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指

无名指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030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杨博奇再次踏入这座城市,流浪般漫游在西单、景山、中关村e世界、世贸天阶、三里屯,像一位情报收集者探听观察着时人时事。他像极本雅明笔下“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一次次陷入熟悉又陌生的地理坐标,他有的不是惊叹而是批判,不是赞美而是乡愁。他批判把北京切割成“废墟”的国家大剧院,批判给长安街泼了一盆脏水的东方广场。而乡愁呢,远在八十年代,遥不可及。如同卢沟桥的月亮,如梦似幻。当杨博奇全裸躺在卢沟桥上望月,“感觉有阳光从石头里慢慢渗出来,又慢慢渗到你身子里,让你浑身的血都是热乎乎的”。时间和空间在此刻被召唤而合一,构成本书动人的一笔。

李陀,生于一九三九年,达斡尔族。评论家,作家,一九八六年,任《北京文学》副主编。一九八九年后赴美国访问,先后在芝加哥大学、伯克利大学、杜克大学、密歇根大学等校做访问学者。九十年代和陈燕谷共同主编以“新学人、新学术、新思想”为目标的《视界》。现为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客座研究员。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半个钟头前,我在这路上已经走过一次,可是扫兴,同行的这帮人一边吵吵闹闹地嚷着“真美呀!”“好漂亮哦!”一边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好像那“真美”不是在他们的脚下,是在前边什么地方——珍珠滩就这样被冲过去了。这等于遇到了一个顶级美人儿,可是匆匆交臂,只能倾慕于一瞥之间,连回头再看一眼都来不及。现在好了,我独自与美人相处,或并肩,或携手,同行同止,相看两不厌。淡淡的暮色里,伴随着清扬的流水声,珍珠滩显得分外婀娜。目力所及,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到处是流水在浅滩上激起的银色浪花,犹如瞬开瞬谢的千万朵白菊。太神奇了,眼前一片花海,这海里的每一朵水菊花都霎间即逝,又霎间即生,生生灭灭,无止无休,虚无飘渺,又实实在在。2 人
  2. 有的人,只要你有机会和他见上一面,甚至不用说什么话,就会被他吸引,想认识他,和他聊聊,和他交个朋友。王大海就是这样的人。这个体格壮实的矮汉子给我印象太深刻了。他的黑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可有一种凛然不可欺的严厉,他说话的语气也平平淡淡,但是平淡里裹着很硬的东西,让人想起坚硬的钢锭。2 人
  3. 海兰对这位大作家的日记又震惊又反感,甚至拒绝再读下去,还说觉得恶心,她认为写这日记的人,内心如此肮脏,那应该是个坏人,就算他写出了《安娜·卡列尼娜》,本质上他还是个坏人。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