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8.41228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2.80¥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离开故土下南洋的一个小家庭,栖身并扎根于马来半岛胶林间,四周环伺着凶猛的野兽、怀有异心的外人及徘徊不散的亡灵。伴随着家庭成员突如其来的失踪、离奇的死亡,缓慢而抑郁的步调积累到了某一天,迸发出爆裂性的奇诡突变,暴雨带来的洪水有时通向彼岸,从死神的指掌间他们脱离了现世,旋即变为异物投向下个轮回,不断循环往复。

黄锦树,马来西亚华裔,1967年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于1986年赴台求学,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淡江大学中国文学硕士、台湾清华大学中国文学博士毕业。1996年迄今于台湾暨南大学中文系任教。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时报文学奖小说首奖、花踪文学奖马华文学大奖、台北国际书展大奖小说奖等多项重要文学奖项。

著有小说集《鱼》《犹见扶余》《南洋人民共和国备忘录》《土与火》《刻背》《乌暗暝》,散文集《火笑了》《焚烧》,论文集《华文小文学的马来西亚个案》《马华文学与中国性》《谎言或真理的技艺》《文与魂与体》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那时很多事还没发生。但有的事还是提早发生了。你还不懂得时间的微妙。它不是只会流逝,还会回卷,像涨潮时的浪。67 人
  2. “无边无际连绵的季风雨,水獭也许会再度化身为鲸。”39 人
  3. 人一死,就掉到故事的外边了。36 人
  4. 你没在梦里出现,但如果我的喜悦是烟,你的存在应该就是那火。也许轻易的抵达就够让我的欢喜充塞整个梦了。27 人
  5. 你一直梦到她初到的那晚,像一朵初绽的夜合花持续朝着你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是你此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而其他的时光,都像流水般从躺在床上的你身上缓缓流过。24 人
  6. 我会想念你的。也许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完了剩下的只是午后的光影干涸殆尽的水渍风过后树叶的颤动22 人
  7. 睡时烂睡,还多梦,纷乱零碎的梦,像午后叶隙疏落的碎光。21 人
  8. 季风雨,以前就一直下,下在乡愁的深深郁郁里人亦化为鱼。20 人
  9. 失去的时光无法赎回,曾经青春年少,但四十年过去后,生命中多半再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所有重要的事都过去了。16 人
  10. 她在夜里翻了个身,像鱼那样光滑的肉身,末端仿佛有鳍,轻轻拍打着你的背。16 人
  11. 睡眠的深处有雨声。好像下了一夜的雨。但也许雨只下在梦里,在南方的树林深处,下在梦的最深处,那里有蛙鸣,有花香。16 人
  12. 有时晚寄的信先到,收到她的死讯后,又收到她活着的讯息。时间真是奇妙。15 人
  13. 诗人雪莱:“我变化,但我不死。”一切的变形,都是上一回灵魂的归来。给人希望,也给人怅惘。也许辛还记得那首马来残诗,诗云如果你是风,如果你是雨,如果你是火。14 人
  14. 远方有雷声。时不时乍亮。雨哗地落下,在你看得见、看不见的所有地方。14 人
  15. 没有什么异象(只有偶然下起的日头雨),没有什么预兆(只有一位幸存者说梦到死去的祖先叫他全家快逃),其他的都无言地迎向到来的灾难。历史无情地辗过。幸存者们也没有怨怪诸神(没有及时来拯救,或阻扰一下日本鬼子)、怪罪逝去的祖先(没及时托梦一下),而只是感叹命运。死者已矣,但活着的只能咬牙努力地活下去。他们都知道,两代之后,这一切都会被遗忘殆尽。尤其对那些灾难没有降临到头上的人。14 人
  16. 你犹豫着要不要退回去。但那时你太年轻,也太疯狂固执了,只会一意前行,即便那路已不像路——也许是条被遗弃的路,早已被野草收复,只隐约留下路的痕迹,也许更像是路的回忆。13 人
  17. 那时很多事还没发生。但有的事还是提早发生了。你还不懂得时间的微妙。它不是只会流逝,还会回卷,像涨潮时的浪。然而你的人生好像突然也到了尽头。宛如车头驶出了断崖。11 人
  18. 你们都太年轻了,还不懂得爱,不懂得珍惜,不懂得悲伤。11 人
  19. 你这才注意到他抄写的汉字,每一个都是残缺的,都少了若干的部件。好像多年前你从电视上看到的出土残件,许多字都被吃掉一部分,或被吃得只剩下一小部分。11 人
  20. 那一晚你终夜难以成眠,梦如烟如雨。白色蚊帐如常地轻柔地罩着,你紧贴着里墙,但左边的手常常还是会碰到她温热的手。她身上有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一直往你的鼻端飘。你的身体一直在微微发热,好像有点感冒了,你一直觉得口渴。她的呼吸声是细细的,有点像穿过树林的微风。屋外交织着虫鸣蛙叫,好似填满了整个夜晚。11 人
  21. 在醒睡之间,有时似乎真的风起了,隐约可以听见树梢叶子的抖颤。然后突然下起细细的雨来。你仿佛感到时间快速从你身上流过,就像树林里的一阵清风,掀动了落叶。但画面散乱地叠印着,像抛掷一地的泛黄旧照。你感觉床像舟子,漂浮在缓缓流动的水面。11 人
  22. 胜者自胜,败者的一方却开启了故事。10 人
  23. 变形,它扎根在不同世界的模糊界线上。神明、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相互渗透并非阶级性的,而是一径地夹缠不清,力量在之间冲撞或抵消。10 人
  24. 一切的变形,都是上一回灵魂的归来。给人希望,也给人怅惘。也许辛还记得那首马来残诗,诗云如果你是风,如果你是雨,如果你是火。10 人
  25. 那时,不远处铁道上,一列南下的旧火车正慢悠悠地经过,每一个车窗都亮着幽黄的灯。你双手合十,如同在庙里对着观音为她祝福。你一直梦到她初到的那晚,像一朵初绽的夜合花持续朝着你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是你此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而其他的时光,都像流水般从躺在床上的你身上缓缓流过。10 人
  26. 过去的生活一直延续到眼前,这让辛感受到过去的强大力量,好像有什么东西朝他张开了大口。10 人
  27. 有的梦变成一朵朵云。有的云变成了梦。10 人
  28. 但你觉得他们和你们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对现代生活刻意保持距离。那仿佛就可以维护一种时间的古老刻度,借此守护什么他们认为最值得珍视的。像古老的守墓人家庭。9 人
  29. 未来与过去、虚幻与真实迎面而来,折叠。9 人
  30. 然而你的人生好像突然也到了尽头。宛如车头驶出了断崖。9 人
  31. 海的气味黏黏的,像鱼鳞那样生硬,令你泫然欲泣。9 人
  32. 你仿佛看到时间本身。那无意义的庞大流逝被压缩成薄薄的一瞬间。L 朝思暮想的那人就在那里,就倚在靠着栏杆的老旧桌子上。他的样子似乎没变。仿佛看不出时间在他身上的变化。但也许,某个失误,时间齿轮散架、脱落,让他很年轻时就把时间用完了。他那时突然就老了,就把自己的未来给压缩掉了。所有的时间成了一纸薄薄的过去,装进瓶子里,带着它返乡。此后他只能活在没有时间的时间里。那是这座岛本身的状态。9 人
  33. 而耳畔只剩下雨声。这世界所有的雨声。有的梦变成一朵朵云。有的云变成了梦。9 人
  34. Laut mana yang tak berombak, bumi mana yang tak ditimpa hujan.大海何处不起浪,大地何处未遭雨——马来古谚8 人
  35. 变化也许不可避免地发生着,但有一堵无形的墙让它变慢了。8 人
  36. 高海拔,恒常有一股凉意。云往往垂得很低,沿着山壁上位置高低不同的树冠,与浮起的雾交接。每每有飞鸟在那古树的最高处俯视人间烟火。8 人
  37. 每每有飞鸟在那古树的最高处俯视人间烟火。8 人
  38. 你听到他们在反复地诉说过去。过去。重要的都在过去。然后,幸或不幸,你们遇到了那自异乡归来的说故事者。他的故事有大森林的雨声,猿猴的戾叫,犀鸟拍打羽翅的扑扑响。他说了多个死里逃生的不可思议的故事。他是那归来的人。从死神的指掌间。8 人
  39. 水里盛着一个颠倒的世界。8 人
  40. 但那笑容,一直保留到风烛残年,脸皮皱了,目光依然明丽动人,好像是个什么信物似的。8 人
  41. 一片叶子他就可以讲成一片树林;一根羽毛讲成一只鸡。8 人
  42. 你仿佛看到时间本身。那无意义的庞大流逝被压缩成薄薄的一瞬间。L 朝思暮想的那人就在那里,就倚在靠着栏杆的老旧桌子上。他的样子似乎没变。仿佛看不出时间在他身上的变化。但也许,某个失误,时间齿轮散架、脱落,让他很年轻时就把时间用完了。他那时突然就老了,就把自己的未来给压缩掉了。所有的时间成了一纸薄薄的过去,装进瓶子里,带着它返乡。8 人
  43. 他说,亲身经历过的人反而不易下笔,自我暴露是非常痛苦的。他的体会是:“自传性必须藏在背景深处,像只暮色中的灰猫。”8 人
  44.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过是历史的尘沙。8 人
  45. 华人都是这样的,不断向前看,把过去忘掉。一代一代忘下去,永远只记得三四代,久没人拜,就长了树长了草,只知道那里是坟场,可是没有人在意谁埋在那里。死太久了就好像从来不曾活过。他的声音像旧时代的录音,夹带老旧机械的嘶嘶沙沙声。有的单词还会脱落,像泡过水的书页。8 人
  46. 甘蜜世代,胡椒世代。咖啡世代。橡胶世代,可可世代,油棕世代。8 人

喜欢「雨」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