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然记

默然记

免费试读125,730 阅读
三十岁后,外企白领黄婉丝经历着感情、原生家庭和职业上的阵痛,好友的死亡给她即将到来的婚姻蒙上了阴影。
¥3.60(作者于 2019-08-22 定价)

作品简介

外企白领黄婉丝偶遇好友凌青的下属杨浩,两个成长与家庭背景迥异的人陷入一段甜蜜的恋爱,凌青的意外身亡,给他们的关系蒙上阴影。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当一个人放弃追问,衰老这就开始了。49 人
  2. 钱能够带来自由,自由使人年轻。38 人
  3. 其实坦诚并不会伤害真心相待的人,含糊和隐瞒才会,很久之后她才懂。32 人
  4. 有时候,情侣吵架,是在比惨,谁付出得更多,谁得到的更少,谁更忙更累,谁应该得到更多的体贴关心,平常被偏爱的那一位,真正吵架的时候反而容易输。17 人
  5. 她问的这句话,类似于一种装模作样的撒娇,那种被认可、被疼爱之后的佯装不知,矫情中带着一点点可爱,又有一丝可怜,这一连串的复杂心思连自己也不能完全探知,只觉得夜风卷起一阵闷热,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15 人
  6. 耳机里传来标准的英音,单词,长句,段落,一字一句,放慢了速度,清楚明白,听惯了这些,人会产生“哇,其实我英语挺好”的错觉,真到需要交际的场景,又是一阵发蒙,婉丝就是这样,真实的对话总让她反应不过来,最好她只听情诗,只听正确的,标准的,好听的话,不要做判断,不要选择,只给她一条路,允许她闭着眼睛走到底,永远也别让她提问或者回答。13 人
  7. 人总得有点瑕疵和阴影,她告诉自己,这样才像过日子,才显得真实可信。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正好扯平了。12 人
  8. 婉丝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一个意料之外但极有可能的事实:杨浩和吴晓虽然看起来很不相同,其实他们是一类人:对身边人,他们只满足于表面的和谐,轻而易举的快乐,自以为对女人尽在掌握,才能够轻易地说出“我当然了解你”这样的话。11 人
  9. 有人说,女人戴首饰,本来是原始时代桎梏的象征,刑具的延伸,像手铐脚镣似的,送她首饰,就是要捆绑她、收束她的意思,婉丝觉得,如果是这样的好家庭,用这么多的善意对待她,被捆绑着也未必是件坏事。11 人
  10. 当她说出“有组织的动物”几个字时,瞥见咖啡上浮着的奶沫正在散开,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已远离家乡,衣装变了,发型变了,语言也变了,她会站在城里人的角度去描述:鸭子是一种有组织的动物,自己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说话,她正在背叛他们,同时又找到了新的归处:眼前的这个男人,身处的这座都城,目光闪动如同灿烂的灯火,都在对她微笑。9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