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叫人高兴的爱情故事

专栏连载
写着也高兴
作者方悄悄
期数共 16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16 / 20 篇 8558 人订阅

人人都觉得自己对爱情有话好说,人人都觉得自己蛮懂爱情的。我就是想展现一下:我是最懂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单身)爱情中永远有令人捧腹的一面,我想略过悲伤,直接奔向真理:爱情,归根到底是美好的。

小小的爱情故事,每一个都看了让人高兴。

  • “你没加班?” “没有。”他笑了笑,“有时候,就是懒得对和自己无关的人堆起笑容。” “这样对女孩子可不厚道呀。” “知道你去才答应的。”他回答,“可是就要到了,又觉得毕竟不太好,在那样的场合见面。” “什么样的场合才够好?” “就是这样的场合啊。”他笑眯眯地说。 这是什么场合?我带着几分迷茫环顾四周。刚刚发生的一幕,就像一颗荧光弹冲上了我内心淡漠的天空,唤起了什么东西。

    2014年8月29日 ・ 38451 阅读
  • 他笑起来的模样很帅气,几乎不像个三十三岁的人。他曾走过了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并且仍将这样一身轻松地走下去……他的肩膀潇洒,背脊挺得笔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莫名涌起一阵暖流。

    2014年9月8日 ・ 32486 阅读
  • 在他的笑声中,我的精神也为之一振。我们蹬开自行车,向着想去的地方骑行。说来奇怪,在那晚之前,我一直骑得比他慢,总让他停下来等我,可那次,我居然毫不费力地就能跟上他的速度。我们沿着平滑的马路一直不停地骑着,直到天边露出了淡紫色的晨曦,就好像我们从夜晚直接骑进了清晨。在那透明又温柔的光线中,他蹬车的身影是那么清瘦而灵敏,我拼命地睁大了眼睛,想把他永远记在心里。

    2014年9月18日 ・ 30882 阅读
  • 我们四个人——独身女人,忽然决定讲讲自己经历的最浪漫的事。 当时是下午,我们坐在一个露天的庭院喝酒。天气非常好,蓝天澄澈而高远,金色的秋天在空气中刷刷作响。这样的天气,我们都清楚一年中不会有几个:也许,错过了今天就不会再有。 我们本来没有计划坐在一起喝酒的。当然也没有计划谈什么浪漫的事。但是,不知是谁笑着提议,女人A爽快地说:“我先讲。”

    2014年10月7日 ・ 31901 阅读
  • “哦。”我说。但是我什么都没问。我只想做件过火的事情——越过火越好。在那之后他也没再提过他的未婚妻,也没解释过一句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件肮脏事,只是一直在说开关。他当时在参与做一种供给欧洲的老房子的开关,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智能安保系统,费劲地跟我讲了半天,我却连什么是零线、火线都还没搞懂。 “没意思吧。”最后,他沮丧地说。 “不啊。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说,“虽然听不明白,但觉得很厉害。”

    2014年10月20日 ・ 29595 阅读
  • 他指了指门,我这次发现,门上贴了一张符,胶水还没干的样子。黄色的纸上,一人骑马举着一把剑,旁边还有几个稀奇古怪的红字。我费劲地辨认了一番:“狐狸……狐狸精退散!” 这玩意儿能管用吗?我不禁目瞪口呆。但与此同时,又打心眼里觉得佩服! 不知道这种表达是否恰当,但确实就是我当时的心情:这是一种真正的对于生活的无限乐观。这种乐观,跟“王勇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出生了”那种昂然的斗志交相辉映,完美地展现一个永恒的主题:我们会活下去。

    2014年11月15日 ・ 27348 阅读
  • 对于其他海驴爱好者“为海驴安装跟踪器”的请求,Donne博士这样回答: “我们何不对造物的神奇保持最后的敬畏之心?”

    2014年12月7日 ・ 26860 阅读
  • 然后,这样不关键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到来了。先是一个必然得手的面试泡了汤,一笔在望的款子落了空,一项一项的花费却不能省。终于有一天,我们连预交电费和煤气费都得比着最低金额来,这时候,贫穷已经从我们的脚后跟缓缓淹没到了头顶。

    2015年1月18日 ・ 30141 阅读
  • 人的一生中,总不只喜欢一个人,总会谈好多次恋爱,我是这样想的。 但是,我们谈恋爱,是为了什么呢? 住在二十一楼的男朋友,听说了电梯姑娘的问话以后,大笑着说:“我交女朋友可不是为了让她给我洗衣服啊!” 住在十九楼的男朋友跟我讲了《东京电梯小姐》的大概剧情,我问他:“那既然电梯小姐是高档写字楼才有的,为什么你住这么破的楼还有电梯小姐?” 他想了想,回答:“我们楼的电梯小姐……是为了要把所有漂亮的姑娘,都送上十九楼。”

    2015年3月5日 ・ 32219 阅读
  • 本文是给朋友主编的旅行主题书撰写的一篇小说,写完以后就连吃了两顿泰国菜。 “我已经在曼谷住了二十年了。”老太太说。 虽然她也是喜爱聊天的类型,但并不像那个“泰国祖母”一样让我紧张。 “你喜欢曼谷吗?”我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多余。 “既有喜欢的地方,也有不喜欢的地方。”她慢吞吞地说,“你知道(我并不知道),我的家是瑞典,那里的冬天很长,人也很少。我和当时的男朋友一起来了曼谷,他是一个嬉皮士,后来他去了尼泊尔,我回了瑞典,但是在家乡待了一年,还是回到了这里。”

    2015年5月5日 ・ 26163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