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病人”

再造“病人”

中西医冲突下的空间政治:1832~1985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49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特惠满减专区满500减250、满200减100、满100减5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再造“病人”:中西医冲突下的空间政治(1832-1985)(第2版)》的主要目的是探讨晚清以来的中国人如何从“常态”变成“病态”,又如何在近 代被当做“病人”来加以观察、改造和治疗的漫长历史。“东亚病夫”的称谓既是中国人被欺凌的隐喻,也是自身产生民族主义式社会变革的动力,在 这个意义上,“治病”已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医疗过程,而是变成了政治和社会制度变革聚焦的对象,个体的治病行为也由此变成了群体政治运动的一 个组成部分。

作者杨念群以新颖独特的叙事手法,通过数十幅相互衔接的场景,形象地再现了中国社会变迁波澜壮阔的另一个历史侧面。在这些场景中活动的人 物既有西医传教士、助产士和社会改革者,亦活跃着坐堂中医、顶香看病人和走方行医者,还有各类政治家和赤脚医生的身影。《再造“病人”:中西医冲突下的空间政治(1832-1985)(第2版)》力求在一种“情境化写作”的状态中充分展示近现代政治演变与传统医疗因素之间复杂的互动博弈关系。

历史学家本善于讲故事,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生活在今天的许多历史学家越来越不会讲故事了,本该是讲故事的场所放眼望去充斥着被现代观念肢解过的所谓“历史”的残肢断臂。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又使我不得不相信,一个普通的故事也许仅仅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情,在特定场合讲出的某个故事却能改变一个人看待历史的方式。

杨念群,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主要著作有《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三大知识群体互动的比较研究》(1997)、《杨念群自选集》(2000)、《中层理论东西方思想会通下的中国史研究》(2001)、《雪域求法记——个汉人喇嘛的口述史》(合编,2003)、《再造“病人”——中西医冲突下的空间政治(1832-1985)》(2006)《何处是江南——清朝正统观的确立与士林精神世界的变异》(2010)等,主持《新史学》丛刊(中华书局版)及“新史学&多元对话系列”丛书。主要学术兴趣是中国政治史、社会史研究,并长期致力于从跨学科、跨领域的角度探究中国史研究的新途径。

作品目录

  1. 再造“病人”
  2. 导言:医疗史的另一种叙事
  3. 第一章 救不了灵魂的医生
  4. “医务传道”理念的起源与分歧
  5. 新殖民逻辑与“医务传道”的规模化
  6. 医院作为福音传播的空间
  7. 沧州个案
  8. “余先生”的故事
  9. 修复身体还是救赎灵魂?
  10. 灵魂拯救为什么总是失望大于希望?
  11. 内心冲突的世俗根源
  12. 第二章 对陌生空间的恐惧与接纳
  13. 重设内与外的边界
  14. “采生折割”:官方与民间的想象
  15. 反教话语的制作
  16. 谣言传播与教堂空间
  17. 病人是怎样委托给外人的?
  18. 医院与“委托制”
  19. 慈善组织与“医院”的区别
  20. 大树底下动手术
  21. 恐惧感的消散
  22. 对非常状态的控制
  23. 疯人禁锢史
  24. 虚拟的家庭
  25. 疯癫治疗与地方政治
  26. 第三章 “公医制度”下的日常生活
  27. 从“话语”到“制度”
  28. 舆论先行
  29. “警”与“医”:分分合合的轨迹
  30. 什么是“医学的国家化”
  31. 社会服务理念的诞生
  32. 从“临床医学”到“地段保健”
  33. 走出医院,走进胡同
  34. 别样的“圈地运动”
  35. “兰安生模式”
  36. 医疗空间与地方自治
  37. 第四章 现代城市中的“生”与“死”
  38. 从生到死:空间仪式的传统表现
  39. “吉祥姥姥”与“阴阳先生”
  40. “添盆”和接生口诀
  41. “洗三”的含义
  42. 死亡控制的时空技术
  43. “出殃”与社会秩序
  44. “街道政治”:生死场中的抗拒与变迁
  45. 生命的档案化
  46. “调查员”取代“阴阳生”
  47. 死亡监控的训练
  48. 旧产婆洗心革面
  49. 训诫范围的扩大化
  50. “产婆”档案中的多重声音
  51. 进入刑侦报告
  52. 产婆印关氏
  53. 徐小堂喊告
  54. 三种不同的声音
  55. 阴阳生:徘徊于法律与医学监控之间
  56. 警察视野中的阴阳生
  57. 杨如平陈说断案隐情
  58. 误诊的秘密
  59. 取缔与抗辩
  60. 一种职业的没落
  61. 第五章 乡村医疗革命:社区试验
  62. “白大褂”如何下乡?
  63. 从兰安生到陈志潜
  64. 乡村的“社会实验室”
  65. “成本”决定一切
  66. 三级保健:“在地化”训练的探索
  67. “巫”与“医”的现代之争
  68. “巫”还是“医”:经济的考量
  69. “效力”的较量
  70. “社区医学”与乡村社会
  71. 第六章 追剿“巫医”
  72. “巫医”与民间宗教秩序
  73. 从“俗凡”到“神圣”
  74. “瞧香”与“顶香”
  75. “坛仙”的空间安排
  76. 不安分的“坛仙”?
  77. “王奶奶”的故事
  78. 乡民眼中的“神谱”
  79. “催香火”与“地方感”
  80. 灵验决定一切
  81. “四大门”喧宾夺主
  82. “狐仙街”
  83. “顶香看病”与社会秩序
  84. 村庄里的神秘医术
  85. “香头”与村庄生活
  86. 在城与在乡:“巫医”的移动与控制
  87. 一个捕捉“游医”的地方案例
  88. 作为移民的“香头”
  89. “巫医”还是“中医”?
  90. “地方感”为什么消失了?
  91. 以“卫生”的名义
  92. 现代习俗改良的背后
  93. 巡警·媒体·疾病分类
  94. 第七章 中医自救面面观
  95. 渗透着家庭感觉的空间
  96. “聪明的流氓”
  97. 数字中显示的传统医疗网络
  98. 1929年:中医成为“社会医学”的救治对象
  99. 什么是中医“存”与“废”的关键?
  100. 西医拥有“政治正确性”
  101. 最后抵抗的逻辑
  102. 以守为攻
  103. 屈服
  104. 插曲:对“公医制”的微弱质询
  105. 何谓“公医制”?
  106. 医疗“省有制”风波
  107. 个体防疫与诊疗经验
  108. 尴尬的自卫姿态
  109. 从“个体防疫”向“群体防疫”的过渡
  110. 为争取群体防疫身份而苦斗
  111. 培育“群体”认同观念
  112. 官府的暧昧态度
  113. 体制容纳的后果
  114. 城乡之别
  115. 犹疑中的默许
  116. 参与“防疫”的新体验
  117. 一位中医的独白
  118. 中西医的“蜜月期”
  119. 在运动中感受政治
  120. “西医化”浪潮的威胁
  121. 一支华北防疫队的故事
  122. 中医速成“西医”
  123. 新型意识形态支配下的“中医世界”
  124. 专业分层与政治分层
  125. 分层的后果
  126. 表达与现实的错位
  127. 中医“自组织形态”的蜕变
  128. 职业认同与地方礼仪
  129. “卫协会”的功能
  130. 学会“联合”
  131. 第八章 防疫、社会动员与国家
  132. 小小“细菌”改变了世界!
  133. 密度极高的轰炸时间表
  134. 一个秘密的“沾带”行动
  135. “沾带”行动后的空间效果
  136. 此“细菌弹”非彼“细菌弹”?
  137. 内外有别:信息流通的模糊性
  138. “美国细菌”变成了上帝扔下的“瓶子”
  139. 民众反应的差异
  140. 克服恐惧
  141. 防疫如何变成了一种日常生活的政治
  142. 甄别与平衡两种心态
  143. 爱国主义情感的激发
  144. 两则病例
  145. “爱国卫生运动”的制度化过程
  146. 防疫策略的转变
  147. 防疫政治的构造:走群众路线
  148. “工农兵”作为预防主体之后
  149. 卫生防疫中的空间政治学
  150. 第九章 在政治表象的背后
  151. 余波与前奏
  152. 毛泽东的焦虑
  153. “中医”为什么不是“保健员”?
  154. 不中不西 亦中亦西
  155. 从一堂训练课说起
  156. 赤医刘明柱
  157. “掺沙子”
  158. “草医”复活
  159. 政治运动中的人际关系网络
  160. 身份与资格
  161. 赤脚医生是“道德圣人”吗?
  162. 医病关系的“不变”与“变”
  163. “口罩论”与“穿鞋论”
  164. 尾声:赤脚医生的黄昏
  165. 结论:医疗史、“地方性”与空间政治想象
  166. 贯通三重要素
  167. 医务传教与现代“帝国”殖民品格的形成
  168. “地方”是如何被感知的?
  169. 疾病隐喻、社会动员与“国家意识”
  170. 跨区域运动与“地方性”的重构
  171. 附录:如何从“医疗史”的视角理解现代政治?
  172. 什么是“现代政治”?
  173. 作为问题出发点的 “身体”
  174. “空间”的涵义
  175. “身体”→“空间”→“制度”
  176. “社会动员”与“国家”
  177. 参考文献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作为宗教空间的医院里,病人等于要经过“生物体”与“精神体”的双向治疗,所16 人
  2. 事情总被聪明所误而应返璞归真14 人
  3. 就上帝道德深层的神圣性而言是不可言喻的,是无法靠理性来认识的。宗教经验不仅仅是一种独特的情感,更准确些讲,还是一种由诸多情感交织而成的情结。这种情结往往以多种形式涌现出来。他描述道:“这种神奇情感的出现,有时犹如一场和缓的潮汐连绵而来,使一种深深敬仰的安宁气氛遍布整个头脑。它也许继而变成一种更稳定、更持久的心灵状态。这种状态可以说是连续不断地、令人激动地使心灵得到激励,产生共鸣……它也许骤然之间伴随着痉挛、挟带着惊厥自心灵深处爆发出来,或许还会带来强烈的刺激,叫人欣喜若狂、心醉神迷,以至于出神入化。10 人
  4. 宗教经验的获取是达于宗教信仰的先行条件,同时其独特体验的多元化特征也是最难以用理性把握的对象。9 人
  5. 仪式性救赎6 人
  6. 肉体的健康之重要在于它是活着的上帝精神的住所。3 人
  7. 医学传教士不是简单地以治愈疾病为终极目的,“他也帮助恢复日渐丧失的能力(包括灵魂感受上帝的能力)”,所以治病对于西医传教士而言具有一种神秘的象征性的魔力作用。在西医传教士看来,对所谓“真理”的追求绝不应止于肉体由疾病复原至健康状态,因为肉体的生命只是精神超升的基座。基督精神“只能通过他在肉体中的生命给予真理(truth)以一个新的基座,使之服从于一种全新的力量”。3 人
  8. 全新生命的锻造是通过治愈疾病为精神转变提供一个新型的住所得以完成的,对病体的控制变成了崇信的前提3 人
  9. 从耶稣诞生到现在,治愈疾病的神圣艺术是赢得冷淡和公开敌对的人承认其真理的最有利手段。医学传教士凭借他专业的有力实践,比牧师的说教更为雄辩”。3 人
  10. ,他并不企图证明任何事情,耶稣展示的是父亲般的形象和生命的活力,在怜悯生命的过程中,他给予自身的真实性格和神义感召以完满的证明,他的治愈奇迹表露出对人的热情和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