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世界最自由城市的历史

阿姆斯特丹:世界最自由城市的历史

“自由”这个词,在阿姆斯特丹,有了可触摸的形象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02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超值满减专场满500减200、满200减80、满100减4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探索现代社会的精神源头

追寻自由主义思想的兴起、发展与困惑

阿姆斯特丹是一个疯狂的地方,各种族群、各种文化、各种思想在这里汇聚。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此地与欧洲传统上截然不同的自由社会。在这里,世界第一家股票交易所诞生,斯宾诺莎的哲学定义了现代世界的政治与伦理,伦勃朗的画作记录下当地人的公民意识与内在精神。随着联合东印度公司与荷兰西印度公司的船队横扫全球市场,这种对自由的信仰被输送到世界各地。因此,本书讲述的不仅是阿姆斯特丹辉煌与没落的历史,更是一种为现代人类普遍认可的思想形成、发展、传播的过程。同时它也引人思考,面对新的时代环境,自由的信条应何去何从。

萧拉瑟(Russell Shorto,1959-),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纽约时报杂志》专栏作者。曾任阿姆斯特丹约翰·亚当斯研究所所长。作品有《笛卡尔的骨头:信仰与理性冲突简史》、《世界中心的岛屿:曼哈顿与美国的形成》等。2009年,因其研究在加强荷兰与美国关系方面的贡献,萧拉瑟获得荷兰奥兰治—拿骚骑士团勋章。他的书已被翻译成十四种语言,荣获无数奖项。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1345年,一场奇迹般的转变突然降临到阿姆斯特丹。说它是奇迹绝对名副其实,因为,就在那年棕枝主日前的一个冰冷的星期二深夜,一件原本再寻常不过的事——一位只剩一口气的老人在家中静候死亡的降临——出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转折。吃下从圣礼中领来的圣餐之后不久,老人呕吐起来。在一旁服侍照料他的女人们大惑不解地看到,圣饼被他完整地吐了出来。她们把他的呕吐物扔进火里,因为这大概是她们能想到的最不渎神的处理方式。但是,瞧啊,圣饼并未燃烧。城内的神职人员把这块不可思议的薄饼带进教堂——看起来,这块具有超自然力量的薄饼,就像天主教徒对圣餐的理解一样,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并对外宣布神迹的降临。人们在老人房子的所在之处建起一座宏伟的教堂,而且,虽然该教堂曾两度被烧为灰烬,但神奇的圣饼每次都从大火中幸存下来。“阿姆斯特丹的神迹”成为一桩非凡的中世纪奇事。2 人
  2. 他痴迷于搜集宗教遗物,对它们的超自然力量深信不疑。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拥有超过七千件圣骨,其他宗教遗物则包括:一百四十四件圣徒的头骨,成千上万根臂骨、腿骨及其他部位的骨头;除此之外,还有据说是耶稣与圣母马利亚的毛发以及真十字架的数块碎片。2 人
  3. 一个从中国或者日本远渡重洋回到阿姆斯特丹的人,几乎可以在脚不沾地的情况下,直接走进他家的前厅和他家人的怀抱之中。运河就像这座城市伸向整个世界的手臂,聚拢财富与物产,再把它们一并收入囊中。2 人
  4. 不知怎的,集体情感又一次与我们所认为的极端的个人主义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一方面,如果股票交易市场可以被看作是一种企业将所有权下放给个人的工具的话,那么,从另外一个方面上看,股票也让原本归私人所有的公司变成集体共有的企业。一如施皮斯所言:“伴随股票而生的是这样一种冲动:‘让我们一同分担风险吧,这或许将让我们全都有所斩获。’”2 人
  5. 从今往后,他每年都要在新集市广场附近的一栋建筑里,当众解剖一具人类尸体。中世纪时,这栋建筑是进城之人必经的关口之一;现在,它一方面是由海路入城的货物的过秤称量站,而另一方面,它更重要的职责在于,作为外科医师协会的解剖学阶梯教室。现场解剖当然是专门为医生而开设的,不过,普通民众亦可从旁观看。在此,黄金时代再一次将今人眼中泾渭分明的不同事物交织混杂在一起:现场解剖不仅是一项科学活动,还是一次宗教仪式,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场戏剧演出。解剖刀滑进尸体之前,先要由牧师为这个人的灵魂祈祷。解剖结束后,有一场规模盛大的宴会,而且,人人都会在宴会上喝得酩酊大醉。一定有不少人试图把尸体的某些部位或者器官藏在酒杯里顺走,因为市政官员发现,他们有必要颁布这样一条法令:任何从公开解剖活动中偷走尸体碎块的人,都将被处以六荷兰盾的罚款。2 人
  6. 对尼古拉斯·蒂尔普或者伦勃朗这样的人来说,即便身处事业的顶峰,他们大概也只会选择一栋两倍于常规大小的运河屋作为自己的住宅。与居住在伦敦或者巴黎的同等地位之人比起来,阿姆斯特丹富人的日常生活实在是再俭朴不过了。他们只雇佣少数几个仆人,而且,主仆之间的关系也与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完全不会显露出悬殊的社会层级差异。比如,其他欧洲国家的富人总是一脸吃惊地看到,在阿姆斯特丹富人的运河屋里,仆人与主人一家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