮难挽,而当时我曾确信、可以脊挺如剑。

——什么都给你,除了、爱得低贱。

可剑终将成为虚幻:徐君蝉蜕一鞘,季子已失其剑。

于是……,好多年以后,我成了一名键客。

把一切以二进位制屏蔽于我的黑箱之内。隐于页码,隐于象形,击打再击打,往复往还……

“如果再回到从前,请与我相恋,我不会去在乎永不永远;

想起多年以前,曾经为你一战,我管它,满地烽烟……”

好多年以后,歌是这样唱的。

而万维网际,如有相逢,请、吃我一键!

  • 锚锚定定地呆在了那里!   书房里只点了一盏落地的灯,灯罩里发出平和的光。胡桃木色的书桌本给人一种安然的感觉,可直到此刻,锚锚才知道,她的云舸,居然不只是朝九晚五,居然也有他自己的江湖,居然还要在那里厮杀的。

    2014年2月10日 ・ 4114 阅读
  • 在雄奇的安第斯山脉南段,有一座不知名的山峰,它没有阿空加瓜山那么的高耸,也没有德尔萨多山那样的雄奇,仅两千多米的海拔让它埋没在群山的掩映里。   可在接近它山顶的地方,有一块突出的平台。那平台仿佛凿空而成,俯瞰着整个安第斯山脉北麓的风景。平台上建有一座宫堡样的建筑。它仿佛飘浮在空中似的,这建筑的名字也就叫“浮堡”。   而这附近一带是如此荒凉,连当地的山民都很少涉足,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2014年2月24日 ・ 2506 阅读
  • 罗斐的的头一个感觉是被这满屏不停跳出的数字给震住了。它无穷无尽,像是本该正常的世界里哪道负责屏蔽的阀门突然坏了,涌出了这没规律、无止境,没完没了的一条无理数……然后她才开始反应过来,这一串数字的开始几位她看着眼熟。

    2014年3月4日 ・ 2839 阅读
  • “遇上璩玲——就是他那女朋友那天,他在本子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心。还有他描述他们相遇时的一句话,原话我记不全了,大意是:遇到她那一刻,他觉得整个街道仿佛都静了,原本喧嚣的安静了,可原本安静的喧嚣了,像这陌生的街头,下起了一场彩色的、塑料的雨……他知道对方也许不算最好,但他这一生,能邂逅的最美可能也不过是一场彩色的、塑料的雨了。”

    2014年3月10日 ・ 2381 阅读
  • 在遥远的大洋另一端,安第斯山脉南段,海拨2200米高的悬崖上,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独自操控着轮椅,滑入了他那个阔大的平台。   他膝上仍盖着一条彩色安弟斯山民风格的毯子。随着轮椅的滑动,那毯子随风鼓起,蓬然欲飞。   他在驶向一派长风里。

    2014年3月17日 ・ 946 阅读
  • 罗斐猛然抬头。   无尽的黄沙上,有一座坚城。城顶,是蓝得看不到一丝云彩的天。而那天上,这时,正有一头巨大的黑龙飞过。   那黑龙身上,有个小小的黑影。   ——那、是、个、人!   而那人手中,举着一面巨大的旗。   那旗在千米高空,猎猎地抖。

    2014年4月1日 ・ 793 阅读
  • 可她不想让他就此打住。哪怕再听到他说起个只言片语也是好的。   所以她轻声问着:“噢,武侠……其实我也看过一些。你知道有本杂志叫《今古传奇》吗?我上小学时还曾看过。那时,它可谓辉煌一时啊。那里面有个作者,我记得叫小椴,你哥舒桐可爱看他写的小说?”   刑天不耐烦地冷睨了她一眼,冷冷地说:“小什么椴,他写得那么烂,我桐哥怎么会喜欢看!我桐哥喜欢的是既能痴于情也能痴于剑的天才时未寒!小椴有个毛病,就喜欢有的没的胡乱开涮。”   

    2014年6月11日 ・ 951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