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张东荪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张东荪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145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讨论的三人,一位是燕京大学哲学教授张东荪,长期浸淫于政治活动之中,1949年后曾官居政务院委员;一位是报人王芸生,擅长政治评论,多年担任《大公报》主笔;一位是清华教授潘光旦,理科出身,对政治外行却一样曾积极想要为中国政治建言。三人在1949年以前都曾经在不同领域有过出色表现,1949年以后却先后遭遇滑铁卢,人生事业从此一蹶不振。

杨奎松教授不满足于像过去一样笼统地发出质问:为什么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当年竟会停止思想,集体转向?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私人记录以及各种报刊、档案文献披露出来,他发现,事情并非那样简单。

本册为书中第一章。

杨奎松:历史学家,主要从事中外关系史、中国近现代史等方面的研究。曾先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现为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紫江特聘教授。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这种为了获得公平与正义的强力抗争,一旦发展到必须要靠强力来维持整体利益才能在与其他民族国家的竞争中获得尊严与发展条件的时候,谁又能保证它不会走到集体利己主义的方向去,造成更多外部紧张与冲突呢?而大批原本就很落后,内部四分五裂的国家成立之后,谁又能保证那些靠强力建立起来的政权,不反过来在内部压迫和伤害个人权利与自由,走上整体主义的道路去呢?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吊诡。4 人
  2. 第一,不同时代及不同环境下会生成不同的知识范围,甚至是价值准则。2 人
  3. 第二,即使今天的人,也同样存在知识范围、认知能力、价值观念、情感立场等等的不同。2 人
  4. ,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几乎共同的规律,那就是,19世纪末以来,特别是20世纪这一百年,中国和世界上的变化太大了。像古代社会一些自在逍遥的读书人那样,躲在乡间传道授业,品酒吟诗,含饴弄孙,早就不可能了。越是读书人,就越是要走到外面去,越会受到各种新思想、新文化、新事物的冲击,越容易感受到中外文化碰撞,越是容易因民族主义爱国心的萌发而被异族的欺侮和侵夺所刺激。在那种年代里,一个人的真性情往往直接决定着他对政治的态度。这和哪个党没有多少关系。凡少年书生,越是血气方刚,就越是关心社会大众的境遇和国家民族的命运,也就越会多一份良心的驱使和救国救民的沉重责任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