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林传

伯林传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739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9¥9.0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8-11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这是一本根据伯林自己的回忆,以及与伯林长达十年的交谈写成的伯林生活传记。在晚年,与不同的仰慕者共同追忆自己的一生,几乎成了伯林的生活。他也从中体会到某些乐趣。这里呈现出的是个活生生的伯林。纪实性是这本《柏林传》的特点。它既不是门徒对大师言行的追忆,也不是从文献中重建出来的伯林,而是伯林所回忆的伯林。读者将看到的是一生没有克服自卑感的伯林,一个极有女人缘却因自卑而逃避并对她们造成伤害的伯林,一个通过与朋友的妻子私通才恢复自己在性方面自信的伯林,一个喜欢交响乐到了“实在没办法”的地步的伯林。有的地方显得像喜剧,有的地方却像传奇。他的苏联之行,他与阿赫玛托娃的彻夜长谈,她对他的期待,他的造访给她的生活乃至她的家庭造成的毁灭性影响,因他从她的生活中消失而产生的怨恨——这个深刻地改变了他的思考方向的人生插曲,被描述得极富悲剧性和传奇色彩。

以赛亚·伯林1909年生于拉脱维亚的里加,1920年迁居英格兰,其后一直受牛津教育,后半生也一直任教、居住于牛津。他甚至成为牛津大学的一个学术象征,圣约翰学院的哈克博士回忆起1960年代的牛津生活时说“伯林论政治思想史的演讲现在看起来简直是传奇。他在牛津大学最大的一个讲堂做演讲,那里总是被渴望求知的大学生挤得水泄不通。他侃侃而谈,不用笔记,向我们妙趣横生地介绍欧洲政治思想和道德思想的全貌,那声音响彻讲堂,一出伟大的思想戏剧呈现在我们眼前,并不时被他那富有感染力的姿态、热情而充满活力的语言所加强”。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伯林很少撰写大部头专著来阐发他的想法,他写的更多的是一些长篇文章,这些文章也非直接阐述理论,而是旁征博引地评论哲学史、观念史和各色思想人物。然而,这些文章一经发表即成名篇,深刻地影响到一般学者的思考。他极有见地的著作,如《卡尔·马克思》、《维柯与赫尔德》、《自由四讲》及《俄国思想家》等等,以透彻的洞察力澄清了现代观念的许多基本问题,使人们重新发现了维柯、赫尔德、哈曼以及一大批俄罗斯思想家,赫尔岑尤其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他的长篇论文《刺猬与狐狸》、《历史的必然性》、《丘吉尔在1940年》、《罗斯福》等已是欧美知识界脍炙人口的名篇,并奠定了他作为20世纪知识生活中最具影响的政治哲学家的地位。

伯林的一生极其丰富多彩,他曾任牛津沃尔夫森学院的首任院长,并任牛津多个学院的教授以及欧美各著名大学的客座教授、研究员;1974年至1978年则任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院长。他兴趣广泛,言锋锐利,是知识界著名的大谈家;他的好朋友有W. H. 奥登、斯蒂芬·斯彭德、斯特拉文斯基、纳米尔等人。

更富传奇色彩的是,二战期间他任职于英国政府,1942-1945年任驻华盛顿英国使馆一等秘书,1945-1946年则转任驻莫斯科英国使馆一等秘书;他回忆起在莫斯科的一年,特别提到那儿的“寒冷”,而且不能会见非经官方安排的友人。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他终于和阿赫玛托娃、帕斯捷尔纳克见上了面。后来,他在另一名篇《和俄国诗人的聚会》里生动地叙述了当时的场景。作为一个俄国出生的犹太人,以赛亚·伯林与美国俄裔作家E. 威尔逊、纳博科夫等人声气相通,一生推崇俄国诗歌和文学。为了维护帕斯捷尔纳克的文学声誉,他甚至给《泰晤士报》写出一封读者信,与一位抨击帕氏的评论家展开争论。

伯林的去世标志20世纪知识生活中最精彩的一页已成为过去。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但是他完全有理由认为自己是第一个提出多元论需要自由主义的人,也就是说,如果人类关于终极目标的意见发生分歧,能够让他们对这些冲突做出判断的最好的政治体系是一个赋予自由以特权的体系,因为只有在自由的状况下,他们才能在不同的价值观念之间达成必要的妥协,以维持自由的社会生活。40 人
  2. 无所损失的世界是不存在的,人类注定要选择;而任何一种选择,都有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15 人
  3. 人类不会在全福状态中获救,而只能在审慎与平衡中获救;解放意味着在有限的、充满冲突与危机的世界中,通过节制与平衡而保持一种体面、人道的生活。14 人
  4. 观念的冲突是价值的冲突,是人的本性的冲突。我们,或者说不同的个人、不同的群体,天生就追求不一致的目标,有着不可通约的关于人生与社会的理想,这就是大观念的起源。对观念的压制,对以观念为媒介的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压制,也就是对人性的压制。9 人
  5. 在他人身上发现自己缺少的东西,并以敏锐与自信的态度去追求它。9 人
  6. 伯林一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在于审视为什么独创性的、书斋式的哲学或社会思想,用于改造人类现实时,会导致灾难性的结果。7 人
  7. “无所损失的世界是不存在的,人类注定要选择;而任何一种选择,都有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7 人
  8. 自有浪漫派以来,思考就一直和孤独、苦闷以及内心分隔联系在一起。对于他,思考则意味着智慧、讽刺和愉悦。7 人
  9. 他认为他们对艺术和学问的毫无用处所怀的忐忑之情只不过是一种改头换面的庸俗而已。6 人
  10. 共产主义的根源,他告诉这些严肃的年轻妇女们,存在于十八世纪的信仰之中——其最为极端的形式在卢梭那里表现出来——即相信对于人类而言有一种正确的生活方式。这种信仰,他接着说,“否认生活的不同理想”是“可以互相调和”的;举例而言,自由、平等和博爱就是“美好但相互矛盾的”。共产主义继承了这种信念,斯大林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试图将全人类都塑造成相同的模样。同样,凡是在这样的地方——制定计划的人相信每个问题都必定有一个答案,而专家则将社会视为“一个巨大的医院”,将人类的所有不满视为失调——西方的民主就会被这种乌托邦式的诱惑所威胁。民主,他对这些大学生们说,指的并非计划制定者和专家们的规则,而是由公民来制定的规则。6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