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的命运

罗马的命运

气候、疾病和帝国的终结内文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413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凯尔·哈珀将宏大的历史叙述与最为尖端的气候科学和基因研究结合在一起,指出罗马帝国的命运不仅是由皇帝、士兵和野蛮人决定的,也是由火山爆发、太阳周期、不稳定的气候以及致命的病毒和细菌决定的。他从罗马帝国的二世纪的巅峰时期一直叙述到七世纪拜占庭帝国的支离破碎的局面。哈珀描述了罗马人在巨大的环境压力下如何复苏,又如何再次面临危机,直到再也无法承受“小冰河时代”和反复爆发的鼠疫的打击。

本书深刻地反映了人类与环境的密切关系,全面描述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之一是如何面临和忍受环境的压力,最终依然崩溃的。罗马帝国的例子提醒我们,气候变化和细菌进化以令人惊讶的方式塑造了我们居住的世界。

凯尔·哈珀是俄克拉何马大学古典文学和文学教授、资深副校长兼教务长。哈珀在俄克拉何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在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哈珀的研究集中在横跨罗马帝国和中世纪早期的社会和经济史上。哈珀的作品还有《晚期罗马世界的奴隶制,公元275—425年》(剑桥大学出版社,2011年)。这本书被美国历史协会授予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奖,并被中西部和南部古典协会授予杰出出版奖。

译者:李一帆,2012年毕业于牛津大学数学系,数学与统计专业学士与硕士,业余从事考古及相关资讯翻译。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重同位素的比例是由周围物理环境的性质决定的;在洞穴堆积物中,重同位素比例可以反映区域温度,降水的来源、数量和季节性,以及沉积过程中发生的变化。这些沉积变化对当地土壤和植被覆盖非常敏感从。矿物沉积推算出来的时间精度差异很大,从年际到一百年不等。地中海地区的喀斯特地貌提供了大量的洞穴堆积物记录,这些记录几乎一致地表明,帝国早期是一个异常温暖的时代。4 人
  2. 降水从公元100年左右开始突然下降。3世纪显然是一个水源危机的时期,死海水位在公元300年前后达到一次低值。4 人
  3. 戴克里先和君士坦丁令人振奋的改革,以及4世纪的环境背景,为罗马帝国的复兴奠定了基础。帝国的复兴始于3世纪后期的人口回升。但持续的货币危机是一种无形的阻力。银币价值继续呈急剧下跌状态。戴克里先试图用粗暴的手段——规定最高价格以及黄金的市场价值——来挽救古老的货币制度。他购买了大量贵金属,使得黄金以人为低价涌入了帝国金库。但他的货币政策没能奏效,快速的通货膨胀持续到了4世纪。4 人
  4. 在黎凡特,水的历史被赋予了各种意义。该地区变幻无常的历史在较大程度上源自基础的气候因素。有雨水滋润的定居地和荒芜沙漠之间的边界有着政治意义。古代晚期之所以在该地区的气候历史上占有特殊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7世纪时巨大的文化重组。4 人
  5. 税收定额是按地区征收的,虽然劳动力数量大减,但总额却没有调整,因此,幸存者的实际税率飙升。“当鼠疫暴发的时候……大部分农民都死去了,可以想象,这导致许多地产被遗弃。然而,他没有对这些地产的主人仁慈。4 人
  6. 他发现了教会政治的诀窍,因此到606年,他已经成了亚历山大里亚牧首。他将在这个职位上度过一个多事的十年。从他丰富多彩的传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即使在这样一个古典末期的时代,亚历山大里亚仍然是充满活力的商业活动和文化活力的中心。地中海东部的贸易网络生机勃勃。古典城市的标准配备仍然是城市景观的代表。即使在7世纪初,亚历山大里亚也仍旧在古典世界暗淡的背景下闪耀着它的光芒。3 人
  7. 帝国的持久性取决于这一“重大交易”(grand bargain)。这是一种策略,并且收效甚好。在“罗马治下的和平”时期(pax Romana),随着掠夺变为统治,帝国和其统治下的许多民族繁荣起来。最先增长的是人口,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人口成倍增长。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人。2 人
  8. 大约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世纪里,罗马城的居民很可能超过了100万。罗马是第一个达到这个数字的城市,并且在1800年左右的伦敦之前,是唯一达到这个数字的西方城市。在2世纪中叶的鼎盛时期,大约共有7500万人生活在罗马的统治下,占全球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2 人
  9. 这些熟悉的理论有很多可取之处,并且也是这本书所要呈现的故事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然而近年来,历史学者越来越多地遭遇到所谓“自然档案”的对质。这些自然档案有许多种形式。冰芯、洞穴石、湖泊沉积物和海洋沉积物,都用地球化学的语言保存了气候变化的记录。2 人
  10. 第一个转折点发生在马可·奥勒留时代,一种大规模流行病引发了多方面危机,中断了经济和人口的增长。在此之后,帝国并没有崩溃或解体,而是恢复了以前的形态,只是统治地位已不同往日。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