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行(1914-1949)

地狱之行(1914-1949)

企鹅欧洲史8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190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3.40¥2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20世纪初,欧洲歌舞升平。突然,拿破仑战争之后雄踞文明之巅近百年的欧洲落入野蛮的深渊。在文明的讴歌声中开启的20世纪,沦为战争的世纪。

从1914年到1949年,欧洲接连经历两场惨烈的大战,铁了心要自我毁灭。那是大混乱的时代,也是大变革的时代,两次大战之后,在地狱行了一遭的欧洲试图在废墟上重生,新欧洲的轮廓逐渐清晰。在这段令人战栗的历史之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正带着它的烙印前行。

伊恩·克肖,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王家历史学会会员、20世纪德国史专家。著有《希特勒迷思》、两卷本《希特勒传》和《命运攸关的抉择:1940-1941年间改变世界的十个决策》等。2002年,他因为在历史学方面的贡献而获封为爵士。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1.基于族裔与种族的民族主义的大爆发;2.激烈且不可调和的领土要求;3.尖锐的阶级冲突,具体表现为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4.旷日持久的资本主义危机(当时许多观察家认为资本主义已经病入膏肓)。3 人
  2. 20世纪20年代初的通货膨胀危机和30年代的通货紧缩危机之间,有过一段昙花一现的繁荣期,但事实证明它的基础极为不稳3 人
  3. 欧洲战争远非不可避免,可是谁也不想冒备战不足的风险。国与国之间的猜忌推动军备竞赛急剧升级。3 人
  4. 1914年投入战争的是19世纪的军队,他们打的却是20世纪的战争。3 人
  5. 俄国的工人和农民利益各异,但是,由于战争的缘故,他们对沙皇及其代表的统治制度的共同怒火暂时超越了他们在利益上的分歧,因为他们都认为,沙皇是造成他们痛苦的罪魁祸首3 人
  6. 德国政治的两极化在大战爆发前已经埋下了种子3 人
  7. 使这两个独裁者走到一起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都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3 人
  8. 人民的战争将比国王的战争更可怕。温斯顿·丘吉尔(1901年)2 人
  9. 因此,使欧洲濒临自我毁灭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意识形态—文化的全面危机是由上述四个因素的相互交织、相互作用造成的。2 人
  10. 民族主义在界定“国家”时越来越多地使用族裔——有资格成为国民的人——而不是领土作为标准。2 人
  11. 奥地利1908年对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吞并大大刺激了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情绪。包括一些军官在内的激进民族主义分子于1911年成立了秘密组织“黑手社”。2 人
  12. 这场战争与以前战争的区别在于,它是工业化的大规模屠杀2 人
  13. 战争促进了技术进步,推出了新型武器和大规模屠杀的方法,影响深远。2 人
  14. 如果说凡尔登战役后来成了法国人心目中战争恐怖的象征,那么索姆河战役在英国人的记忆里具有同样的象征意义。2 人
  15. 德国越来越倾向于扩大潜艇的用途,不仅用它们来打破封锁,而且要决定性地扭转战局走势2 人
  16. 国家必须通过其掌控的宣传和审查体系来操纵公共舆论,维持士气,并通过直接或间接对报界施加影响来控制新闻的传播。2 人
  17. 怪不得在1917年后,由于对俄国革命的反感,沙皇警察在战前为污蔑犹太人阴谋夺取世界权力而伪造的《犹太人贤士议定书》(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其发行量大为增加2 人
  18. 他们作战的理由包括保卫祖国、民族荣誉和威望,维护自由和文明,还有爱国的责任,后来又加上了对民族解放和美好未来日益强烈的憧憬。2 人
  19. 1916年,西线的一个法国军人在阵亡前不久写下了辛酸的诗句,表达了所有交战军队中数百万普通士兵的心声:我想问清这场屠杀为何而兴。答曰“为了祖国!”我却仍然不懂为何。2 人
  20. 引导、策划和动员公共舆论成为政治生活至关重要的一部分。随着报刊的影响力越来越强,操纵群众、推动排斥异己和专制主义的机会也大为增加2 人
  21. 到1922年5月,法西斯党的党员人数达到了30万以上——短短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增加了50%。2 人
  22. 贝克曼完成了大型画作《夜》(Die Nacht)2 人
  23. 欧洲金融体系造成了重大冲击2 人
  24. 达姆施塔特国民银行2 人
  25. 农产品价格一落千丈2 人
  26.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民主是使德国陷入困境的元凶首恶,于是民众对民主的支持日渐萎缩2 人
  27. 墨索里尼政府应对大萧条的办法是加大国家对经济的干预2 人
  28. 对德国来说,经济复苏本身不是目的,而是附属于迅速重整军备,最终靠军事力量实现扩张的政治计划2 人
  29. 所有的极右运动,无论是否自称“法西斯”,都仍然有一些意识形态上的共性。比如,它们都奉行极端民族主义,强调整体民族的统一,认为民族特征需要靠通过“清除”一切被认为不属于本民族的分子(外国人、少数族裔、“不良分子”)来达成;它们都具有种族排他性(虽然不一定是纳粹主义信奉的那种生物种族主义),坚持自己所属民族具有“特殊”“独一无二”“优越”的素质;它们都激烈地要彻底消灭政敌,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者,但也包括自由主义者、民主党人和“反动派”;它们都强调纪律、“男子汉气质”和尚武主义(通常进行准军事组织的活动);它们也都相信专制领导2 人
  30. 没有大型马克思主义政党对政治秩序构成实际的或想象中的威胁。(20世纪20年代取代自由党成为保守党主要对手的)工党意在改良,不赞成革命。2 人
  31. 奥地利的政治大致是三分天下:一是土生土长的保安团(Heimwehr),二是受边界那一边德国事态的激励建立起来并快速壮大的奥地利纳粹党,这两支力量都是大型法西斯组织,第三个是在产业工人中依然基础牢固的强大的社会党。在大萧条的影响下,三方的分裂进一步加深加剧。1930年,保安团的支持者人数比奥地利纳粹党多一倍,因为许多奥地利人认为纳粹党是外国传来的,但是纳粹党在迅速聚集人气。在1932年的区级和地方选举中,纳粹党都赢得了16%以上的选票2 人
  32. 奥地利2 人
  33. 它们有时盗用法西斯运动的目标和主张,却对法西斯运动进行镇压。2 人
  34. 但是,在实现捍卫并在必要时强制维持和平(虽然它不掌握任何国际军事手段)这个中心目标方面,国联一败涂地。它无力阻挡意大利和德国的贪婪掠夺和横行霸道,也无法克服西方民主国家只顾一己私利、互不团结、自毁长城的政策2 人
  35. 所有独裁政权都有如下的共性:消除(或严重限制)多元的政治代表制,限制(或废除)个人自由,控制大众媒体,终止(或严格限制)司法独立,以及扩大警察权力来粗暴镇压政治异见者。所有独裁政权也都采用某种形式的伪代表制度,都声称自己代表“国家”或“人民”,体现人民的主权,服务于国家的利益。它们通常都保留了某种形式的国民大会或议会,尽管这类机构都受到各种滥用、操纵或控制。然而,实权无一例外地掌握在“强人”手中,而强人的权威靠的是军方和安全部队的支持。在所有独裁政权中,军方的作用都是决定性的。独裁国家的军方全部奉行民族主义的保守意识形态,一律激烈反对社会主义。多数独裁政权以平定内乱、恢复“秩序”、维持精英的现有权力为目标,并不构成国际危胁。2 人
  36. 与犹太人一道被排除在“雅利安人”主流社会之外的,还有一连串被视为“外人”的社会少数,包括吉卜赛人、同性恋者、精神病人、酗酒者、乞丐、“好逸恶劳的人”、“惯犯”、各种“反社会者”,等等。医务人员、福利专家和执法机关无须纳粹党的督促就自觉积极执行这种排斥性的政策。2 人
  37. 政权价值观对社会渗透程度最浅的是意大利,最深的很可能是德国。2 人
  38. 苏联意识形态的驱动力极为强大2 人
  39. 左派的失败遍及欧洲,尽管每个国家左派的性质是由该国具体国情决定的。造成左派失败的部分原因是左派内部严重分裂,社会民主党与共产党之间的分裂尤其致命2 人
  40. 一贯反对绥靖,但基本上孤军奋战的温斯顿·丘吉尔在1938年明确呼吁与苏联及东欧国家结成“大联盟”来威慑希特勒。后来,他坚称,若采取威慑而非绥靖的战略,仗就打不起来。工党和许多其他左翼组织都支持建立“大联盟”的主张。然而,这个战略永远不可能获得英国或法国政府的支持,因为它们对苏联的不信任根深蒂固,关于斯大林“大清洗”的可怕传言更加剧了它们对苏联的厌恶2 人
  41. “二战”造成了欧洲文明的完全崩溃,标志着在“一战”中成形并导致后来20年间欧洲不稳和紧张的各种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的终极冲突,成为重塑20世纪历史的决定性事件2 人
  42. 战争的第二阶段始于1941年6月22日凌晨。德军不宣而战,挥师进入苏联。300多万名德军官兵越过了苏联国界。2 人
  43. 1945年5月8日,当着英、美、苏三国代表的面,德国签署了在所有战线上投降的投降书。2 人
  44. 同时,意识形态又与经济需要密不可分。2 人
  45. 那时,已经有总数约7万的精神病院病人被安乐死。2 人
  46. 以,乌克兰民众有理由痛恨苏联人,他们把德国人视为解放者予以欢迎毫不奇怪。只有彻底的愚蠢行为才会使乌克兰人恨德国人比恨苏联人更甚,可德国征服者恰恰做到了。2 人
  47. 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西班牙和葡萄牙虽然官方都保持中立,但对交战国的态度各不相同。葡萄牙是英国最老牌的盟友,虽然中立,但比较偏向同盟国而不是德国,特别是在战局不可逆转地变得不利于德国之后。2 人
  48. 安东尼奥·葛兰西(他在法西斯意大利被判监禁,主要著作是在漫长的铁窗岁月中写成的)、德国的奥古斯特·塔尔海默(August Thalheimer)、流亡的列昂·托洛茨基、奥地利的奥托·鲍尔和匈牙利的卢卡奇·格奥尔格(Georg Lukacs)等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家对资本主义危机做出了精准细致的分析,与斯大林主义正统的僵硬解释完全不同。2 人
  49. 以所占人口比例来看,其规模比意大利的复仇杀人大10倍,更是法国的20倍。2 人
  50. 在西欧大部,政治归属迅速分为三部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基督教民主。2 人

喜欢「地狱之行(1914-1949)」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