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借我

耳朵借我

7.5121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3.78¥19.02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曾经,一首歌也能埋伏启蒙的咒语,

穿透我们无力描述的世界,预言我们不忍逼视的未来。

世界如此喧哗,还好有马世芳

由音乐深入书写这个时代,那些被遗忘、被屏蔽,却犹然美丽的大小声音。

《耳朵借我》是马世芳第一本专讲“中文世界”的音乐文集,成文于二〇一〇到二〇一四之间。在书中,马世芳记录下不止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李泰祥、侯德健、罗大佑、李宗盛、伍佰……也努力挖掘音乐背后,曾经被遮蔽、被遗忘的人与事,曲折与辛酸,音乐与社会、政治的纠缠。在不同的时间,不同地点,吹不同的风、喝不同的水长大的我们,或许曾为了同一首歌流泪、呐喊。马世芳的文字,唤起我们曾经难以忘怀的记忆,也告诉我们不该遗忘的真相。

这片岛屿刚刚历经七○年代的一连串颠簸,正摇摇晃晃迎向一波波更为激烈的大浪。许多人殷切等待足以描述、解释这一切的全新语言,于是一首歌也可以是启蒙的神谕,一张唱片也可以是一桩文化事件。一个音乐人不但可以是艺术家,更可以是革命家、思想家。

——马世芳

马世芳这样用心的听者,让华语音乐工作者的努力与付出,有了价值和尊严。

——李宗盛

关于过去四十年两岸三地的原创歌曲,很少人比世芳听得多,听得仔细。

把耳朵借给马世芳吧,听他放一首歌,认识写歌的人和那个年代的故事。

——侯德健

马世芳

一九七一年夏生于台北。写作者、广播人、music543.com站长。

父亲是作家亮轩、母亲是广播人陶晓清,马世芳耳濡目染,自小喜作文,九岁开始做广播,十五岁因为一卷披头士精选集迷上老摇滚,并梦想以文字和音乐为生。

大学时代一面主编《台大人文报》、一面在中广青春网引介经典摇滚乐。毕业前夕和社团同学合编《1975-1993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虽是学生作品,选题制作却出手不凡,至今仍被视为乐史重要文献。

一九九五年退伍,编纂《永远的未央歌:校园民歌20年纪念册》,亦成为研究台湾流行音乐的必读参考书。廿七岁和朋友合著《在台北生存的一百个理由》,轰动华人文化圈,开类型出版风气之先。

二〇〇〇年,马世芳创办音乐社群网站“五四三音乐站music543.com”,跨足社群经营与独立音乐发行事业,屡获台湾金曲奖与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肯定。

二〇〇六年,第一本散文集《地下乡愁蓝调》在台湾出版,获得各方赞誉,入选《诚品好读》选书单、读书人年度最佳书奖,入围金鼎奖“最佳文学语文类图书奖”。

目前在News98主持“音乐五四三”节目,并持续撰写杂文、专栏与音乐文字。

马世芳的文字,往往揉合私我的青春记忆与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笔端饱蘸情感,念旧伤逝之余,也能引领读者侧身历史后台,怀想曾经沧海的激情与幻灭,于同代人中独树一帜。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这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这些人是不能小看的啊,如果你给他一把吉他7 人
  2. 民谣的重点,不在乐器形制,不在曲式风格。民谣的重点,是它必须直接从地里长出来:深山野林的浆果、田里的庄稼、公园的路树、臭水沟里的青苔。形容词和副词不是民谣,感叹词更不是。它们都不是地里长出来的。7 人
  3. 而我始终觉得所谓自由,就是让人能有“置身事外”的权利。一旦我们变得和我们反抗的对象一样无趣、满嘴教条、随时随地逼人表态,那革命还有什么意思?——不消说,我们看彼此都不是很顺眼。4 人
  4. 他对我说:人在舞台上,得把“安全网”撤掉,把自己抛进那带着几分危险的状态,才能保持警醒4 人
  5. 《山丘》旋律是老早就想好的,歌词却足足酝酿了十年才定稿。距他一九八三年发表生平第一首创作曲——和郑怡合唱的《结束》,倏忽三十载矣。4 人
  6. 真正热闹的文化场景从来都是“由下而上”长出来的,与其洒钱补助,不如让这“民间自为”的空间得以无碍存活,创意生机自会找到出路。4 人
  7. “鸟巢”演出是一场华丽的大秀,小巨蛋的“滚石三十”才是温馨真情的家族同乐会。毕竟,台湾始终容许那真情带来的一点点失控与失态。3 人
  8. 我不会知道他们那阵子为版税问题和台湾制作人方无行翻脸,竟然持枪劫了他的车,押着老方回家,把值钱东西洗劫一空。再没多久,乐队便解散了,那个晚上大概是他们最后几场演出之一。3 人
  9. 这些歌,台湾的青年未必多么珍惜,却是对岸不只一代人细心护持的宝贵记忆。3 人
  10. 英国摇滚天团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