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

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389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2.99¥26.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8-2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阿巴斯是伊朗新浪潮电影开创者、诗意电影大师,一生拍摄了22部电影,受到黑泽明、戈达尔等电影巨匠的一致推崇。1997年,阿巴斯凭借《樱桃的滋味》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之后《何处是我朋友家》《橄榄树下的情人》《随风而逝》等作品均获国际大奖。

阿巴斯的电影,用镜头凝视平凡人世,纯粹、简朴的故事给人以最单纯的感动。影像风格简洁而富有诗意,洋溢着人文情怀与哲学思考。《樱桃的滋味》是阿巴斯一生导演历程的珍贵总结,详尽而深刻地呈现了阿巴斯的艺术观和人生观,是一部兼具实用价值与美学价值的电影沉思录。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1940—2016),著名导演、诗人、剧作家,伊朗新浪潮电影开创者。一生拍摄22部电影,受到黑泽明、戈达尔等电影大师的一致推崇。代表作有《樱桃的滋味》(1997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何处是我朋友的家》(1989年洛加诺国际电影节金豹奖)、《橄榄树下的情人》(1994年芝加哥电影节佳影片奖)、《随风而逝》(1999年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一部有意思的电影包含审查者不确定是否应该移除的内容。6 人
  2. 当一位艺术家创造某样东西,在创造的行为中,他经历了生死。在制作一部电影时,我经历的焦虑和长期失眠——噩梦和自我怀疑,对失败的恐惧,怀疑的冲击波——能把人压垮。但到最后完成时,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会重生,能够重新开始。大部分人只活一次,但艺术家活很多次。每一件艺术作品都是让人痴迷的礼物。它从创造者那儿带走了一切,但最后给予生命。神奇的是每当我经历新的项目,每当新的事物在我面前揭幕时,我都可以一次又一次重新生活。艺术会枯竭,但它也恢复并延长了生命。每个新的创作机会都是重新变得完整、重生的机会。4 人
  3. 这是一个只能做自己的事的人,他可以对他者不理不睬,满足于独自度过余生,处理他大脑里的内容。3 人
  4. 对我来说,电影是为了引诱人们去看,去提问,并努力把电影视为一种不仅仅是娱乐的东西。3 人
  5. 艺术用特写镜头看待事物,聚焦我们的注意力,教会我们不要那样随意地指责。艺术不作评判,它告知、教导。摄影机使真相得以在它原本不会去的地方传播。3 人
  6. 艺术家反思悲惨的经历时并不愤世嫉俗,因此我们才能够从痛苦中得到愉悦,在逆境与灾难中受到启迪。鲁米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决定优雅地凝视可怕的东西,我们便可察觉它的美。一切取决于我们如何看。3 人
  7. 如果你能实现哪怕一个诗意的影像,你就是幸运的了。3 人
  8. 如果一部电影的制作拖得太久,创作者就有丧失兴趣的风险。不断会有其他想法——更新鲜、更有趣的——来敲门。要有始有终,而且要快。那句俗语怎么说来着?亲则生狎,近则不逊。3 人
  9. 最有效的眼泪并不流下脸颊,它在眼中闪动。“3 人
  10. 任何不是电影完整组成部分的角色都应该被放在一边,否则那就意味着创造出一种不平衡的状态并有可能使观众迷惑。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