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必读丛书:鲁滨逊漂流记

中小学生必读丛书:鲁滨逊漂流记

8.14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鲁滨孙漂流记》讲述了英国年轻的航海爱好者鲁滨逊,在一次海难中被风浪卷到一座荒岛上。虽然脱离了危险,但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为了生存,他用自己的聪慧和坚强意志,克服了种种磨难,建造了堡垒、“别墅”和船只。他又救下土人手中的俘虏,协助英国船主收复了被海盗占领的大船。最后告别了他生活了28年的荒岛,随船返回了英国。

丹尼尔·笛福,英国现实主义小说家,同时也是英国启蒙时期现实主义小说的奠基人,被誉为“说之父”,笛福原本姓福,1703年后自己将姓氏改为笛福。他曾受过中等教育,但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大学古典文学教育。由于对政治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1962年。已经三十多岁的笛福开始为报社撰写一些政论文章,并以此来谋生、但是,由于这些文章经常抨击上层的当政者,笛福数次被关入监狱,为了免除牢狱之灾,笛福只好将自己的写作方向转为小说创作。笛福在1719年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鲁滨孙漂流记》,该小说在后来成为了世界上著名的冒险小说之一、直到今天。仍然脍炙人口。笛福的主要作品有《鲁滨孙漂流记》、《鲁滨孙的沉思集》、《辛格尔顿船长》、《摩尔,弗兰德斯》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当我们需要理性来为自己指点迷津时,大多人对理性的态度,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对理性的态度是十分矛盾的、非理性的,换句话说,这些年轻人不以违背情理道德为耻,不以自己的愚蠢行为为耻,反倒以忏悔罪过为耻。这样的他们只会被看成是十足的愚昧狂妄之徒。想要被人们看做是明智之人,只有悔过自新一条路。4 人
  2. 上帝就会让他们相互交换环境,让他们从自身的体验中认识到以前的生活是何等幸福。4 人
  3. 可是由于英国人一读“克罗伊茨内”这个词就变调走音,经常念成“克鲁索”,所以我们也就不再纠正,按照他们的读音这么叫和书写,我的朋友们通常也这样称呼我。2 人
  4. 可是,唉!没过几天,我又开始忘乎所以了。2 人
  5. 虽然母亲表面上拒绝将我的话告诉父亲,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却听说,她私底下还是将我的全部想法以及我和她之间的谈话传达给了父亲。听了我母亲的话之后,父亲非常忧虑,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这个孩子愿意待在家里,他一定可以过得很幸福;但是如果他执意要出海,他将会成为世界上命最苦的人。既然如此,我说什么也不能同意。”这件事之后差不多又过了一年,我终于私自离家出走了,而在这一年当中,尽管家里人曾经多次建议我去干点正经的工作,但我就是顽固不化,完全不听他们的意见,反而总是与父母亲纠缠,要他们不要再反对自己孩子的心愿。有一天,我偶然来到赫尔市。当时,我还没有想到要私自出走。但在那里2 人
  6. 恰恰相反2 人
  7. 忠心耿耿2 人
  8. 但等到了天黑,我们就听到附近有各种野兽在咆哮狂吠、呼啸怒吼,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野兽,真是恐怖极了!这些叫声差点把那可怜的孩子吓得魂飞天外,他哀求我等天亮之后再上岸。2 人
  9. 然后准备上船。在那一带,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人的踪迹。我在过去的航行中曾到过这附近的海岸,所以很清楚加纳利群岛以及佛特角群岛离这里都不太远。但是现在手头上既没有仪器可以供我测量出我们现在是在什么纬度,同时我又不知道或是记得这些群岛到底是在什么纬度,当然也不清楚要去什么地方找它们,或是要在什么时候离开海岸是向它们驶去的好时机。要不然的话,我一定能很轻易地找到这些海岛。我现在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继续沿着海岸航行,只要遇到有英国人做生意的地方,以及一些来往的商船,我们就有可能被他们救起来,并把我们带离这里。据我估计,我们现在正处于摩洛哥王国和黑人部落居住地区之间;这里只有野兽出没,看不到人烟。黑人因为惧怕摩尔人的骚扰而放弃了该地区举家迁向南方;摩尔人则因为这里是蛮荒之地,不愿意在此居住;另外,这里野兽出没,是狮子、猛虎、豹子以及其他野兽栖息的地方。所以,不管是摩尔人还是黑人,他们都选择放弃这块地方。不过,有时摩尔人也会来这里打猎。只不过每次来这里的时候,人数至少都有两三千,就好像一支军队。我们沿着海岸走了大概一百英里,白天只见到处一片荒芜,杳无人迹;晚上也只听得到野兽此起彼伏的咆哮声。白天的时候,有那么一两回我觉得自己看见了曾经见过的特内里费峰,因为在加纳利群岛那边,只有特内里费山有这样的高峰。我顿时有了一股勇气,想把自己的小船驶向那个地方。但很遗憾的是我们遇到了逆风,而且对于我这艘小船来说,当时的海浪也太大了,所以我尝试了两次,都无法让船过去,我只得按照原计划,继续沿着海岸航行。我们离开汲取淡水的地方后,有好几次都不得不上岸寻找能够饮用的淡水。特别是在一个清晨,我们在一小块高地旁下了锚。这个时候开始涨潮了,我们就躺在船上静静地等待着潮水将船推到岸边。朱利的眼睛比我尖,他轻声告诉我,我们最好离岸远一些。“因为,”他说,“看,小山包那儿躺着一个可怕的怪物,正睡大觉呢。”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怪物。原来在岸边,有一只巨大的狮子,正躺在一片山影下。“朱利,”我说,“上岸去把它打死。”朱利一副害怕的样子,说:“让我去打它?它会一口把我吞掉的。”他强调了“会一口被吃掉”。于是,我不再说什么,只是叫他别动。我拿出那支最大口径的枪,装了大量火药,还装了两颗大子弹,放在一边;然后又给第二支枪上了两颗子弹,又在第三支枪里装了五颗小子弹。我拿起了那支大枪,尽量瞄到最准的程度。这一枪本来可以击穿它的脑袋的,可是,这时它正好把它的前腿举在它的头上,结果子弹只击中了它的膝盖附近,打断了它的腿骨。它立即咆哮起来,可是,发现自己的一条腿已被打断,又倒了下来,然后又用三条腿站起,发出凄厉的嗥叫,那可怕的声音我以前从未听到过。没有击中它的脑袋,我真有点惊慌,不过我又马上拿起了第二杆枪。尽管它开始挣扎着逃跑,我又放了一枪,这回击穿了它的脑袋。我们欣喜地看到,它倒了下去,已经叫不出来了,只是躺在那里垂死挣扎。朱利也鼓足了勇气,坚决要我让他上岸去试一试,我说:“好,去吧。”于是他就跳进水里,拿着枪游水上岸到狮子跟前,枪口对准它的耳朵,结束了它的性命。尽管这件事很有趣,可无法吃这个怪东西。为一个无用的东西耗了三份火药和子弹,我有点后悔。可是朱利想弄点肉下来,于是他走上船来要拿一把斧子。我说:“朱利,你准备干什么?”他说:“我要砍下它的头来。”可是头砍不下来,朱利只好砍下一只十分肥大的脚带回来。我想狮子皮可能对我们会有些用处,就决定设法把狮子皮给剥下来。于是,我和朱利当即一块儿动手干了起来。朱利干起这个活儿来可比我强多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我们两个人整整忙活了一天,终于剥下了一整张狮子皮。把它放在船舱顶上摊平晾晒,两天后皮就晒干了。以后我们一直用它做睡觉的垫被。自从这次停船以后,我们连续向南面走了十多天,因为我们的粮食日渐减少,所以吃的时候非常节省;除了迫不得已要取淡水之外,我们一向很少靠岸。我的计划就是要开到非洲海岸附近的冈比亚河或者是赛纳加尔河,也就是说,我想到佛特角一带,希望可以在那里很幸运地遇到欧洲的商船。如果实在遇不到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好了,就只有去寻找那些群岛,或者是死在这些黑人的国家了。我知道只要是前往几内亚、巴西或者是东印度群岛去的所有欧洲商船,都要从这个海角或是2 人
  10. 然后准备上船。在那一带,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人的踪迹。我在过去的航行中曾到过这附近的海岸,所以很清楚加纳利群岛以及佛特角群岛离这里都不太远。但是现在手头上既没有仪器可以供我测量出我们现在是在什么纬度,同时我又不知道或是记得这些群岛到底是在什么纬度,当然也不清楚要去什么地方找它们,或是要在什么时候离开海岸是向它们驶去的好时机。要不然的话,我一定能很轻易地找到这些海岛。我现在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继续沿着海岸航行,只要遇到有英国人做生意的地方,以及一些来往的商船,我们就有可能被他们救起来,并把我们带离这里。据我估计,我们现在正处于摩洛哥王国和黑人部落居住地区之间;这里只有野兽出没,看不到人烟。黑人因为惧怕摩尔人的骚扰而放弃了该地区举家迁向南方;摩尔人则因为这里是蛮荒之地,不愿意在此居住;另外,这里野兽出没,是狮子、猛虎、豹子以及其他野兽栖息的地方。所以,不管是摩尔人还是黑人,他们都选择放弃这块地方。不过,有时摩尔人也会来这里打猎。只不过每次来这里的时候,人数至少都有两三千,就好像一支军队。我们沿着海岸走了大概一百英里,白天只见到处一片荒芜,杳无人迹;晚上也只听得到野兽此起彼伏的咆哮声。白天的时候,有那么一两回我觉得自己看见了曾经见过的特内里费峰,因为在加纳利群岛那边,只有特内里费山有这样的高峰。我顿时有了一股勇气,想把自己的小船驶向那个地方。但很遗憾的是我们遇到了逆风,而且对于我这艘小船来说,当时的海浪也太大了,所以我尝试了两次,都无法让船过去,我只得按照原计划,继续沿着海岸航行。我们离开汲取淡水的地方后,有好几次都不得不上岸寻找能够饮用的淡水。特别是在一个清晨,我们在一小块高地旁下了锚。这个时候开始涨潮了,我们就躺在船上静静地等待着潮水将船推到岸边。朱利的眼睛比我尖,他轻声告诉我,我们最好离岸远一些。“因为,”他说,“看,小山包那儿躺着一个可怕的怪物,正睡大觉呢。”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怪物。原来在岸边,有一只巨大的狮子,正躺在一片山影下。“朱利,”我说,“上岸去把它打死。”朱利一副害怕的样子,说:“让我去打它?它会一口把我吞掉的。”他强调了“会一口被吃掉”。于是,我不再说什么,只是叫他别动。我拿出那支最大口径的枪,装了大量火药,还装了两颗大子弹,放在一边;然后又给第二支枪上了两颗子弹,又在第三支枪里装了五颗小子弹。我拿起了那支大枪,尽量瞄到最准的程度。这一枪本来可以击穿它的脑袋的,可是,这时它正好把它的前腿举在它的头上,结果子弹只击中了它的膝盖附近,打断了它的腿骨。它立即咆哮起来,可是,发现自己的一条腿已被打断,又倒了下来,然后又用三条腿站起,发出凄厉的嗥叫,那可怕的声音我以前从未听到过。没有击中它的脑袋,我真有点惊慌,不过我又马上拿起了第二杆枪。尽管它开始挣扎着逃跑,我又放了一枪,这回击穿了它的脑袋。我们欣喜地看到,它倒了下去,已经叫不出来了,只是躺在那里垂死挣扎。朱利也鼓足了勇气,坚决要我让他上岸去试一试,我说:“好,去吧。”于是他就跳进水里,拿着枪游水上岸到狮子跟前,枪口对准它的耳朵,结束了它的性命。尽管这件事很有趣,可无法吃这个怪东西。为一个无用的东西耗了三份火药和子弹,我有点后悔。可是朱利想弄点肉下来,于是他走上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