鞑靼人沙漠

鞑靼人沙漠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57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九月的一天早上,年轻军官乔瓦尼·德罗戈前往巴斯蒂亚尼城堡驻守,城堡外面是一片沙漠,沙漠那边则是随时可能来犯的鞑靼人。德罗戈一边等待着沙漠那边的动静,一边忙碌于城堡、要塞、兵营内,满怀建功立业、捍卫崇高事业的梦想。三十年过去了,鞑靼人始终没有出现,德罗戈的生命和意志被消磨殆尽。这时,鞑靼人开始进攻了……

作者:

迪诺·布扎蒂(Dino Buzzati,1906—1972),20世纪意大利著名作家,同时也是记者和画家。他一生创作颇丰。二战时曾以特派员身份赴非洲,看到埃塞俄比亚一望无际的荒凉景象后,开始构思《鞑靼人沙漠》,1940年出版,奠定了他的文坛地位,被博尔赫斯列入“私人藏书”,位居第六。其重要作品还有:《山里的巴尔纳博》《魔法外套》《神秘商店》《瓦尔·莫雷尔的奇迹》等。布扎蒂小说中的荒诞感和存在主义意蕴,让他常被与卡夫卡、加缪联系在一起。

译者:

刘儒庭,1941年生,河北人。译审,意大利仁惠之星骑士。曾任新华社罗马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意大利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译作有理论著作《开放的作品》《影子的门槛》,小说《已故的帕斯卡尔》《基督不到的地方》《为时已晚》《鞑靼人沙漠》《米兰之恋》,电影剧本《甜蜜的生活》《红色沙漠》及诗歌《青春诗》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他发现,如果一个人在忍受痛苦,这痛苦就完全是他自己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分担哪怕很小的一部分。他还发现,如果一个人在忍受痛苦,别的人并不会因此而感到不痛快,尽管相互间也存在爱意:这会在生活中形成孤独感。4 人
  2. 最后的敌人正在迎面向乔瓦尼·德罗戈走来。那不是像他一样的人,不是像他一样因欲望和痛苦而忍受折磨的人,不是有血有肉可以伤害的人,不是有一张脸可以观察的人,而是一个全能的、可恶的生灵。4 人
  3. 时间在前进,以它的不变的节奏在飞逝,对所有的人它都一视同仁,既不为某些快乐幸福的人放慢步调,也不为不幸的人加快步伐。2 人
  4. 德罗戈想,这一错误真是可悲,或许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我们以为周围的人们都和我们自己完全一样,可是,事实却是,周围存在的仅仅是冷漠,是用古怪的语言歌唱的石头。我们就要向一位朋友打招呼时,抬起的手又无力地放了下来,不再微笑,因为我们发现,我们孑然一身,完全处于孤寂寥落之中。2 人
  5. 如果有那么一件事只有一个人知道,不能同任何人商谈,那么很难对它抱有足够的信心。2 人
  6. 他发现,如果一个人在忍受痛苦,这痛苦就完全是他自己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分担哪怕很小的一部分。2 人
  7. 只是到这时他才想起了那个遥远的日子,那一天他前来服役,第一次向城堡攀登,正是在谷地的这个位置遇到了奥尔蒂斯上尉;他也想到,那时他也是急于要同路上遇到的一个人打招呼;他还想起了穿越谷地时的令人尴尬的对话,只是在想到这些之后才有一种被深深地打动的感觉,内心涌现出一种痛苦的共鸣。2 人
  8. 他想,太像那天的情景了,不同的只是,角色换了,现在是他德罗戈,是他这个老上尉到巴斯蒂亚尼城堡去,他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上百次,而那个叫作莫罗的新中尉是个陌生人。德罗戈知道,整整一代人就这样转眼之间就消失了,他已经活到生命的最高峰,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在那个行列中,在遥远的那一天,他觉得就有那个奥尔蒂斯。乔瓦尼已经四十多岁,什么好事都没有遇上,没有子女,在这个世界上是名副其实的孑然一身。他看看四周,四下里空无一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确实是在走下坡路。2 人
  9. 他觉得,时间前进的步伐好像已经停止,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停住了。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眩晕越来越严重,后来,眩晕突然之间消失了,世界好像停在一种漫无边际的冷漠中再也不动了,好像钟表的指针只是在空转。德罗戈前进的道路终止了,这时他好像来到荒凉寂寥的海边,灰蒙蒙的大海漫无边际,空空荡荡,四周既没有一座房舍,也没有一棵树、一个人,一切都陷入永恒不变的远古时空之中。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