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在最后的时光里

洛阳在最后的时光里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6.915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洛阳城永宁寺的大火不久,有人从靠近高欢老巢的东莱郡来,说在东海中看到了世间不存的佛塔——浮图:

“光明照耀,俨然如新,海上之民,咸皆见之。俄然雾起,浮图遂隐。”

和短暂的人类生命一样,城市自有它们的生与死。而洛阳的故事,人们也恰恰是从它的身后劫灰说起。

这不仅是历史,也不仅是建筑,它们更是人的故事。

唐克扬,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硕士、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第十二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2009年纽约当代亚洲艺术周入选艺术家。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如果我们不能明白一座旧房子何至于遭到覆灭的命运,我们就不能明白为什么要保护这座房子。3 人
  2. 意大利建筑师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认为,作为社会实体的城市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折光,与此同时,作为众多有形建筑物的构成体,城市又是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2 人
  3. 难怪宋人司马光会说:“欲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2 人
  4. 被历代轻视和虐待的商之“蠢殷”。这批执拗的遗民的居处,自然“城隍偪狭,卑陋之所”而已,直到鲜卑人入据了洛阳,他们依旧是在这里居住的朝廷官员轻看的对象,以至于大家纷纷搬家,去往更“高尚”的体面人社区了,只剩下烧制瓦器的工匠满不在乎,照住不误。世人便作歌谣:“洛阳城东上商里,殷之顽民昔所居。如今百姓烧瓦工,人皆弃去住者耻。2 人
  5. 要知道,尽管文化史往往把过去一味视为“遗产”,某些世俗的快乐却绝不像它夸口的那么纯洁和高尚。2 人
  6. 带着“高等文化”的宏大思想观察洛阳时,我们只能懂得理想中的空间类型学,某种令今天的我们也能击节赞叹的繁盛。但是抽离具体事件的“城市设计”的形式逻辑,并不容易使人理解千百年来洛阳兴衰的秘密;高谈著史的同时,难以设身处地地体味当时具体的“人性”之微。对于全知全能的现代人而言,日光下没有阴影之处,但是对于一个劳役于暗无天日的石窟中的奴隶,一个悄无声息地在过去的世界中浮现又消失的生命,他的一生其实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清楚”的,由万千这样的生命律动组成的城市历史,剥落了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只剩下一种非理性的踊动。2 人
  7. 如何才能使得遥远的历史适应当代文化消费的胃口?如何让不甚结实的中国式“土遗址”像罗马、庞贝的废墟那样更清晰可见?(好把它的魅力打包售出。)这些问题的提出本身或许是不甚合理的,也许是相当荒谬的——但是历来实用的中国历史观仍在执拗地为这些问题寻求一个答案。2 人
  8. 洛阳、金陵,都着眼于“变”与“不变”的关系——“变”的是史事,“不变”的是自然。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