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吊堂:炎昼

书楼吊堂:炎昼

京极夏彦作品

8.128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精选满减专场满500减200、满200减80、满100减4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明治二十年代的东京郊外,有一间名为吊堂的书店。

店内一片昏暗看不出有多深,有一种延伸至无尽处的错觉。左右墙面全是书架,堆着为数惊人的古今中外各类书籍。

一袭白衣的吊堂主人是一个不明来历、绝尘拔俗的书痴。探书者或心有迷惑,或隐藏不能释怀的往事,造访吊堂。

吊堂主人洞悉一切,引客人道出过往,解开封印的记忆。

原来,客人竟是那位鼎鼎大名的……

京极夏彦,1963年3月26日出生于北海道小樽。

1994年:在工作之余写下处女作《姑获鸟之夏》,为推理文坛带来极大的冲击。

1996年:出版百鬼夜行系列之二《魍魉之匣》,就拿下第四十九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之后陆续推出《狂骨之梦》《铁鼠之槛》等十余部系列作品。

1997年:时代小说《嗤笑伊右卫门》获第二十五届泉镜花文学奖。

2003年:时代小说《偷窥者小平次》获第十六届山本周五郎奖;怪奇时代小说《后巷说百物语》获第一百三十届直木奖。

2011年:怪奇时代小说《西巷说百物语》获第二十四届柴田炼三郎奖。

百鬼夜行系列小说人物设定鲜明,布局精彩,架构繁复,举重若轻的书写极具压倒性魅力,书籍甫出版便风摩大众,读者群遍及各年龄层与行业。该系列从1994年延续至今,已成为里程碑式的经典。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国的艺道,即使没有鉴赏者,亦能成立。艺作为艺而独立存在,人们唯有朝其巅峰精进砥砺。艺道是否大成,并非取决于观众,而是师傅、宗师。艺道若成,鉴赏者便会对其付出赞赏,若不成,即不受到认同,仅此而已。人们所鉴赏的,是具一定水平的艺事,它必须总是恒常不变的。这是无法与文化风土切割开来的。换言之,我国的艺道是否定普遍的,但艺术不同。”4 人
  2. 那所寺院每到夏季,中庭的池塘便开满了莲花。莲花花瓣的尖梢染成鲜红,看在幼童眼中,感觉似乎甜蜜蜜的。中间是黄的,纯白的花瓣由此伸出,渐渐地晕成淡红,再倏地转为浓艳,边缘处与其说是红,不如说更像牡丹的丹红。2 人
  3. 因为世上有太多人处在相同的境遇,而这些人对此丝毫不存疑问,当然也不认为这是不幸。不,那岂止并非不幸,反倒是幸福吧。为此烦恼才是莫名其妙。但是,一旦心生质疑,就再也遏止不了了。逃离不了。就像是被永远不会解决的烦恼给缠身似的。想要忘怀,也是徒劳。如果要忘怀,除了像刚才那样陷入忘我之外,别无他法。2 人
  4. 因为不存在,因此可以消灭。但是如果咒文太蹩脚……连不存在的妖怪都无法消灭。”2 人
  5. “不够。因为看到妖怪的人,亦是没有妖怪的世界的一部分。而少了看到妖怪的人,认识世界的咒文亦无法完成。”2 人
  6. 我终于可以离开被三泣车、鸟啭声这些无聊的事物拦下来,迟迟无法前进的地方,继续往前走了。2 人
  7. 我虽然唱歌,却像不会叫的蝉。最重要的讯息没法传达给最重要的人。2 人
  8. “不是的,没有灰色。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也应该要矫正。黑色就是黑色,但黑与白却是复杂纷呈。”“所以是怎样的呢?”不可能只是一整块白色,或一整块黑色,没那么简单。松冈先生严厉地说:“不管是政治家还是官僚,都一样是人。而世上是有形形色色的人的。”“是这样没错……”“现在的政府,有许多需要改正之处。原因或许在于其根本还是旧藩派阀。但藩阀政治就一定是坏的,这也是一种偏见吧?即便是藩阀在执政,但如果政令清明,应该就不会引起不满。富裕阶级也是,不应该一概而论。确实,这个国家有阶级,表面上虽然已经废除,但并非消失了。虽然已经废除士农工商之分,却反而赤裸裸地呈现出贫富差距。对妇女的歧视亦是根深蒂固。”松冈先生转向我这里。“这位小姐也是,她看上去是位富裕士族的千金小姐,但只因为是女性,便遭到不当的对待。本人似乎并不认为那是不当的对待,但就我听来,她的人权遭到了否定。即使制度改变了,文化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这位小姐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难道自由民权运动家会说,这样的人不需要自由吗?”2 人
  9. 不管是政治家还是官僚,都一样是人。而世上是有形形色色的人的。”2 人
  10. 普遍的价值与时代的价值,是可以并存的。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