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十恶胡作

    连载
    一场刻意为之和不为的冲突
    期数共 82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82 / 145 篇 7700 人订阅
    作者尚未对全本定价,暂时不能购买全本

    沈轻是一个杀手。大多干这行的人都知道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事,他们明白怎么能看出一个人会不会功夫,身上有没有事,左手还是右手使刀,用什么身法出什么招,也知道外头那些有头有脸的谁是谁。他们也都念四书、《辨经》,可他们又都想着怎么出去,好像不入世的人生就没有意义。

    但是,沈轻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我不如荆轲、要离。我觉得人没有坚如磐石的本性,我也是。生活的目的是消亡,我的也是,”他说,“可我没那么在乎自己心里想什么。事情交给我吧,我很靠谱的。”

    一个南宋年间的杀手集团,接待了一位身份叵测的女人,师父在未收任何佣金的情况下,答应了女人诛灭长江帮的请求。杀手沈轻下山来到吴淞江上,开始了“诛灭”任务,从此陷入欺诈、谋杀、诱骗、与各种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而藏在这一切之后的,那个他的真实雇主,和他的师父乃至整个集团又有着难以追忆的关系。

    ——不是每种人格都需要成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登峰造极处。

    ——匠心为考据,无实即无华,EQ非鸡汤,拒绝标签化。

    连载文章82

    • 他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很清楚自己要走到哪儿去,对于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去的人来说,“到哪里去”不是问题。

      2016年8月16日 ・ 142586 阅读
    • 水寨可以将身份不同的好几路人集聚一堂。谁也不比谁高一等,谁也不比谁低一头,不管是谁都要用嘴说话,不可动手。武夫争强求胜,商人唯利是图,人都很善于从别人手里夺东西,所以,谁都不能小觑谁。

      2016年8月19日 ・ 122626 阅读
    • 沈轻即便是受雇而来,在杀人时,他多少应该有些情绪,冷酷?或者是亢进?可是他没有,如果非要找到一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感觉,那就是:漠然。

      2016年8月23日 ・ 120736 阅读
    • “你不知道皇帝老子心里想什么,实际上,你可能也不知道和你一个被窝睡了四十年的老婆想什么,她也不知道你成天算计什么,谁都不能钻进别人心里头见识一番,所以,对于你来说,这满院子的人其实也都是石头罢了。”

      2016年8月26日 ・ 119139 阅读
    • 我说的六根清净,那是指没爹、没娘、没妻、没友、不入世、没追求,把事情交给这样的人做,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2016年8月30日 ・ 119086 阅读
    • “我年轻时最不信什么岁月沧桑世事多变,最不爱听人说什么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只知力拔山兮气盖世,不听时不利兮骓不逝,现在也懂了……没什么能斗得过时运。

      2016年9月2日 ・ 118654 阅读
    • 一年前,燕锟铻花半个时辰能把她搞得滂沱骤雨,四个月前,他们在江上小画舫里也有过一次殢云尤雨,现在呢?简直连秋风细雨都不会有了。

      2016年9月6日 ・ 117916 阅读
    • 但他一定会记得门上的簪,就如同女人一定会记得收他的钱一样。只要见了门簪和银子,他们都会想做这档子事的,就算再过一个十年,还是如此。

      2016年9月9日 ・ 117270 阅读
    • 我听说你有斩关夺隘的本事,苏州城里的人都说你勇过叔梁纥,谋过狄汉臣,我也正琢磨着,他们怎地没把你扛到边塞城门楼子上去,那各大门各火灶上,怎地没贴幅你的像?

      2016年9月13日 ・ 117106 阅读
    • “你都跟了我三天了,一头放我的水,一头又当着这俩死鬼的面放我的火,要当过路人吊丧,只求死人肚里明白?一只飞上旗杆子的麻雀,鸟儿不大架子倒是不小!我劝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是为你锦绣前程上再添长命百岁,你不要不领情。”

      2016年9月16日 ・ 116561 阅读

    喜欢这个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