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未生季

    专栏
    在童年消亡之前的24个故事
    作者阿池
    期数共 20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20 / 30 篇 606 人订阅
    作者尚未对全本定价,暂时不能购买全本

    人一生要经历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童年的终结;第二次是后代的诞生;第三次是被遗忘。分为 24 个故事,四个季节,半真半假,自说自话。

    专栏文章20

    • 某日,我去李庄的姑姑家,要路过我很喜欢的一条路,尤其是春天,春风吻上我的脸,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左边是摇摆的垂柳,右边是混杂着蒲公英、狗尾巴草和剌剌秧的野花杂草,我连跑带跳地走了一里地,就看见乌泱泱的一大团蜜蜂掠过,吓了我一跳。柳哨声一响,我就知道是波波搞的事儿,果然很快在野地里找到了他,他正骑坐在一棵歪脖子柳树上,却挥手不要我靠近。我仔细看去,才大吃一惊。

      2016年6月23日 ・ 14761 阅读
    • 小孩子们流传着的说法是,清明节那天午夜,去附近的坟场,找最大的坟头,上面长着的猫嘀咕是最好吃的,不过,阳气弱的人去摘的话,会被坟头阴气所伤,曾经有个小孩去摘,一夜没回来,第二天大人们在林子(方言:坟场)里找到那小孩,他怀里抱着一把猫嘀咕,上身穿着簇新干净的小孩衣服,但看起来像是古人的,至于下半身则什么也没穿。 那小孩呆呆傻傻了三四月之久,家里愁云惨淡,幸好遇见一位游方的僧人,自称来自石佛寺,法号齐真。 僧人齐真带着小孩在林子里烧了三天香,又给他吃了好几顿香菜煮癞蛤蟆、清炒臭鳖子之类,那孩子才说了一大堆半文不白的古语,齐真说是那小孩抱怨这时代的饭菜太难吃,气哭了,才走掉。

      2016年6月30日 ・ 4198 阅读
    • 明朝万历年间,当时黑獐村还不叫这个名字,叫孟李乡,姓孟的和姓李的最多。民间流言,万历帝找到了一位西洋道士,足足花了十年修了一条通天大道,那条道一直通向天宫,万历帝不坐朝许多年,就一直在大道上住着。然而文武百官还是要开会,油盐酱醋也还是要吃,往常也就罢了,万历三十年,县里收税的要征用蚕丝,说通天大道需要蚕丝,用来吊住石板——老百姓并不相信蚕丝能吊住石板,可还是得交,而这一带本就不是养蚕的呀,养蚕都在南方温暖的地方。那县令却说,不是养蚕的,为何此地桑树甚多?

      2016年7月7日 ・ 8531 阅读
    • 我们向广播室跑去,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傲雪用了什么法术,我们跑起来像两头小鹿,脚步轻快,鞋底连草皮上的泥灰都没有蹭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啸响,眨了几下眼,我们已经站在广播室门口,一进去我就赶紧把门反锁上,松了一口气。傲雪走到广播台,把电源打开,红色和绿色小灯亮起来,包着一块红布的话筒昂然高耸。“要一口气念完,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傲雪嘱咐我,“我念开头和结束,你念中间。”我深呼吸了几下,点点头:“那开始吧。”

      2016年7月14日 ・ 6552 阅读
    • 老师说:草村这个山,也是有烈士的。当初日本人打到我们这里,草村的革命群众为了掩护八路,被日本人抓去严刑拷打,很多人被丢进这个山的山洞里,然后日本鬼子就往山洞里倒辣椒面儿,这些群众(可能还有八路伤员)就活活被呛死了。大家都很惊悚,想想那个场景,更增加了对战争的恐惧感。我们在草村的小卖部里买汽水,还在争论辣椒面到底能不能呛死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时候,那个卖东西的人扑哧一声笑了。

      2016年7月21日 ・ 3235 阅读
    • 外面的夜色浓黑,还有点冷,但小孩儿不觉得,只看见三三两两的灯笼从各家的大门里飘出来,灯笼不是很亮,里面点着的是红色的小蜡烛。小孩们像发光的萤火虫,沿着街道飞舞,有时候忽然会有一只萤火虫燃烧起来,蜡烛插歪了,烧着了灯笼,亮堂堂最多半分钟,小孩子尖叫着把它丢掉,融化了地面上肮脏的雪。我很仔细,但这种灯笼过了元宵节也没人再拎出来夜游了,所以最后我们会故意把灯笼烧掉,以图来年换新的。

      2016年7月28日 ・ 2986 阅读
    • 我蹲下去,用手去捞水里的小鱼,它看起来亮闪闪的,像银子似的,倏忽之间就不见了,过了片刻,它又慢慢从清亮的水中靠近,我伸手去捏它,它却动也不动,再仔细看,是一个脸色雪白的长发女人头,用皓齿咬住那条鱼送上来的,我哎了一声,不知道该不该喊,只说了声“谢谢”。那女人头大概是听见了,松开小鱼,咧嘴笑了笑,她的嘴唇红得诱人。然而渐渐潜下去了。

      2016年8月4日 ・ 3052 阅读
    • 人们鼓起掌来,冰糕老头打开箱子,递给我一支奶油冰糕。我在小孩们的注视下吃完了它。我被人们要求学济公,直到我自己厌烦了这个标签,我开始学孙悟空,直到人们见到我就要求我学孙猴子,又到我厌倦。冰糕老头却还是会在每个夏天出现在小学,初中,高中,我的村庄和麦田边的路上,他一年比一年老了,仍是穿着白色的确良衬衫,白色背心,只不过也一年比一年旧了。

      2016年8月11日 ・ 15625 阅读
    • 胖老头说:“黄狼子怕鹅,别说黄狼子了,一般的狗都打不过鹅。”好多人说不信,胖老头嘻嘻笑了一声说:“鹅不在六畜之中,灵性赛狗,说不信的,没被鹅扭过吧。再者,鹅涎专治小儿口疮,是为什么?小孩成人之前,灵性是最强的,故而常招些鸦虎子缠身,阴火四溢,口舌生疮,就得用鹅涎中和。”

      2016年8月18日 ・ 2849 阅读
    • 西边的杨柳树万千枝条,夕阳从缝隙中照进来,我眯着眼睛,只觉得自己是夕阳下的一名武士,此刻宝刀在握,野地里的蒲公英和剌剌秧都是些仇家,便跳起来,凌空一甩,锯齿刀似紫电青霜,噗一声没入泥土地,我上前拔了两下,拔出来看到刀锋上沾着一只毛毛虫的绿色汁液,不禁脸色发白,把刀一丢,砸在一块破砖头上,哐啷一声。 忽然旁边的莲藕田里传来一声低低的扑哧一笑,我反射般的大喝:“谁!”

      2016年8月25日 ・ 2822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的人也喜欢

    评论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