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村上春树随笔系列

7.9101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99¥12.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1-2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村上春树随笔系列之一,共16篇,是作家1991—1992年在美国讲学期间写下的散文,内容均为作者在美国的亲身经历见闻,题材丰富,涉及面广,有对美国社会文化现状的描述,有通过具体事件对美国和日本两国文化差异进行的分析,有作者在美国生活的各种趣闻轶事,还有作者对自己少年时代、恋爱结婚、成名前开酒吧谋生以及家庭生活、夫妻关系的回顾等等。本书风格一如他的小说,既生动、机智、幽默,又不乏深入的思考,是一本可读性强的有趣小书。

村上春树(1949—),日本小说家。曾在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戏剧科就读。1979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听风之歌》问世后,即被搬上了银幕。随后,他的优秀作品《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等相继发表。他的创作不受传统拘束,构思新奇,行文潇洒自在,而又不流于庸俗浅薄。尤其是在刻画人的孤独无奈方面更有特色,他没有把这种情绪写成负的东西,而是通过内心的心智性操作使之升华为一种优雅的格调,一种乐在其中的境界,以此来为读者,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模式或生命的体验。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无视这种流动性、感觉性而从容淡定地走自己的路的这部分人,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还是为社会所需要的。6 人
  2. 我想,美国这个国家好像有这样一种倾向:“概念”这东西一旦确立,就会无限膨胀开去,越来越强大,成为理想主义的(and/or)、排他性的东西。常说“自然模仿艺术”,而这里似乎多是“人模仿概念”。将这一概念以Yes·No、Yes·No的方式无比执著而深刻地追求下去,就会发生以正常神经看来无法置信的走火入魔(fanatic)的事情——诸如提倡爱护动物者袭击肉类加工厂妨碍生产、堕胎反对论者枪击医生等等——尽管本人是极为认真的。4 人
  3. 各种各样事情一下子巧妙结合在一起那一富于启示性的瞬间迟早总会到来。至少,认为那样的事肯定会发生,可以让人活得开心些吧?4 人
  4. 村上春树认为他写小说就好像打开一扇秘门,独自走进黑乎乎的门内去观察去体验去鼓鼓捣捣。因此我们通过小说看到的村上应该说是门内的村上,影影绰绰,扑朔迷离。3 人
  5. 简单说来,或许就是拥有明确理念造成的疲惫和没有明确理念带来的不适3 人
  6. 有一说认为长跑的人多是平庸无聊之辈。我本身也长跑,觉得此说颇有可信性。3 人
  7. 倒也不是说讨厌爵士乐了。有新爵士乐也乐于听,觉得到底是爵士乐好的时候也是蛮多的。可是其中没有深深打动人心的东西,没有此时此刻有什么正在降生的兴奋。对那样的东西、对曾经活在我火热记忆中的东西,作为我已没有多大兴趣,如此而已。至少兴趣不至于大到为了听它而特意跑去纽约住一晚上。3 人
  8. 我们无疑是善于拿来什么的人种,拿来的方式也在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进化得极为得体和洗炼。3 人
  9. 在美国自我介绍实在费力,那里有一个“理想答案”,若不准确地在那上面着陆,就不能取得理解。反过来,一旦恰到好处嵌入所期待的版式,一般的事情就会网开一面。如此情形体验过几次之后,我切实感到美国这个国家虽然标榜是自由国度,可还是有着不无僵硬的框框(原则),相比之下,欧洲社会不管怎么说——说老奸巨猾也好——终究具有圆融无碍的柔软性。当然,这种倾向也可能在美国东部知识阶层中表现得尤其明显。3 人
  10. 只是我觉得,事物的正确要素(momentum)恐怕是从根本上含有疑念的东西,或者说正当的要素本来就发端于朴素的自然的疑念。从怀疑当中陆续不断地产生诸如“大体固然如此而实际是否这样”、“其实可能这样”的假说,各种各样的假说的聚集将生成一个重要的可变的要素。可是倘若这一个个假说在某个时候固定了、僵化了,失去本来的可变性而变成无人不晓的停滞的命题,那么,其中势必产生某种宿命的斯大林主义(Stalinism)。就文学世界而言,档次不高的人就有可能将这里作为结局死死抓住不放而形成其“蜘蛛网”。我所担心的乃是这种斯大林主义式的细部僵化倾向,而绝非男女平等主义文学批评整体。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