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主

恩主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66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在《恩主》中,桑塔格对梦境、幻觉情有独钟,让读者看到了作为主人公及叙述者的“我”的梦里人生。在这部篇幅不长的叙述作品中,“我”一共做了十三个梦,这还不包括这些梦的不同版本,而“我”差不多就在做梦和释梦中度过了六十一年的人生。因为父亲忙生意,姐姐嫁人,母亲去世,“我”从小就备尝孤独的滋味,并养成了耽于沉思的习惯。在省城读到大三,因发表一篇小题大作的哲学论文而退学,并进入一对中年夫妇——安德斯夫妇——的社交圈。沙龙搞得热热闹闹,“我”虽置身其间,但仍痴迷于自己的思考,并感觉自己踏上了一次精神之旅。然后,开始做梦,先是“两个房间之梦”。梦里的“我”表现出本人的某些性格特征——狡黠的谦卑,动辄产生羞耻感、哀求、害怕的样子,想与梦里压迫“我”、支派“我”的人讲和、套磁儿,等等。接着,“我”开始释梦,并请人帮着释梦。同样的梦中人出现在不同的梦里,如沙龙女主人安德斯太太,在梦里,她一会儿拒绝“我”的要求,一会儿又给“我”投怀送抱。“我”做的这些梦名堂很大,内容各异,包括“我”梦醒之后命名的“非常派对之梦”、“宗教梦”、“老资助人之梦”、“钢琴课之梦”、“镜子之梦”、“红枕头之梦”、“破窗之梦”、“泥鞋子之梦”、“军火库之梦”、“文学梦”、“木偶之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最为有趣的是,“我”在梦和日常生活之间搭起桥梁,也因此品尝到了内在生活的滋味。内在生活改变了“我”对他人的态度,梦指导并改变我的日常生活。过着这种亦梦亦真、合二为一的梦生活,“我”充满活力。在梦的导引下,“我”勾引安德斯太太,乘她丈夫出差在外的机会与她私奔。“我”和她在一座阿拉伯城尽情玩乐,而后慷慨地把她卖给一个阿拉伯商人。依稀是两年后吧,她伤痕累累、可怜兮兮地回来。“梦”指示“我”杀死她,可“我”没有成功,因为她坚不可摧。“我”把父亲留下的房子赠给她,等等。梦境和幻想在《恩主》中,似乎不仅起到了展开情节的作用,它们倒更像是小说中的主角儿,梦一个接一个地做,而且,“梦中复有梦中梦”,居然还有了自己的生命和逻辑。梦境和幻觉呈现出处于自我感知、自我探索之中的“我”的困惑和孤独,“我”内在的心灵世界由此也得到真实的再现。

苏珊·桑塔格(1933~2004年),她生于美国纽约,毕业于芝加哥大学。1993年当选为美国文学艺术学院院士。她是当前美国声名卓著的“新知识分子”,和西蒙·波伏娃、汉娜·阿伦特被并称为西方当代最重要的女知识分子,被誉为“美国公众的良心”。2000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2001年获耶路撒冷国际文学奖,并获得2003年度德国图书大奖——德国书业和平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不,根本不是这样,”我回答说,“我举双手赞成绞死他。不过,你想,谁会像他这么干,除非他就是为了受惩罚?他只是死脑筋,想像力贫乏。他肆无忌惮地重复自己,我是说,重复他的犯罪行为。他成了一台机器。我想到的问题就是,”我转过身去,跟拉森说,“每次重复,机器每次运转,他是否变得不那么压抑,一直到对他来说最后忏悔、被送上绞刑架已经无所谓了呢?假设他杀了一个小孩就被逮住了,他是不是也会感到满足呢4 人
  2. 在这点上,战争从未失败过,爱却总是失败。原因何在?因为从骨子里讲,爱是一种合并的欲念。爱一个人并非是去寻找一个被爱的,而是寻找一个更大的自我。可是,他因此加重了自己的负担。他现在也得担负起另一个人的重量来。3 人
  3. 做一个踏上精神之旅的人并去追求真正的自由——摆脱了陈词滥调之后的自由2 人
  4. 她是个非常大度的女主人,对客人们各自独特的癖性观察入微,也长于让这些癖性充分地表现出来。2 人
  5. 我对变革非常感兴趣,不过,我相信,我们时代真正的变革已经不是什么政府更迭,也不是公共机构人员变动,而是情感和理念上的变化,这种变化分析起来可要困难得多。2 人
  6. 人们害怕得罪人,伤害人,那并非因为他们为人善良,而是因为他们不关心真相。2 人
  7. “你可以以梦释梦,”他若有所思地说,“但是,梦最好的解释会在你生活中找到,你得胜梦一筹才行。”2 人
  8. 老梦大量地生发出许多不同的“版本”,释梦的任务变得越发艰巨。我再也不清楚在梦中我是主人还是奴隶。要我想明白的东西太多了。2 人
  9. 对年长的人来说,有所保留是最危险的赌博,因为它会被误认为是虚弱的表现。”2 人
  10. 见到安德斯太太本人还不如做梦让我兴奋。从来都不是她引起我的性欲。这种欲念在我身上生,在她身上灭。她是容器,我把梦中的东西存储在里面。但是,她照样对我很重要。我认为她是个独特的女人。梦里提示给我的种种性技巧在她身上得到了尝试和体验——在她身上,不在别的女人身上。我视之为我们关系的吉兆,不过,我下了决心,我们的关系该结束时就结束,绝不藕断丝连。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