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

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

西方政治思想译丛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82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现代国家的形成、资本主义的兴起、文艺复兴的改革、科技发展和启蒙运动都被划归为“现代早期”。人们对于这一时期的几乎所有历史事件都存有争议,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它在西方历史中留下了无与伦比的丰厚政治遗产。自由、平等、财产、人权、革命等概念皆生成于这一时期,在动荡的岁月中不断影响和形塑今天的政治话语。

在《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中,路德、加尔文、斯宾诺莎、霍布斯、洛克

和卢梭的思想不仅仅是抽象的哲学命题,更是对所处时代和环境的回应,在西方历史中留下了无与伦比的丰厚政治遗产。作者以比剑桥学派更加宽泛的语境主义研究路径,梳理了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间西方政治思想的发展脉络。

艾伦·梅克辛斯·伍德(1942—2016),Ellen Meiksins Wood,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政治学家。1962年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斯拉夫语学士学位,后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系并于1972年获得博士学位。967年至1996年于约克大学执教政治学,因其卓著的学术贡献被选入加拿大皇家学院。著有《资本主义的起源》、《反对资本主义的民主》、《新社会主义》、《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一些历史学家主张,正如封建主义的出现是由贸易萎缩所标示的,或者甚至是由其所导致的,商业扩张和货币经济的增长则不可避免地使封建主义寿终正寝;其他人却言之凿凿地指出,贸易和货币是封建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非内在地敌对于它。封建主义的衰落常常被归因于黑死病(14世纪40年代影响西欧的流行病)期间的人口骤减;还有人认为,人口骤减使农民在与需要劳动力的领主谈判时获得一种优势,此时领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转变。一些历史学家指出,农民可能还有另一种谈判优势,即商业扩张过程中城市中心的增长带来的逃生路线。2 人
  2. 正如百年战争中发生的最明显的事情那样,它起初是一场围绕法兰西君权的王朝斗争,后来则变成了法兰西和英格兰围绕领土边界问题的战斗。2 人
  3. 但是,抛开“诸封建主义”的多样性不说,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结果;使封建秩序让位的“转变”也远非一种。例如,西欧的农奴制终结了,而东欧却亲历了所谓的“二次奴役”。即使在我们主要关注的西欧,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也截然不同,例如在英格兰就大不同于在法兰西;这些差异伴随着不同的国家形成路径。在君主与异常团结的贵族阶层合作发展的英格兰,领主掌握了最好的土地,包括因人口锐减而被闲置的地产。在法兰西,君主国巩固了一个贵族家族的统治而反对其敌手,它帮助保证了农民仍占有绝大多数土地,以此作为中央集权国家一个关键的税收来源。2 人
  4. 地主阶级与君主之间显然存在冲突,冲突在内战中达到顶点。但是,这些冲突具有特殊的性质和强度,恰恰是因为统治阶级和君主制国家之间的潜在合作关系。很早以前,英格兰统治阶级的利益就紧紧系于一个统一的议会及立法权,它是中央集权国家的很大一部分。贵族也致力于实现一种全国性法律体系,国王与贵族之间的司法权冲突很早就告终了。甚至在13世纪初——一个君主与贵族之间暴力冲突的时代,当《大宪章》认为贵族的权利应由其同侪审理时,也并未主张他们对其他自由人的司法权利。普通法(它首先是国王的法)成为同时受到贵族和可以寻求王权保护的自由农民欢迎的法律体系,而法治被理解成君主本身服从法律。2 人
  5. 一定是保持地位,即保持他的权力和既有的政府结构。尽管要维护和平,但一位真正的君主必须同时寻求‘确立一种将给他本人带来荣耀,同时惠及他的全体臣民的政体形式’”。2 人
  6. 马基雅维利的军事模式超出了战争技艺的范围。在《君主论》中,他不单纯是把战争当作君主的主要关注。他的领导概念、政治道德概念都与军事有关,而且,维护一个成功的政治秩序的条件说到底就是一支军事力量成功的的条件。2 人
  7. 马基雅维利的新颖之处是把这些军事原则运用于政治,而这根植于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极其特殊的条件。2 人
  8. 也要求社会各阶级之间的某种平衡,而且还要求某种程度的内部冲突,这是人民和贵族之间一种有益的张力。问题在于,内部冲突往往会滑向全面战争。罗马人至少在共和国的帝国扩张时期一度实现了恰当的平衡。他们不是像古代斯巴达或威尼斯那样,靠单纯的寡头统治和对平民的压制而建立帝国。他们通过保民官赋予人民话语权,使社会冲突制度化并得到引导,由此找到了一条寡头制和民主制之间的中间道路。与所有谴责贵族与平民之争的流俗之见相反,马基雅维利认为,正是这些争执保护了罗马的自由。2 人
  9. 在神圣罗马帝国——它是德意志领土中最接近民族国家的,皇帝的权威受到各地方公国、侯国、城市的自治权力严格而明确的限制。在13世纪,腓特烈二世(在一定程度上是在为维护帝国在意大利北部的存续而进行的徒劳努力中)甚至让与德意志地方贵族包括教会首领更多权力。尽管德意志西部的地主阶级一直未能像东部地主阶级那样,加强他们对“二次农奴化”农民的权力,但是,帝国实际上把他们从封建领主转变成了地方统治者,即拥有准国家权力,特别是征税权的领地诸侯。2 人
  10. 那些支持世俗当局权力,哪怕支持服从它们必要性的学说,可以被用来支持对权力的反抗,甚至人民起义,这是西方文化的一个诡异之处。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