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耳朵

行走的耳朵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816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精品满减专场满200减60、满100减30、满50减15、满20减6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蓝色清真寺,不用偏要进去,我只把这名字细细地咀嚼,满口的橄榄味,满脑子的天空高远,各种蓝层叠向上。”

“如此这般,如我一个旧人,耳朵里的纽约,一点不摩登,走了一个多月,把这个国际大都市走旧了。”

“博尔赫斯的《圆形废墟》《交叉小径的花园》《巴别图书馆》和《阿莱夫》,也是吴哥窟的照片,尽管他可能没来过。”

从绍兴、大理,从祁连、西藏,到纽约、吴哥窟、伊斯坦布尔……周云蓬说:“一个人跟一个城市是有命定的缘分的,你生在哪儿死在哪儿,在哪儿恋爱,在哪儿安度晚年,行止处冥冥中自有天定。”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一路行走,一路歌唱。

如老周的某一段旅程,让我们也“就只携带死海的石子,教堂晨起的钟声,黄昏天上的乌鸦,还有那些石头的温度触感,走去下一个城市”。

失明的灵魂更加自由——《行走的耳朵》,写周云蓬一直以来的歌唱、行走,以及读书,是酣畅淋漓的文字。

盲人以耳朵感知世界,声音所向,心之所向。在这些年中,于不知道哪个瞬间,周云蓬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对着他感兴趣的声音,固定了某个影像。这些影像偶尔不合常理,却是他经过的地方。或者说,是实实在在存在于世,且与他错身而过的人和景。他以他的方式看见,并写出。有点像诺贝尔获奖作家帕慕克形容细密画:失明就是寂静……它是一个人绘画的极致:它是在黑暗中看见事物。

周云蓬,诗人、作家、歌手,被称为“中国最具人文气质的民谣音乐代表”。发行有音乐专辑《沉默如谜的呼吸》《中国孩子》《清炒苦瓜》《牛羊下山》《四月旧州》等,出版有诗文集《春天责备》、杂文集《绿皮火车》等。凭借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获得2011年人民文学奖“年度诗歌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耳朵跟我说:你年龄大了,不需要总混江湖了,能不能带我去个安静的地方——听听风吹竹林,雨打屋瓦,“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听安静的人小声说话,听枕边人均匀呼吸。夏天的飞鸟飞到你窗前,叫了一声,耳朵就醒了。2 人
  2. 夏天的飞鸟飞到你窗前,叫了一声,耳朵就醒了。2 人
  3. 圣剑寺很迷幻,一道道门槛跨过去,这里的门不是用来通向哪里的,门就是独立的存在。两侧的院落,对称着,颓败得近乎相似,走过一千个门,还像什么也没走一样。《百年孤独》里,霍·阿·布恩蒂亚临死前,梦见自己走了无数个相同的房间,他梦见的应该就是圣剑寺。我像个机器人,机械地跨门槛,失明人逛迷宫,双重迷失。其实,又无所迷失,迷宫更多是视觉幻象,闭上眼睛,迷宫就简单得跟我卧室差不多。2 人
  4. 耶路撒冷生者与死者相濡以沫。2 人
  5. 帕慕克就是伊斯坦布尔的精神。鲁迅是绍兴的神,张爱玲是老上海的神,老舍是北平的神,卡夫卡是布拉格的,萨拉马戈是里斯本的,沈丛文是凤凰的,柯南·道尔是伦敦的。2 人
  6. 夜里睡不着想起白天喇嘛讲的收脚印故事:人们弥留之际,要把自己一生的脚印都收回到桑耶寺,因为这里是宇宙的中心。这时似乎真的听到一种持久的嗡嗡声,有点儿像六字真言的第一个音阶“嗡……”如风过山林,如地下河在幽暗中跋涉,或者像某种生物在长久的呼唤,神秘、深邃,但并不恐怖。死者的脚印四面八方地聚拢来,百川归海,满天的落叶纷纷扬扬,归于大地。2 人
  7. 听酒店大堂播放的音乐,大概能知道它的星级。播放电子乐爵士乐,大于等于四星,播放欧美流行金曲,三星左右,播放港台R&B三星以下,播放广场舞旋律的,一百搞定,播放李志的,青旅四人间。2 人
  8. 大昭寺都是川流不息来朝拜的藏民,看到长长的队列,估算一下要排到寺门需等待四五个小时,我根本没有勇气站到队尾,或者说没有时间没有耐心。我们的时间要用在哪儿?我们的时间跟他们的时间不一样。他们排在那儿,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聊天、念经、唱歌,你感觉他们每个人都有无穷无尽的时间。2 人
  9. A.又简单又好听,如崔健的《花房姑娘》,一个动机几个乐句,小李飞刀,一刀致命。B.又复杂又好听,如皇后乐队的《波希米亚狂想曲》,音乐元素包罗万象,众多动机绞杀一处,最终还是两个字:好听。C.复杂不动人的,如很多动机飘忽的爵士歌曲,还有一些歌手为了成全自己的唱功,在选秀舞台上,把简单的民歌重新装修成七上八下的灵歌,这类歌曲至少蕴含了音乐人辛苦的劳动,没有功劳还有苦劳。D.简单且不好听,如我们的广场舞音乐、长途汽车音乐,还有响彻神州的某某传奇2 人
  10. 人海如沙海,我们是几粒会唱歌的沙子,边走边发出声响。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