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的句子里

在别人的句子里

《毛姆短篇小说全集》《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译者陈以侃接引英美文坛新风,挥洒一流文字趣味

8.1138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5.00¥1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1-21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读过残留的快感。评判一个作者合不合自己的心意,先别翻那本大部头,找篇聊阅读聊作家的文章,要是读来还没有下楼取快递心潮澎湃,那就先搁置一旁吧。

前编辑、现翻译兼评论,总之靠写字吃饭的陈以侃,把阅读时的动心捕捉为文字,引诱我们直面文学、相信文学,再相信阅读。

陈以侃,1985年出生于浙江嘉善,自由译者、书评人。曾在上海交大和复旦学习英文,2012至2015年在上海译文担任编辑。译有《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毛姆短篇小说全集》《撒丁岛》《寻找邓巴》《致愤青》等。评论见于《上海书评》《单读》《鲤》《三联生活周刊》《书城》《外国文艺》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你就是你的好恶。为偏心而奋斗终生。42 人
  2. 去爱,就是去记住;去记住,就是训练自己用一种怀旧的温情拥抱每个稍纵即逝的细节42 人
  3. 埃科说:文学里没有全然私人的东西;书会彼此聊天。38 人
  4. 从日常中抽离每个时刻,把它摩挲成颤动的欣喜。35 人
  5. 这似乎就是文学的意义,把日常物件照在未来那面更和蔼的镜子里,在这些琐细之物周围发现那些本来只能由遥远的后代体会的馥郁和温柔。33 人
  6. “大多数人都是别人。他们的想法是别人的意见,他们的人生是学样,他们的激情是一句引文。”31 人
  7. 就是他永远要靠艺术奋力抢救那些生命中正被不可抗力剥夺的东西,当然这件事可以说是徒劳的,因为文字留存的只能是一个虚构的版本,但在那种执意要重塑的姿态里,全是人类和艺术荣光的痕迹。25 人
  8. 一个像伊朗那样的极权社会运转方式都是一样的:总是先要照他们的理想定制你的梦和渴望,在过程中让个人的复杂性作废,最后认出他们最强大的敌对势力:真实的人类反应。25 人
  9. 真正理解他人是多活一点。21 人
  10. 我告诉你:我现在有种无上的快乐。我的快乐是种挑战。……一个一个世纪会滚滚而逝,学校里的男孩会对着我们这些沧桑巨变直打哈欠;一切都会过去的,但我的快乐,亲爱的,我的快乐会留存,留在街灯潮湿的倒影中,留在小心拐进运河黑水的石阶上,留在起舞的恋人的笑意中,留在上帝用来慷慨围绕人类寂寞的一切之中。21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