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拉尼奥:最后的访谈

波拉尼奥:最后的访谈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766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1998年,罗贝托·波拉尼奥的小说《荒野侦探》发表,记者玛丽斯坦发现了这位“可以和自己的读者做朋友”的作家。几封书信往来之后,两人不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还就“真理”与“结果”进行了一场长久的讨论,也成为波拉尼奥生前的最后一次访谈。这次访谈首次译成中文,和另外几篇同时收录,其中包括波拉尼奥与南美的几位记者所做的访谈,为读者理解这位“拉丁美洲的T.S.艾略特或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提供了丰厚的图景。围绕波拉尼奥的创作、奇书《2666》的诞生、作家与同时代作家好友的交往等,这些轻松而精彩的对话,都在他的巨著《2666》的写作期间完成,它们展现了作家的处世态度,对爱的追求,以及对致命疾病的现实最为深邃的个人忧虑。

波拉尼奥 x 《首都》

我反对一切事物。我觉得自己像个幸存者,就是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我没死掉。我有很多朋友都死掉了,因为革命的武装冲突,吸毒过量,或者艾滋。活下来的一些人,现在都是杰出的西班牙语文学名流。

波拉尼奥 x 《炸弹》

每部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自传性的。《伊利亚特》中,我们端详两个同盟、一座城市、两支军队的命运,但我们也关注阿喀琉斯和普利亚姆和赫克托的命运,而所有这些角色,这些独立的声音,都反映了创作者的声音和孤寂。

波拉尼奥 x 《图里亚》

如果由我来决定,我愿意活到一百岁,这样就能永远保护我的孩子。我认为理性和亲子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也许从孩子的角度,理性确实会强加于自我,但从父母的角度,很难将理性强加于人。

波拉尼奥 x 《花花公子》

我为那些阅读科塔萨尔和帕拉的钢铁般的年轻人所感动,就像我阅读它们并打算继续阅读一样。我为那些头下夹着一本书睡觉的年轻人所感动。书是世上最好的枕头。

罗贝托·波拉尼奥(1953-2003),智利诗人、小说家、散文家。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包括《遥远的星辰》《荒野侦探》《2666》《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等。《纽约时报》称他为“拉丁美洲最有影响力的文学之声”。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这个世界做一名作家,就和做一名侦探一样危险,须得行过坟场,对视鬼魂。4 人
  2. 写文章常常需要更多工作,而我们反对工作。除此之外,我们不知疲倦地懒散。没有哪个人能让我们工作。我只有在别无选择的时候才工作。此外,我们接受节俭生活。我们是彻底的斯巴达人,收入微薄,但我们同时也是雅典人和鸡奸者,方方面面享受生活,贫穷又奢侈。这一切都和嬉皮士有关,和北美的嬉皮士风格,还有1968年5月的欧洲嬉皮士风格有关,到最后,和很多事情都有关。3 人
  3. 他全部作品中的重大主题,就是艺术与罪恶、职业与犯罪,以及作者本人与极权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2 人
  4. 波拉尼奥由此模糊了他所知的和他想象的事物之间的界限。2 人
  5. 。他写《2666》的野心更为宏大: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逝者,撰写一部验尸报告。2 人
  6. 。圣特莱莎现在的情况是,小说似乎想讲,就跟它一直以来的情况一样,也就跟它在《2666》的终章所显示的未来一样。罪恶如大海,广袤远播,永无休止。2 人
  7. 一位外行且独立的骑士:这个说辞可用来描述在《2666》书页间漫游的那几位伟大的侦探和伟大的作家。他们都是献身于阅读和泅泳于深渊的独行者。在这个世界做一名作家,就和做一名侦探一样危险,须得行过坟场,对视鬼魂。2 人
  8. 。或许我那时看待一部长篇小说内部结构的方式是有隔阂的。要是以不同视角来读,我就能更快弄明白了。2 人
  9. 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我们停泊在某本书中。一座图书馆,就是人类的隐喻,或是人类最好面向的隐喻;同理,一座集中营,正是人类最坏面向的隐喻。一座图书馆,就是毫无保留的慷慨。2 人
  10. 阿尔瓦雷斯你是如何转向托洛茨基主义的?波拉尼奥只是为了做个唱反调的人,我想。我不喜欢共产党人那教士或牧师似的全体一致。我一直是左派,我不会因为不喜欢共产主义“牧师”就向右转,所以我转向了托洛茨基派。问题是,一旦身处托洛茨基派之中,我同样不喜欢他们宗教般的全体一致,所以我最终成了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我自己是我唯一认识的无政府主义者,感谢上帝,不然我还得放弃做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全体一致总让我大为恼火。每当我意识到全世界都一致同意一件事的时候,每当我看到全世界都齐声咒骂一件事的时候,某种东西就会浮上我的皮肤表面,让我说出拒绝。这可能是我婴儿时期的创伤。我不认为这是什么让我骄傲的事。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