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浮生六记》是清代文人沈复的传世名作,作者在嘉庆年间写就此部回忆录。“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该书真纯率真,独抒性灵,其行文晓畅天然,精致中有素朴,不拘匠色。俞平伯《重刊浮生六记序》称赞本书:“虽有雕琢一样的完美,却不见一点斧凿痕。犹之佳山佳水,明明是天开的画图,却彷佛处处吻合人工的意匠……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

《浮生六记》以作者夫妇生活为主线,记叙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伉俪情深,至死不复,始于欢乐,终于忧患,飘零他乡,悲切动人。作品塑造了一位真率纯洁而浪漫的家庭妇女形象陈芸。她聪慧好学,热爱生活,欣赏自然美艺术美,而又勤检持家,恭敬知礼,却因为不世故不设防而经历种种坎坷的生活风波,最终英年早逝。

原书稿被发现时已佚卷五卷六,后有称“足本”者,但据考证为伪作,本版以1935年上海世界书局《美化文学名著丛刊》本为底本,全书精校,包含了后两卷,并加入了俞平伯、林语堂所作序言,是目前最完美的电子版。

名家评论:

像《浮生六记》中的芸,虽非西施面目,并且前齿微露,我却觉得是中国第一美人。

  ——鲁迅

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她只是我们有时在朋友家中遇见的有风韵的丽人,因与其夫伉俪情笃令人尽绝倾慕之念,我们只觉得世上有这样的女人是一件可喜的事,只顾认她是朋友之妻,可以出入其家,可以不邀自来吃午饭,或者当她与她丈夫促膝畅谈书画文学腐乳卤瓜之时,你们打瞌睡,她可以来放一条毛毡把你的脚腿盖上。也许古今各代都有这种女人,不过在芸身上,我们似乎看见这样贤达的美德特别齐全,一生中不可多得。

  ——林语堂

吾国文学,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尤少涉及,盖闺房燕昵之情意,家庭米盐之琐屑,大抵不列于篇章,惟以笼统之词,概括言之而已。此后来沈复《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所以为例外创作。

  ——陈寅恪

沈复习幕经商,文学非其专业。今读其文,无端悲喜能移我情,家常言语,反若有胜于宏文巨制者,此无他,真与自然而已。言必由衷谓之真,称意而发谓之自然。虽日两端,盖非二义。其闺房燕昵之情,触忤庭闱之由,生活艰虞之状,与夫旅逸朋游之乐,即各见于书,而个性自由与封建礼法之冲突,往往如实反映,跃然纸上,有似弦外微言,实题中之正义也。

  ——俞平伯

沈复

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十八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俩举案齐眉、相爱甚笃,然命途多舛,常常事与愿违;幸而二人不落世俗,善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至芸积病身故,仍情深如旧。后,沈复离家漫游,著《浮生六记》六卷,记录过往生活中点滴趣味及漫游经历,因其以真言述真情,从不刻意造作,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