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怪圈

我是个怪圈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43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精品满减专区满500减250、满200减100、满100减50、满50减25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当我们开口说:“我……”我从哪儿来?意识是什么?自由意志是幻象吗?我与你是绝然分离的吗?死亡意味着一切的终结?自我、灵魂、意识、“我”,是否纯然从物质中诞生?意识可以复制吗?机器会困惑吗?机器能够知道自己困惑吗?

《我是个怪圈》认为自我和意识的本质是一种“怪圈”,它作为一种抽象反馈寓居于我们的大脑。全书融合哲学、语言学、心理学、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脑科学和数学哲学,讨论了在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中得到充分说明的自我指涉(self-reference)如何刻画了我们的心智。

侯世达(Douglas Richard Hofstadter),又名侯道仁,美国当代著名学者、认知科学家。生于学术世家,其父是196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侯世达在斯坦福大学长大,于1965年毕业于该校数学系。1975年因发现“侯世达蝴蝶”(Hofstadter butterfly)获俄勒冈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1977年加入印第安纳大学计算机科学系,20世纪80年代初建立“流动类比研究组”(Fluid Analogies Research Group, FARG),尝试为人类心智过程建模,开发有Jumbo,Seek - Whence,Copycat,Tabletop,Numbo,Metacat,Phaeaco,Leter Spirit,SeqSee,George,Musicat 等模型。1984年受聘于密歇根大学,兼任沃尔格林人类理智研究中心的主席。1988年回到印第安纳大学,研究认知与计算机科学。2009年被选为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并成为美国哲学会会员。2010年入选瑞典皇家学院院士。

1979年出版《哥德尔、艾舍尔、巴赫》(Gödel, Escher, Bach),次年获得普利策奖(非虚构类)与美国国家图书奖(科学类),被誉为心智议题的跨学科第一奇书。

1981年与美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丹尼尔·丹尼特合编《心我论》(The Mind’ s I)。

1995年与他人合著《流体概念和创意类比》(Fluid Concepts & Creative Analogies),是亚马逊有史以来第一本出售的书;同年出版 Le Ton beau de Marot,讨论语言与翻译,尤其是诗歌翻译。

1999年,普希金诞辰200周年之际,翻译出版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

2007年出版第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作品《我是个怪圈》(I Am a Strange Loop),继续探讨心智议题,并获得当年《洛杉矶时报》科学写作图书奖。

2013年与法国心理学家Emmanuel Sander合著《表象与本质》(Surfaces and Essences),讨论人类的类比思维。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人脑中的概念具备了一种属性,令它们得以与其他概念糅合在一起,形成更大的概念包,而这种更大的概念包本身,随后又会成为一个新的概念。换言之,概念可以等级化地相互嵌套于彼此之中,而这种嵌套可以发展到任意的程度之上。这不免让我想起——且我不认为这纯属偶然——在视频反馈里,一条无穷无尽的长廊与一段截断式的走廊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异。6 人
  2. 位于底部的层级,虽然百分之百是造成所发生之事的根由,可是却与所发生之事无关,这个观念听起来几乎是自相矛盾的,但它却是一个日常的自明之理。5 人
  3. 这种高层级的结果是绝缘的,封装在微观层面之外。它本身就是其自己所处层级之上的事实。5 人
  4. 而我最为确信的结论之一便是:我们总是通过寻找并勾连与我们过去所知事物之间的类似性来进行思考的。因此,当我们利用大量丰富的例子、类比与隐喻之时,当我们回避了抽象的概括之时,当我们运用实际的、具体实在而简单朴素的语言之时,以及当我们直接谈论我们自己的经历之时,我们才能展开最有效的交流。4 人
  5. 柏拉图这么说,感觉到一个人活着,其实是一个错觉,它来自催促一个人不做任何理解而开口说出这句话的反射。如此而言,一个真正的生命便简化为一个复杂反射的集合。苏格拉底啊,这样一来,你已经告诉了我生命到底是什么。4 人
  6. “灵魂渺小之人,无论他们的手指有多么灵敏,也只能望洋兴叹。”4 人
  7. 简而言之,人类体验到的宏观世界是一种均质的单相混合物,其范围从最可预知的事件一直变化到极端不可预见之事。我们在生命的最初几年就熟悉了这段波谱,而大多数人类行为类型的可预知性程度,已经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待我们走出童年之时,我们对于不可预见性在日常世界中的大多数存在之所,已经习得了一种反射水平的直觉;而这段波谱上更不可预见的一端,既在召唤我们,也让我们心生畏惧。我们被冒险所吸引,但也害怕冒险。这正是生命的本性。4 人
  8. “I”, the balance between self-knowledge and self-ignorance.“我”,自知与无知的平衡。——侯世达3 人
  9. 这种可被观察到的特质的在场,为2岁孩子提供了一层强大到惊人的坚固保护壳,不仅能抵御来自我的攻击,还能防御不论性别、年龄和信仰如何的全部人类。3 人
  10. 生物把它的行为归因于被它指称为它的欲望或它的需求之物,但是这并不能说清楚为什么它拥有这些欲望。在到达某一点后,便不再有更多分析或说明的可能性了;这些欲望就在那里,仅此而已,而对于生物而言,它们看起来就是它的决定、行为和动作的根本缘由。而且在表达它做什么以及为什么做的句子里,总是有“我”这个代词(或者它的姐妹词“自我”、“我的”等等)存在。看起来责任只能推至此处了——停在了所谓的“我”之上。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