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

妖刀

免费试读
北京的哥老李被女人骗走全部身家,多年寻找未果后他决定自杀。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单,意想不到的真相浮现了。

作品简介

《最后一单》:出租车司机满脑子想着自杀,你坐车上害怕不?

《陌生来电》:一个推销电话,推销一种你意想不到的“服务”。

《恶作剧》:喜欢搞恶作剧的人是种什么心态?

《妖刀》 :是刀上有妖气,还是人心?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把刀。

《整形手术》 :有时候,来自陌生人的恶意不是无缘无故的,要相信恶有恶报。

《别管闲事》 :别管闲事,因为事情的真相永远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控方证人》 :这篇着重讲述一个诡计。

七个独立的悬疑短篇,风格各异,不看到最后不知道结局。

作者自述

七个短篇,构思巧妙。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不过,如果她再用望远镜窥探对面的话,就会发现,那家的室内飘窗已经重新修好,那个男人常常坐在窗前喝酒,而那个女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3 人
  2. 我说不出话,脑中一片空白,隐约听到手机里传来刺耳的笑声,“您放心吧,我们是绝对安全的…”2 人
  3. 在生命的最后,大春想说,“那个碗是赝品,我不会因为一个赝品自杀,警察一查便知,快叫救护车。”可是这句话卡在喉咙里,最终没有说出口,大春的嘴无力地张了张,就此一动不动。2 人
  4. 沿窗用砖头砌成一个台子,台子比窗台矮一些,用大理石板做台面,上面铺上垫子,或坐或躺都可以。2 人
  5. 我站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陈国良一家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海之中了。2 人
  6. 这难道是天意吗?在决定自杀的时候,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这个地方。老李将出租车停在路边,关掉发动机,周围瞬间安静下来,他凝视着车窗外,街上没有行人,路灯散发着昏暗无力的光线,偶尔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蝉鸣,这景象与三年前一模一样。车子的后视镜上挂着一张女人的照片,三年前的今天,老李开着出租车经过这条街道时,遇到了那个女人。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就在前面的路灯下,那个女人坐上了老李的车,老李透过后视镜偷偷观察她,她年轻漂亮,打扮入时,身上散发的香水味熏得老李头脑发晕。车子开出没多久,两人就聊了起来,说是聊天,其实更像是老李在自言自语,女人只是随声附和说上几句,从女人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对老李的话不感兴趣。老李平时并不是一个话多的司机,那天不知怎么了,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说个不停。说着说着,老李就说到了自己的房子,女人这时才露出惊讶的表情。“你家在东城?是你的房子?”“是啊。”老李在父母去世后继承了唯一遗产,一套二环里的老房子。“多大面积?”“三百多平米。”“是吗!那可是一大笔财产呀,一般人买不起。”“嗯。”那套老房子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至少上千万。“你就把房子卖了,钱一辈子都花不完,还用开出租吗。”“这倒没想过。”老李憨憨地笑了,再次偷看后视镜中的女人,发现女人也在看他,那目光变得炯炯有神,看得老李的心怦怦乱跳。当时老李四十多岁,仍是单身,他还从没有过恋爱经历。后来,女人主动留下电话,与老李联系。虽然两人年龄相差悬殊,相貌也是天差地别,但丝毫没有阻挡住女人的热情。在看过老李的房子和房产本后,女人表示愿意和老李结婚,但作为条件,让老李把房子过户到了她名下。再后来,女人就失踪了,带走了老李所有的存款,那些都是开出租赚的血汗钱。老李到处找不到人,正在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陌生男人登上家门,说房子已经卖给他了。老李彻底呆住了。他失魂落魄地来到警察局,在警察的询问下,老李才发现自己对那个女人几乎一无所知。女人说自己是销售员,可老李连她在什么公司,销售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仔细回想,那个女人常常抽烟喝酒,偶尔忍不住会开口骂人,老李只当她是性格直爽,原来,那才是她的本性,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我被骗了。”老李此时才得出这个结论。警察同情地摇头叹息,安慰了他几句。老李从警察局出来,脑子里空空荡荡的,街上的人都眯着眼笑,好像都在嘲笑他,他缩着脖子,低着头,躲着人走。迷迷糊糊来到车前,老李想到了死,但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望,万一她哪天回来和我结婚呢。老李开始到处寻找那个女人,他在车上挂了一张女人的照片,只要乘客一上车,老李就会指着照片问,“这是我老婆,你知道她在哪里吗?”这句话问了上千次,而每个乘客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对不起,没见过。如果真找到那个女人,该怎么做,老李也不知道。按照警察的说法,即使找到她,钱和房子也要不回来,那是他赠予的。可是老李仍是不停寻找,因为除了这件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三年过去了,老李一天比一天绝望,他不得不接受自己被骗这个事实。回忆到此结束,老李回过神来,车窗外的景物没变,只是少了女人的身影。再找下去也只是折磨自己,老李扯下后视镜上的照片,把它塞进遮阳板反面,然后发动汽车。只要将油门踩到底,直冲出去,一切烦恼都会结束。就在他刚要起步的时候,后车门突然被人打开。老李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钻进了汽车,径直坐上了车后座。“去机场。”老李先是一愣,然后略带歉意地说,“不去了,换别的车吧。”话音刚落,车外忽然下起了雨,雨点砸在车窗上砰砰直响,片刻便连成一片密集的声音。这场大雨来的太突然,两人都呆住了,过了一会儿,那位乘客才想起说:“您帮帮忙,我赶飞机。”车窗外的雨仿佛听到了一般,哗哗哗地越下越大,这个局面,即使赶那乘客下车,他也不会走,老李无奈,只好先完成这最后一单。车子在雨中平稳行驶,大雨滂沱,丝毫不见减小,雨点砸在车顶发出沉闷的声音,车厢内就像一个独立的世界。“真走运,差点就被淋了。”乘客看着被雨水冲刷的车窗自言自语,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不停地和老李说话。“您开出租多久了?”“十多年。”“出租车司机都喜欢聊天,尤其是老司机。”“也不见得。”老李以前跟每个乘客都聊那个女人的事,只是今天没心情。那位乘客一个人滔滔不绝,“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久了,就会觉得孤独寂寞,想找人倾诉。汽车就是一个典型的封闭空间,有科学家作了调查,一个家庭一旦有了汽车之后,出轨的概率就增加了许多。”乘客说完自己笑了起来,老李只是嗯了一声,默默地开着车。那位乘客笑了一会儿,继续说,“我以前也是类似的工作。”“也开出租?”“不是,我是医生。”老李从后视镜中看了眼乘客,他戴着黑框眼镜,长相英俊,样子斯斯文文。“司机怎么能跟医生比,差远了。”“我说的是工作状态,你想,出租车的乘客基本上都是陌生人,医院的病人也一样,司机与乘客同处在一个车厢内,医生与病人同在一个诊室内,工作状态是一样的,都是要在一个封闭空间内面对不同的陌生人。”听着乘客长篇大论,老李想起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时,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地说了很多话。“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即使面对的是陌生人,有时候,很多心里话不能对亲人朋友讲,反而很轻易地对陌生人讲出来…有个极端的例子,一个杀人犯,作了一个很完美的案子,警察无论如何也查不出他是凶手,结果他太得意了,忍不住向酒吧里的酒保透露了杀人细节。”“怎么可能,”老李笑了一下,“自投罗网,那不成傻子了吗。”“这是真的,那个杀人犯不是傻,他是觉得自己那一手干的太漂亮了,实在忍不住要向人炫耀。”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您是哪一科的大夫?”“我以前在第三医院内科。”老李知道那家医院,离他家的老房子很近。想到那套房子,他心里又是一痛。“不过三年前我离职了,去南方做生意。”老李再次打量乘客,他脸上挂着成功人士的得意神情,偶尔抬手推眼镜时,能看到他腕上的金表。“看得出来您的生意很好。”“还可以吧,但我现在还是时常回想起做医生的时候。”车厢内奇怪地沉默了一会。“我在那里认识了我妻子。”“在哪里?”“医院,我妻子本来是我的病人。”“您治好了您妻子的病,所以…”“不,她得的是绝症,我们结婚后不到一年,她就去世了。”老李不知道该说什么,果然世上悲惨的事总在发生。“我应该感谢我妻子,因为她的资助,才让我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她是个富家千金?”乘客笑了,老李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好笑。乘客笑了一会儿,才停下来,“当然不是,哪个富家千金会看上一个普通医生…她说自己是个销售员,但我猜测她是在酒吧上班。”“哦?”“这是我从她的检查报告中推测出的,她一定经常抽烟喝酒,所以得了癌症。”“您在结婚前就知道,您的妻子在酒吧工作,而且得了绝症?”老李觉得不可思议,这位乘客一表人才,应该是不愁找老婆的。“那是有原因的…”乘客沉默了一会,“因为在诊断时,她向我说起,她有一套二环里的房子要出售。”听了这话,老李心中一惊,手动了一下,车子滑过马路中央的分界线,他急忙转动方向盘,让车子行驶回正常道路。“您的妻子有一套二环里的房子?”老李竭力抑制声音的颤抖。乘客笑着说,“是啊,在东城区,一套三百平米的房子,把它说成是宝藏都不过份,一个酒吧女怎么会拥有它呢,您猜猜。”“我猜不到。”“是啊,我也猜不到…不过没关系,我知道这件事后,就隐瞒了她的诊断结果,开始追求她。后来,她卖掉了房子,拿着巨款,和我一起去南方结了婚,婚后她的病情开始恶化,不久就去世了,我当然合理继承了这笔财产。”沉默,雨水拍打着车窗,老李一脸平静。“谢谢。”“谢我?”“你的故事让我弄清了一件事,现在来听听我的故事吧。”老李将油门踩到底,然后拿出女人的照片,递给身后的乘客,“你见过我老婆吗?”2 人
  7. “这是真的,那个杀人犯不是傻,他是觉得自己那一手干的太漂亮了,实在忍不住要向人炫耀。”2 人
  8. 老李将油门踩到底,然后拿出女人的照片,递给身后的乘客,“你见过我老婆吗?”2 人

喜欢「妖刀」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