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纪:《刺客聂隐娘》拍摄侧录

行云纪:《刺客聂隐娘》拍摄侧录

7.585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6.00¥1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0-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你们怎么不说服我!”——侯导和阿城,一山不容二白羊

“造一座冰山”——侯导永远没有“够了”这回事

“这下总该上床了吧?”——侯导的感情戏偏不这么拍

“没事做就去睡觉!”——侯导就是不愿“戏剧化”

就是不让演员“演”——侯导与演员的斗争角力血泪史

筹备期超过十年,剧本写作和拍摄历时五年,电影大师侯孝贤的首部武侠片《刺客聂隐娘》终于现出真面目,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作者参与了电影从剧本讨论到拍摄杀青的全过程:编剧之间互相角力,剧本“织了拆、拆了织”,摄制组辗转京都、湖北、内蒙古、台湾各地,状况不断,侯导还要不停给自己出难题……作者试图以人类学的视角和生动笔触,还原现场,记录一部电影从无到有的诞生过程。

本书另收录小说《隐娘的前身》、电影故事大纲与剧本(第三十八版定稿)。从文字到影像的转译过程,犹如在海中筑篱养鱼,框内影像只是少许,框外真实世界才是影片魅力所在。作者以编剧身份,独家讲述侯孝贤如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界限出一方景框,也试图诠释侯孝贤构建人物的冰山理论、独此一家的创作方式及电影观。不仅让你看懂电影,参悟不为人注目之细节,也提供另一种观看之道,揭示侯孝贤之所以是侯孝贤的原因所在。

电影大师侯孝贤首部武侠电影《刺客聂隐娘》的创作过程全纪录。电影大师侯孝贤睽违影坛八年,凭最新力作《刺客聂隐娘》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纽约时报》、法国《解放报》等多家媒体众口盛誉。侯孝贤说:“现在没人这么拍电影了,但我们只会这样拍电影。”本书完整记录《刺客聂隐娘》从编剧到拍摄杀青的全过程,侯孝贤、朱天文、钟阿城等豪华编剧团队之创作历程,舒淇、张震、妻夫木聪等著名演员的幕前幕后,见证一部电影从无到有的诞生过程,为侯孝贤四十载电影历程加入新注点。

首度贴身记录侯孝贤如何拍电影,揭秘侯孝贤之所以是侯孝贤。世界一直在变,侯孝贤依然是侯孝贤。作为享誉世界的电影大师,侯孝贤的每一部作品都是送给世人的一份礼物。其经典的长镜头风格、塑造人物的冰山理论、以演员的能量与现场反应为核心的工作方式,令其每部作品都带有浓浓的侯氏标签。本书首次贴身记录侯孝贤如何拍电影,如何不断给自己扔香蕉皮,为求真不顾一切的创作方式,不仅为电影《刺客聂隐娘》提供另一种观看之道,也揭示出侯孝贤之所以是侯孝贤的原因所在。

谢海盟首部作品,对一部电影前所未见的人类学观察。著名作家朱西宁之孙,唐诺与朱天心之女。八岁时,母亲将她的涂鸦以及对她的“田野观察”收录而成《学飞的盟盟》。曾写作数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却鲜少公开发表。大学毕业后,与阿姨朱天文、侯孝贤及钟阿城一道磨出了《刺客聂隐娘》的剧本,全程参与电影的摄制过程,以人类学的视角冷静观察、还原电影的诞生,诠释侯孝贤的电影之道。

谢海盟

一九八六年生于台北,二〇〇九年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民族学系,女同志,喜欢无用的知识,现职电影编剧与自由写作。

大学毕业后不久即加入电影《刺客聂隐娘》的编剧工作,此后跟随摄制组辗转各地拍摄,完整记录下电影从编剧构思到拍摄杀青的全过程。

曾写作数百万字作品,鲜少示人,谓以“自娱”。二〇一五年,以《舒兰河上》入围台北文学奖年金计划。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恋恋风尘》一书中,便有他这么一句话:“我喜欢保留一半给现场的时候应变,如果事先什么都知道了,就没劲拍了。”7 人
  2. 侯导提点他们拍片,尤其是拍摄纪录片时,万万不要有“够了”的想法,无论创作或取材,别替自己设限认为“够了”,在这个阶段,永远没有“够了”这回事,“看到就拍”,不要想东想西这个会用这个不会用等等,只有把东西先拍下来,将自己的冰山建构完整了,才决定露在水上的部分,则无论露出的是哪十分之一,脉络与逻辑都能非常完整。7 人
  3. 毕竟拍电影,最核心的还是“人”,人的性格对了、对事件的反应对了,剧情自然就开展。6 人
  4. 犯罪现场或空难事故调查,调查员会告诉我们,成年的目击者看见的东西是最不可靠的,主观意识太强,掺杂了太多自己的想象与看法在其中;年幼的目击者也不行,尽管他们没有主观意识,却“看不清楚也说不明白”。调查员们最偏好的目击者是青少年,或比青少年再小一点点的“大小孩”,他们的主观视线中没有自己,同时又能把事情看得清楚,镜子一般干净地反映出事实。我们设定的幼年聂隐娘,正就处在这镜子一般的年纪。6 人
  5. 每一个人物都是一座冰山,人物展现在电影中的冰山一角要足够精确,免不了得打造完完整整的冰山,包括海面下隐而不见的大部分。为了海面上的一点冰渣,为了树丛后的一撮豹尾尖,我们着实下功夫打造一堆冰山画了好多豹子。5 人
  6. 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当奥德赛曲折漂流无法回到故土绮色佳、甚至沉溺在女神卡吕普索的温柔乡之际,奥德赛之妻珀涅罗珀苦等丈夫回乡,为拒绝众多追求者们,缓兵之计便是织寿衣,承诺为丈夫织好了寿衣即改嫁,却是白天织、夜里拆,一袭寿衣永无织好的一天。5 人
  7. 编剧的工作,说穿了,是假定好剧情,接着便不断提问“谁谁谁(皆剧中人)在这样的状况下,会怎么反应?”“谁谁谁在这时候会做什么?”,也不时穿插侯导口头禅式的发言:“我感觉,这时候谁谁谁应该做某某某事。”毕竟拍电影,最核心的还是“人”,人的性格对了、对事件的反应对了,剧情自然就开展。4 人
  8. 天鹅之翼4 人
  9. “回忆者的意识也在当场,还是有可能出现在自己的回忆画面中,自我意识有强弱之分,《俄狄浦斯王》的婴儿,他的自我意识很弱,镜头呈现的就完全是他所见;年纪大一点的人,像是幼年的聂隐娘,她有自我意识,在自己回忆画面的存在可能就经过想象修改。拍电影,镜头无非就是剧中人的主观与客观——其实是导演的主观——交互运用,运用得好,就会很过瘾,很有味道。”4 人
  10. 无论沈琵琶、九岁的冰岛小女孩或李娟,终究我们要的,就是一双专注、孤独而疏离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睛。4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