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屋:沙皇统治时期的西伯利亚流放制度

死屋:沙皇统治时期的西伯利亚流放制度

2017年坎迪尔历史奖大奖作品,越过乌拉尔山,到沙皇俄国“没有屋顶的大监狱”。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0176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2.80¥3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西伯利亚被称为“没有屋顶的大监狱”。从19世纪初到俄国革命,沙皇政权将超过100万名囚犯及其家人流放到乌拉尔山以东的西伯利亚。本书生动刻画了普通罪犯和政治激进分子、农奴制和村庄政治的受害者、追随丈夫和父亲的妻子与孩子的历史,以及逃犯和赏金猎人的历史。

本书启用了俄罗斯欧洲部分和西伯利亚档案馆中大量此前不为人知的一手资料,讲述了沙皇俄国奋力管理其可怕的刑罚殖民地的故事,以及西伯利亚对现代世界的政治力量的重大影响。

丹尼尔·比尔(Daniel Beer),英国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高级讲师。他是《变革中的俄国:人文科学和自由主义现代性的命运,1880—1930年》(Renovating Russia:The Human Sciences and the Fate of Liberal Modernity,1880—1930)一书的作者。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随着国家在18世纪加强中央集权,它不断增加对社会的控制。很多此前无罪的活动(砍伐橡树、采盐、流浪、进入私人土地、乞讨等)变成罪行,并可被判处流放西伯利亚。3 人
  2. 我们让我们的祖国摆脱了暴政,但却再一次被我们自己的君主施行暴政……为什么我们解放了欧洲,自己却被困于枷锁当中?难道我们为法国带来了宪法,却不敢为我们自己争取一部宪法?难道我们用热血换取了在诸民族中的优越地位,却在国内饱受压迫?3 人
  3. 他们既可以把不守秩序的臣民驱逐到乌拉尔山以东,也可以让这些臣民无法发声。2 人
  4. 西伯利亚从未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体存在;它没有明确的边界,没有有约束力的民族身份。2 人
  5. 伊尔库茨克建于1652年,它的发展也很迅速,先是作为一个从外贝加尔的布里亚特原住民那里收集毛皮贡赋的中心,后来成为中国和俄罗斯帝国之间的一个贸易商业中心。2 人
  6. 叶卡捷琳娜大帝在1775年将西伯利亚划分为东西伯利亚和西西伯利亚,此后,伊尔库茨克像托博尔斯克一样成了一个地区首府。到18世纪90年代,每年有价值多达700万卢布的货物会经过伊尔库茨克,每年冬天有多达1万驾雪橇聚集在伊尔库茨克,然后向西运送来自中国的货物。2 人
  7. 18世纪后期,俄国第一次出现了思想领域的反对力量。2 人
  8. 在18世纪末,拉吉舍夫是一个孤独的西伯利亚政治流放者,但是从19世纪末回看,拉吉舍夫似乎是后世思想反叛者的先驱,他们先是拿起笔,后来拿起枪,来反对专制政权。2 人
  9. 该法令力图将令人讨厌的农民逐出俄国欧洲部分,同时为东西伯利亚不断发展的工业场所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2 人
  10. 女皇规定,那些经常施予西伯利亚流放者的肉刑不能过于残酷,不能令其伤残,因为他们必须保持劳动能力。出于同样的原因,叶卡捷琳娜大帝想要阻止老人和体弱者被流放,但是,女皇的权力在距离圣彼得堡数千千米远的地方非常有限,因此她的指示几乎没有产生显著的影响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