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永别

夏日永别

《华氏451》作者、科幻大师布拉德伯里成长小说收官之作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586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4.99¥28.5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2-01-1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华氏451》作者、科幻大师雷·布拉德伯里生前出版的最后一部小说,一部关于童年夏天、时间与死亡的奇妙物语。这个故事花了漫长的五十五年成形,是成长小说代表作“绿镇三部曲”的完美收官,也回到了作者一生创作的原点。故事发生在1929年夏末,昔日慵懒平静的美国小镇迎来了一场战争:为了争夺对“时间机器”的控制权,一群少年组成军队,向老人们发起进攻,拒绝被时间困住,拒绝变成一个无聊的大人。在男孩们抗拒长大的同时,老人们则躲避着逃也逃不掉的死亡。这部小说如诗歌寓言般,穿梭于现实与梦幻之间,时缓时急地抓拍到了各种让人一夜成长、到老年都不敢承认的难忘时刻:重访绿镇,凝视鬼宅,聆听悠远的钟鸣,在河谷中奔跑,在墓地上舞蹈,第一次被女孩亲吻,感受已逝之人的智慧……那夏末空气中特有的气息和画面,是每一个人的童年。

雷·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1920—2012),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沃基甘。自一九四三年起开始专业写作。他七十多年的写作生涯,激励了数代读者去幻想、思考和创新。他创作了数百篇短篇小说,出版近五十本书,此外还写了大量的诗歌、随笔、歌剧、戏剧、电视和电影剧本。

《华氏451》和《火星编年史》是他最为著名的作品,奠定了其科幻小说大师的地位。他被誉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美国作家之一,“将现代科幻领入主流文学领域最重要的人物”。曾获2000年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卓越成就奖,2004年美国国家艺术奖章和2007年普利策特别褒扬奖。

2012年6月6日,九十一岁高龄的布拉德伯里病逝于洛杉矶。时任美国总统的巴拉克·奥巴马亲致悼词:“他的叙事才华重塑了我们的文化,拓宽了我们的世界。”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有些时光就像深吸一口气然后憋住,整个地球都在盼着你的下一步。有些夏日拒绝结束。13 人
  2. 从现在到圣诞节还有十亿年的时间呢,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我可没工夫去死。我今天早上醒来时还对自己说呢:‘查理,活着可真棒啊。继续活下去!’”“查理,这正是他们想要你说的!”“难道我长皱纹了吗,道格,还是脸黄得跟狗尿一样?难道我已经十四岁、十五岁或者二十岁了吗?是这样吗?”“查理,你会把一切都搞砸的!”“我只是不担心而已。”查理红光满面,“我知道人人都会死,不过轮到我的时候,我就说一声‘谢谢,不必了’。波欧,你打算哪天去死吗?皮特,你呢?”“我没这个打算!”“我也没有!”“瞧见没?”查理又转向道格,“没有谁会像苍蝇一样死掉。现在我们就像树荫下的猎狗一样躺着。冷静点儿,道格。”3 人
  3. 爷爷当时说,那庞大的满月钟是一座磨坊。光阴的谷粒纷纷扬扬——大颗的是一世纪,小颗的是一年,细微的颗粒是一小时、一分钟——大钟将它们碾成粉末,将花粉般细腻的时间悄悄地向四面八方送出,任由它们被冷风吹散,如尘土一般在镇子上飘扬,无处不在。来自大钟的孢子附着在你的皮肤上,使之泛起皱纹;令骨头生长到巨大的尺寸;令脚丫绷开旧鞋的束缚,像泥里的萝卜一样。哦,镇中心这台宏伟的机器,就这样在起风的日子里播撒着时光。3 人
  4. 路边花朵盛放,伸手抚去,洒落一地秋日锈色。每条小径上都似有败落的马戏团经过,随着车轮的转动,留下年代久远的铁锈印记。锈色铺散在各处,树下、河岸、铁轨上——从前曾有一辆内燃机火车头从这里驶过,仅此一辆。花瓣与铁轨一道把衰败之气扭转到了秋日边缘。2 人
  5. 碗里的发面团鼓了起来,像一个壮观的外星人脑袋,诞生于往年的收获之中。她摸了摸棉布下膨胀的面团。那是破晓时代的地球,亚当尚未到来。那是夏娃与陌生人在乐园中成婚之后的破晓。2 人
  6. 季节从来不轻易放手。狗还在树底下待着,叶子也不肯变黄。想哭的身体却大笑起来。2 人
  7. 他心中仿佛有一只陀螺在飞转,忽明忽灭,令他口中发出笑声,又令他眼眶里盈满咸涩的泪。2 人
  8. 他正考虑睡一觉,睡意就在他脑中盘旋,用沉沉黑暗将他温柔覆盖。2 人
  9. “有游行!”道格低语,从床上一跃而起,抖落睡意与唇上的糖霜。2 人
  10. 乐声变得更响亮、缓慢、低沉,如一团裹满闪电的巨大暴风云,压在屋顶上。2 人
  11. 那些人并没有被困在岸上。是他被困在了水上。2 人
  12. 他站起身,走到镜子前面,想看看悲伤是什么模样。果然啊,整个脸颊都红了。伸手去摸镜子里的另一张脸,冰凉。2 人
  13. “是啊……是啊!”树木的影子斜斜地映在草坪上。不知何处,夏日的最后一台割草机已把岁月修剪得整整齐齐,将碎屑扫成清甜的小堆。2 人
  14. 树木的影子斜斜地映在草坪上。不知何处,夏日的最后一台割草机已把岁月修剪得整整齐齐,将碎屑扫成清甜的小堆。2 人
  15. 繁重的劳动结束之后,有时甚至奶奶都驻足于此,就像一头衰老的动物寻找水塘恢复元气。而爷爷总能在这儿提供一杯杯清澈的瓦尔登湖水,或是对着那口名叫莎士比亚的深井呼喊,满意地聆听回声。2 人
  16. 将近午夜,道格因极度无聊而醒了过来,只有睡觉会导致如此程度的无聊。2 人
  17. 即便在最晴朗的夜晚,它也总是被雾气笼罩,泛着幽光,显得那么古老。它高耸在镇上,像一座黑暗的巨大坟冢,在月亮的召唤下直指夜空。它用悲戚的嗓音呼唤早已逝去的日子,呼唤一去不复返的岁月。它低声讲述着那些失落的秋季,当时镇子还年轻,一切才刚刚开始,并永不会结束。2 人
  18. 就在那么一瞬间,”夸特梅因解释说,“在那个男孩的——”他停顿了片刻,因为他几乎无法呼吸。“——脸上,”他继续道,“在那个男孩的脸上。”夸特梅因用手摸摸自己的嘴,好把话语拽出来。他看到他自己从男孩的眼睛里向外张望,仿佛那是一扇敞开的门。“我是怎么进去的,怎么回事?”2 人
  19. 人应该先学‘舍’再学‘得’。应该抚摸人生,而不是扼住命运的咽喉。你要学会放轻松,顺其自然。就和驾船一样。你开着引擎是为了顺着水流的方向掌舵。等你听见瀑布的水声越来越近,就应该把船收拾整洁,打上你最好的领带,戴上你最棒的帽子,抽上一支雪茄,直到完蛋的那一刻。这是一场胜利,别想跟激流讲道理。”2 人
  20. 我们没有意识到你可以把生命遗赠给他人。你的样貌、你的青春。传递下去,播撒出去2 人
  21. 只要给我一件永远不会结束的好东西,我就乐疯了2 人
  22. “那么,”莉萨贝尔生气地说,“就冲这句话,我要给你一个教训。”“啊?”道格拉斯满脸疑问。莉萨贝尔走到道格面前,抓住他的耳朵,朝他嘴上深深地吻了下去。虽然只持续了一秒钟,但那就像一道闪电从空中射出,击中了他的脸,使他的身体痛苦不堪。2 人
  23. 没人可问,道格拉斯想,这里什么人都没有。没人提问,也没人回答。我们该如何找到答案呢?我们还有可能知道真相吗?2 人

喜欢「夏日永别」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