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陈虻,我们听你讲

8.7390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汇集了陈虻生前在央视评论部的审片经典言论、讲座精华、报道文章,展示了纪录片从观念到方法、从栏目化管理到新节目研发的思想精华。本书由十八篇文章构成,从十八个角度解构他的思想,展示出一个思想深刻而诗意表达的纪录片人之有趣。

这是一本从纪录片出发的哲学书,他纪录着小人物们构成的历史;是一本用影像去抵达的启示录,他思考的是如何用影像认识世界。

从民生出发,以影像抵达。在最官方的平台,讲述老百姓的故事。陈虻,一个被崔永元、白岩松、柴静等一众央视人视为精神领袖的人。

徐泓: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任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社长,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

著有《新闻写作教程》和人物采访专著《大人物 小人物》。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陈虻:大道无术。最重要的是修炼自己,首先改变自己、提升自己,而不是学什么与人斗的方法。191 人
  2. 一方面寻找新的文本样式;另一方面也在思考做这件事是否有意义,我有没有能力承担163 人
  3. 在我们的系统当中有两种知识:一种叫可言传知识,一种叫不可言传知识154 人
  4. 因此,陈虻的结论:“大道无术”。最重要的是修炼自己,首先改变自己、提升自己,而不是学什么与人斗的方法。154 人
  5. “声音像春节里喜庆的鞭炮”。144 人
  6. 。单就表达而言,只表达了自己那是初级阶段,如果知道让别人表达那算中级,能纪录并且创造条件让别人准确地表达真实的个体感受,那才算高级。这142 人
  7. 喝:不怕你片子做不好,就怕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好片子。137 人
  8. “我也是这么想的”,有什么错?人家不就接一下茬儿吗137 人
  9. 。但是,他只有寻找到我的信息跟他的信息不同的那一部分,他才会真正有变化。他总是寻找相同的那部分,只能通过我来印证他是对的。一个人天天都这么听别人说话,他一辈子都改变不了。91 人
  10. 。就是说我给你讲这个道理的时候,你不是在想这个道理本身,你在想,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是有我的道理的,是有我的原因的。所以你永远领悟不了我跟你说的东西,这就是排斥。排斥并不是对我的不尊重,不是咱俩之间的关系,是你在社会生活中,你在学习过程中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91 人
  11. 你的片子不是只给我看,你是给所有的观众看的,你能把所有的理由解释给他们吗?90 人
  12. 陈虻: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一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过程。你不改变这个过程就改变不了这个结果。89 人
  13. 我们知道哪些信息是可以用的,那些信息是不可以用的,我们误以为89 人
  14. 陈虻:努力不是成功的根本。想成功的人都很努力,但成功的人往往只有一小部分。倘若你努力,但你的观念是错误的,很可能离正确的方向越来越远。所以重要的是观念。而认识观念、改变观念完全是由思维方式决定的。80 人
  15. 陈虻:生命需要保持一种激情,激情能让别人感到你是不可阻挡的时候,就会为你的成功让路!一个人内心不可屈服的气质是会感动人的,并能够改变很多东西。70 人
  16. 其实你一直没在听我说什么,你之所以听我说话,是想办法找我的断点,然后把你的想法告诉我。你这是倾诉的另一种方式。那之后,我开始学习倾听。65 人
  17. 支撑一个电视台的节目形式有三类:一类是新闻,标志着一个台的政治立场;一类是娱乐性节目,标志着一个台的经济运作水平;一类是纪录片,标志着一个台的文化艺术水平。58 人
  18. 八股的文风,粉饰太平的惯性,站不起来的奴性,不以人为本的种种现象。敌人在,阵地在,杀气与斗志就在,因此激情燃烧。51 人
  19. 主持人更重要的才华表现在怎么让更多的人听懂,也就是训练如何从平民的角度去调动与组织谈话和讨论。50 人
  20. 。只不过,在回忆中,我们还以为自己保持着战士的姿态而已。46 人
  21. 生活中的一切发生都是我们拍摄的机会,而不是我们拍摄的障碍;不要在生活中寻找你要的东西,而要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是在表述某种存在,而是在努力寻找存在的原因;44 人
  22. 我更在意你接受新信息的能力和接受新信息的方法。这是一个人的价值。44 人
  23. 不要在生活中寻找你要的东西,而要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41 人
  24. 如果对《东方时空》二十周年的纪念,只是伤感,只是吹嘘,只是“大爷曾经当初怎样过”的售卖,纪念,又有何意义?40 人
  25. 生活的磨难能够成为力量的源泉。29 人
  26. 卡里·纪伯伦那句名言:不要因为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28 人
  27. 让不知者知情,让无声者发言,让异见者表达,让争论者自由。25 人
  28. 既然想起了当初为什么出发,那就别忘了继续赶路!23 人
  29. 放弃你的所谓责任感,放弃你的所谓对文化的深层次思考,像朋友和亲人一样去关心你的被拍摄对象,其结果你可以看到最真挚的责任,最深刻的批判。23 人
  30. 陈虻:我过着过着突然明白了,“现在”就是小时候想过无数次要为之奋斗的未来啊。所以最现实的做法就是把现在的事情、眼前的事情做好。今天所做的一切相加就等于未来。22 人
  31. 如果你觉得前期费心,你能够成为一个好编导;如果你觉得后期费心,你能够成为一个好职员;如果前期不费心,后期也不费心,你就该被开了;如果你前期也费心,后期也费心,你就是一个优秀的创作者。22 人
  32. 创造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而创造又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过程。所以要完成一件成功的作品,同时需要两种极具反差的品格——灵异奔放和老老实实。对于一个人是这样,对于一个团队同样是这样。20 人
  33. 纪录片最重要的是唤起我们的理性到场。它不是让你仅仅进入一种本能的感官享受,不是诉诸人的非理性,相反,它让你的理性到场,让你去思考这个问题,进入这个问题的核心。实际上是一种对话,你的心灵和创作者的心灵对话,唤起你的理性介入,这是纪录片的观众和故事片的观众观看心理上的本质区别。20 人
  34. 如果一个人过于热爱,这东西就已经不再是它本身,已经变成了你的一种热爱,强加了你许多个人的东西,而不是事件本身。20 人
  35. 不要在生活中寻找你要的东西,而是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19 人
  36. 如果你的兴趣不在于论证什么,而在于去了解生活中的一切发生,关注这个事件的本身,它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它的细节是怎样的,它的过程是怎样的,事件中人物的行为和心理是怎样的,当你对于这个事实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过程做进一步追究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眼前出现的每一个题材都值得拍摄,都有新意。19 人
  37. 既然想起了当初为什么出发,那就别忘了继续赶路!这,才是纪念的全部意义。18 人
  38. 陈虻:我在审节目的时候,对自己有两个基本的要求:第一,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怎么样更好。第二,不是告诉你怎么改,而是激发你自己修改的欲望。18 人
  39. 真正深刻的表达,实际上应该依靠结构的力量,而不是依靠单一语言的力量。这种结构是如何去建构这个片子中的相关人物、相互关系,在这种关系里呈现出一种深刻。要寻找复杂的、有张力的、用丰富社会内涵的关系去表现,去结构。18 人
  40. 要有一个人们感兴趣的事件,讲一个人们想听而没有想到的观点,用一个另类的表达方式去叙述事实。18 人
  41. 陈虻:塑其行易,塑其心难,所以“万法归心”,心正则权正,出于我心,归于公心。16 人

喜欢「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