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日记

奥威尔日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814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作为“一代英国人的冷峻良心”,这位左倾激进、终其一生憎恶与鞭笞上层阶级的左翼文人,在日记中忠实记录了如下场景:与伦敦的流浪汉们一同乞讨、一同流浪、一同采摘啤酒花、一同住进收容所;深入矿井深处,像矿工一样从头到脚沾满煤灰;在远离城市的海岛上像纯粹的农民渔民一样播种收割、狩猎捕捞。这些日记可谓对其理想所做的最好诠释:平等、博爱,关心被侮辱被损害的社会底层,反对顽固的保守派,坚定地反法西斯,讴歌劳动者、热爱劳动……

本书由英国戏剧、传记学者,奥威尔研究专家彼得•戴维森(Peter Davison)选编,辅以详尽的编者注释,并配有20幅奥威尔亲笔绘就的示意图。所选日记从1931年8月至1949年9月,充满了引人入胜又令人唏嘘的细节描写,拳拳之忱、赤子之心纤毫毕现,具有不可取代的文学甚至文化价值,极富阅读性、研究性与收藏性。

乔治•奥威尔(1903—1950),英国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新闻记者和社会评论家,传世之作《一九八四》、《动物农场》脍炙人口,历久弥新,被誉为“一代英国人的冷峻良心”。

编者英国戏剧、传记学者,奥威尔研究专家彼得•戴维森(Peter Davison)。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望着自己这副浑身湿透,筋疲力尽的模样能讨来过往信众的几个铜板。最后我们一个子儿都没得着,但金吉在礼拜结束后从牧师那里讨来了一条七成新的法兰绒裤子。躲在墓地前门里很不舒服,我们浑身湿透,又没有烟草,而金吉和我那天已经走了十二英里路了;不过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自始至终都很开心,一路欢笑。那个爱尔兰老妇(显然她一生都在流浪)真是颗老开心果,满肚子故事。说到晚上“蹭觉”的地方,她告诉我们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她甚至爬进猪圈,挤在一头老母猪身边取暖。2 人
  2. )寄宿舍里塞了五十张床,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房间里满是一股暖烘烘、臭烘烘的屎味儿——救济所里似乎永远摆脱不了这股味道。房间里还有一个弱智的乞丐,一身16英石重的大肉团,小脸上安着一张猪嘴,正歪嘴傻笑。他的工作是倒房间里的尿壶,动作慢得吓人。这些救济所看上去都差不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其令人作呕的味道。想到这些脸色灰黑、渐渐衰老的男人在一股厕所味儿中过着这样一种极其安静、孤独的生活,一边搞着同性恋,我真是想吐。但我很难清晰地传达出我的想法,因为它们已经和救济所里的这股味道难分你我了。2 人
  3. 米德夫妇对我很好。两人都是工人阶级出身,说话带着兰克郡口音,童年时都穿着木底鞋,可这间房子的氛围俨然一副中产阶级派头。米德夫妇听到我在曼彻斯特居然睡集体寄宿舍时,都有些错愕。我再度深切地意识到,一个工人一旦在工会里谋得了职位,或是进入了工会政治圈,他便立刻跻身中产阶级行列,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如此说来,和资产阶级战斗的结果就是自己也变成了资产阶级。事实上,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不可能不同自己的收入水平相挂钩(米德的收入我估计是每周4英镑)。2 人
  4. —她的小叔子则失足掉下了1200英尺深的矿井,下落过程中被井壁两侧弹来弹去,还没落到井底就已经死了。霍比夫人还补充了一句:“要不是他那天穿了一件新油布衣的话,他们是没法收集到所有碎片的。”2 人
  5. 对威根的回忆:小山一样的煤渣堆,黑烟,一排排熏黑的房屋,黏糊糊的烂泥地,上面踩满了木鞋印;粗壮的姑娘站在街角,怀里抱着裹在披巾里的婴儿;糖果店橱窗里大堆打折的碎巧克力。2 人
  6.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但凡是等级制存在的国家,在危机时刻总是那些来自较高社会等级的人物冲在前列,尽管他们未必更有才华。而这一点不论何时何地都被视作理所当然。注意:我回头要把利萨加雷的《巴黎公社史》中的那个段落给找出来,其中描述了公社被镇压后的枪杀过程。政府将公社领袖不经审判处以枪决;他们不知道谁是领袖,所以就根据领袖的社会阶层高于其他人的原则来挑选。一个人因为戴表就被处决,还有一个人因为“有张聪明脸”而被处死。我一定要找出这个段落。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