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草不黄

何草不黄

《汉书》断章解义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51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全书分五章,汉书的成立及其本原、成功的天子与失意的皇帝、霸王道的治理实践、侠客与儒生的世界、汉代农民的生活与社会。第一章,讲历史叙述的本原,探讨当时的人对于历史事实的认识。历史事实是唯一的,也是客观;历史叙述则是主观的、复数的。第二章,讲皇帝,力图通过历史文献和历史叙述,将神秘的天子拉下神坛,还原其作为普通的人并进而探讨皇帝的“人性”。第三章,主要讲汉代的官僚,特别分析了循吏与酷吏在具体的政治实践中体现出来的文化传统和政治现实,进而讨论了汉代“霸王道杂之”的政治策略和意识。第四章,讲侠士与儒生,“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仁与义均能在儒生与侠士身上看到,而其作为一种势力恰恰是国家政权需要消灭或者驯化的。第五章,讲普通百姓,“编户齐民”,他们不仅仅是簿册上的数字符号,更是活生生的人。有了人,才有国家,而不是相反。历代史书上基本见不到普通百姓的存在。

鲁西奇,男,1965年10月生,江苏东海人。现为厦门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史与历史地理研究。出版《区域历史地理:对象与方法——汉水流域的个案考察》《城墙内外:古代汉水流域城市的形态与空间结构》《人群·聚落·地域社会:中古南方史地初探》《中国古代买地券研究》《中国历史的空间结构》等专著6种,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作品目录

  1. 《汉书》的成立:历史叙述的本原
  2. 一刘邦的早年故事:“天命”与“民心”的制造
  3. (一)刘媪梦神而孕高祖
  4. (二)刘邦醉卧酒家与王媪、武负折券弃债
  5. (三)“大丈夫当如此”
  6. (四) 空手赴宴,娶得美人归
  7. (五)“赤帝子斩白帝子”
  8. 二“北方有佳人”:传闻、想象与重构
  9. (一)“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10. (二) “一见”
  11. (三)武帝的思念
  12. 三记忆、回忆、追忆以及谎言
  13. (二)回忆
  14. (三)追忆
  15. (四)谎言
  16. (五)历史叙述的“真实”
  17. 帝王之道:成功的天子与失意的皇帝
  18. 一 “天人三策”:武帝的问题和董仲舒的回答
  19. (一)第一策
  20. (二)第二策
  21. (三)第三策
  22. (四)天子与儒生
  23. 二轮台诏:帝王的忏悔
  24. (一)武帝的追悔
  25. (二)轮台诏文本复原
  26. (三)“晚而改过”
  27. 三王莽的天子梦
  28. (一)入梦
  29. (二)梦酣
  30. (三)惊梦
  31. 四皇帝与天子
  32. (一)“选”皇帝
  33. (二)“受命之王”与“继体之君”
  34. 酷吏与循吏:霸王道的治理实践
  35. 一“三尺法”与“人主意指”
  36. (一)少年张汤的故事
  37. (二)刀笔吏
  38. (三)文法深刻
  39. (四)“人主意指”与“三尺法”
  40. (五)酷吏的人格
  41. 二奉法循理与宽仁待民
  42. (一)奉法循理
  43. (二)力行教化而后诛罚
  44. (三)宽仁待民
  45. 三“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
  46. (一)循吏与酷吏的交锋
  47. (二)能吏
  48. (三) “汉家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的“本事”
  49. (四)释“霸道”
  50. 义气仁心:侠客与儒生的世界
  51. 一 从“风尘三侠”和“柳毅传书”说起
  52. (一)“风尘三侠”的故事
  53. (二)柳毅与龙女
  54. (三)仁以爱之,义以正之
  55. 二救人于厄,振人不赡
  56. (一)“侠以武犯禁”
  57. (二)公侯之门,仁义焉存
  58. (三)布衣之侠
  59. (四)闾巷豪侠
  60. (五)“游侠”解
  61. 三以仁安人,以义正我
  62. (一)留意于仁义之际
  63. (二)游文于六经之中
  64. (三)儒家之说,“于道最为高”
  65. 编户齐民:汉代农民的生活与社会
  66. 一编户齐民:王朝国家统治下普通百姓的身份
  67. (一)“编户齐民”释义
  68. (二)户籍制度的形成
  69. (三)汉代的户籍
  70. 二五口之家及其生计和负担
  71. (一)五口之家
  72. (二)五口之家与百亩之田
  73. (三)丁男被甲,丁女转输
  74. 三《先令券书》与《中服共侍约》
  75. (一)《先令券书》
  76. (二)《中服共侍约》
  77. 四静谧而安宁的乡村
  78. (一)静谧的乡村
  79. (二) 乡村秩序的法则及其基础
  80. 征引与参考文献
  81. 后记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泊如四海之池,遍观是邪谓何?吾知所乐,独乐六龙,六龙之调,使我心若。訾黄其何不徕下!5 人
  2. 圣人有母无父,感天而生,大约是汉代人的通识。4 人
  3. 这里,我们触及历史叙述中的一个大问题,即叙事中因果关系的建立。历史叙述或者说历史研究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即叙述者或史家知道结果。4 人
  4. 在这个意义上,追忆,使“过去”活在了“今天”,使“历史”成为“现在”乃至“未来”的组成部分,它不仅使过去与现在、未来相联,而且使现在和未来包涵了过去。历史之树因为追忆而得以常青。4 人
  5. “周上文”,是说周人用“文”作为治世的基本规则,“文”是周治的特点,所谓“周监乎二代,郁郁乎文哉!”4 人
  6.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我们都处在沟壑中,但仍然可以不时地抬头仰望蓝天。如果在漫长的冬夜里连梦都不做,又如何等得到绚烂的春天?3 人
  7. 历史学家所面对的问题,更多的是历史叙述与认识是什么,而不再是历史本身是什么;更多的是人们是怎样认识历史的运动的,而不再是历史过程是怎样运动的。3 人
  8. 至此,我们对宣帝所说的“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就有了更为清楚的理解。首先,霸道居前,说明汉家制度是以法治为基础;王道居后,处于辅助地位。其次,汉家制度的基础,是霸道与王道:霸道奠定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政治基础,而王道则奠定皇权的“合法性”基础;霸道以法令、威令、赏罚将百官民众纳入一个井然有序的统治体系之中,王道则使他们心甘情愿、主动投附到王朝控制体系中来。最后,在具体的社会治理中,兼用霸道与王道,既推行教化,更不忘刑法。3 人
  9. 草木枯荣,而天地永在2 人
  10.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2 人
  11. 从俗浮沉,与时俯仰2 人
  12. “独善其身”比“兼济天下”要难得多,做“自己”且如此之难,庙堂之事,还是让“肉食者谋之”吧。2 人
  13. 《史记·高祖本纪》司马贞索隐引《春秋握成图》说:2 人
  14. 可以相信,在汉代人的观念里,“圣人”之出身,必有其特异之处,特别是必与某些神迹相联系。2 人
  15. 大概在春秋战国时期,甚或更早,就形成了一种五方五色帝的观念(虽然可能说法不一,也未必系统)。2 人
  16. 西汉前期宫廷里用的乐,大概主要有三种。一是所谓雅声,即周人的遗声。2 人
  17. 一是所谓雅声,即周人的遗声2 人
  18. 二是楚声2 人
  19. 李延年所造之新声变曲,则大抵以胡乐为本,是西胡之声。2 人
  20. 这首歌,似乎也很难唤起人的情欲,当然,除了武帝之外2 人
  21. 存在,因为我们注定也要成为过去,也要消失。如果过去不能被找到,我们在不远的未来,也将永不被提起。我们将不存在。这很可能是回忆之所以发生的根基。2 人
  22. 不断重复的回忆不仅将一步步过滤掉我们在被回忆事件中曾经经历过的真实体验与情感,而且会强化对某些情节的记忆及其意义,并最终使这种回忆成为某些符号、范畴的堆积,从而形成回忆的叙述模式。2 人
  23. 明代女真人大部分来源于被金代猛安谋克女真所疏离的边缘人群,金代女真的光荣与辉煌从来没有进入过他们的共同记忆。2 人
  24. 在现实的、活生生的“人”(今人)面前,历史事实是苍白无力的,而叙述中的“事实”却是光彩鲜艳的。三人成虎,曾参杀人,“叙述中的真实”之压倒“历史中的真实”者,或且有甚于此。2 人
  25. 这就是“天人相关说”的简略表达。“天”持有“天心”,能够知道“国家”、“人君”是否“失道”,“人君”如果有“失道”之政是否知“自省”,是否“知变”。“天”对“人君”是仁爱的,不希望人君致乱,所以,如果人君有失道之举,即出灾害以责备、告知他;若人君不知自省,则再出怪异之事以提醒他;再不改弦更张,那上天就只有让他败亡了。2 人
  26. 这种说法,很可能是西汉后期、东汉前中期儒学逐步发展之后,后世群儒溯本求源,“追溯”到董仲舒那里才产生的。在武帝时代甚至可能在整个西汉时期,大约都不会有这种说法。2 人
  27. 董仲舒融汇诸家之说,把阴阳四时五行的“气”,认定为“天”的具体内容,并将之拓展到政治、思想与人生各个领域,从而形成了以“天”为中心的大系统。“天人三策”的出发点,正是这个以“天”为中心的思想体系。2 人
  28. 以“天”为核心的本体论和以“天人相应”为基础、以“君权天授”为核心的政治哲学,是董仲舒对先秦儒学的重大发展,也是后世儒学进一步发展并得以干预政治的出发点,2 人
  29. 要之,武帝晚年的后悔,大约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信用方士多年,求取长生之药却终不可得;二是巫蛊之祸处置过当,至戕杀嫡子,动摇皇家根本;三是发动征和三年之役,使刘屈氂、李广利一党乘机坐大,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事变,更使朝廷内外均受到进一步损失,汉家天下人才虚耗,兵少将寡,无人可用。2 人
  30. 这里将“受命之王”与“继体之君”分开来,把开创王朝的君主称为“受命之王”,认为他们承受天命,开创基业,并传之后世;而“继体之君”则并未直接承受天命,所以,其所膺受之“天命”来源于对“先王之德”的继承与发扬光大,必须“常思祖考之业”,保证君权的延续性,才能得到上天的歆享与鬼神的佑护。2 人
  31. 所谓的“理性”,从根本上说,就是对诸种利益的权衡与计算。2 人
  32. 鄙人有言曰:“何知仁义,已向其利者为有德。”故伯夷丑周,饿死首阳山,而文、武不以其故贬王;跖、蹻暴戾,其徒诵义无穷。由此观之,“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侯之门仁义存”,非虚言也。2 人
  33. 我们看见“游侠”的三个基本要素:一是剑客,持剑而行;二是要“游”,离开家,到外地去,去做“客”,才能称为“侠客”;三是游侠乃谋生的手段。2 人
  34. 士最初都是有固定职事的人,后来丢失了固定的职事,只有靠自己去找工作,就成了游士。士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特殊技能和知识,熟谙礼法、擅长主持礼仪的,就成为儒;而长于技击的就成为侠士。2 人
  35. 这样,儒即集仁、义、礼于一身,仁是心中的慈爱宽仁之念,义是行事的准则,礼则是行事的规范。儒者所持的根本在于仁,其论事行为的基本准则是义,经世致用的社会政治目标与手段则是礼。仁存乎心中,义表于人伦(只能在具体的人际交往中才能得到显现),可持而传授且行之于世者,则是礼。2 人
  36. “于道最为高”,这句话的背景2 人
  37. 编户齐民,就是列入国家户籍而身份平等的人民。无论是单独使用编户、齐民,还是编户齐民连用,都是指国家控制的普遍民户。2 人
  38. 兵役之外,就是力役,主要包括转输、官府营造及水利工程等。2 人
  39. 乡民做了坏事,最怕的是谁?怕受谁的惩罚?我以为这才是乡村秩序的法理依据。一般说来,最怕的是神与鬼。那么,敬天畏神怕鬼,是乡村秩序法则的第一个基础。2 人
  40. 这种“相信”,是有选择地接受、吸纳、采用国家权力及其话语的前提,也是国家权力及其话语进入乡民中间去的基础。如果乡民对国家权力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又怎么能够想象国家权力可以渗透到民间社会中间去呢?因此,我认为,乡村社会法则的第三个基础是:有选择地接受、吸纳、采用国家权力及其话语,这就是乡村社会中的“用”。2 人

喜欢「何草不黄」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