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沈轻是一个杀手。大多干这行的人都知道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事,他们明白怎么能看出一个人会不会功夫,身上有没有事,左手还是右手使刀,用什么身法出什么招,也知道外头那些有头有脸的谁是…

沈轻是一个杀手。大多干这行的人都知道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事,他们明白怎么能看出一个人会不会功夫,身上有没有事,左手还是右手使刀,用什么身法出什么招,也知道外头那些有头有脸的谁是谁。他们也都念四书、《辨经》,可他们又都想着怎么出去,好像不入世的人生就没有意义。

但是,沈轻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我不如荆轲、要离。我觉得人没有坚如磐石的本性,我也是。生活的目的是消亡,我的也是,”他说,“可我没那么在乎自己心里想什么。事情交给我吧,我很靠谱的。”

一个南宋年间的杀手集团,接待了一位身份叵测的女人,师父在未收任何佣金的情况下,答应了女人诛灭长江帮的请求。杀手沈轻下山来到吴淞江上,开始了“诛灭”任务,从此陷入欺诈、谋杀、诱骗、与各种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而藏在这一切之后的,那个他的真实雇主,和他的师父乃至整个集团又有着难以追忆的关系。

——不是每种人格都需要成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登峰造极处。

——匠心为考据,无实即无华,EQ非鸡汤,拒绝标签化。

396评论8369订阅8997546阅读
上架约 628,531 字

已发表 116 篇文章

分享分享到:8369 人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