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广河挽歌

阅读4523 阅读
¥1.99
查看比赛详情 >

第三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非虚构组 入围作品

  • 导言
  • 目录
  • 作品信息
  • 作者自述

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是一个美好的地方,南广河作为长江的第一支流,从南高原上来,到滚滚长江中去。其流域正好是古僰人曾经的家园,而今,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从湖广填川而来的游子。三百年来,他们在这片山区里生息繁衍,天人合一地生存于天地间。又因地势偏荒和祖德宗功的强大,得已在现代化的滚滚洪流中将其难以一言以蔽之的美好天性保持至今天。然而,时代在发展,现代文明南征北伐,即便是天涯海角,又且能潜移默化,自愿或非自愿地与时俱进,使其天然的美好在与进俱进的过程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以致绝尘而去,令人扼腕长叹。

作者工笔般着墨于南广河两岸的村落、风光、民俗、传说,为读者细密地描绘出整个南广河流域的鸟瞰图。

本人截用一段文字来对南广河、对僰乡作一个提示,虽然我深知这种方法与“作品导读”的要求相去千里,但也或可反映全文的一个小小侧面。

阿老是个老鳏夫,全靠卖麻糖过活。一日赶集,将二两麻糖与一巫师换得三个泥人,回去依巫师嘱咐将泥人浸泡在水缸里面,七七四十九天过去便得两儿一女,长者唤作阿大,次者唤作阿二,幺女唤作阿妹。阿老本是个积德行善之人,老来得子,心头高兴,便将巫师接到家中供养,尊敬有如父母。巫师感其恩德,将死之时,便给阿老点了一地美穴,美穴在今天罗星渡下面的叫化洞中。叫化洞依山傍水,后面群山巍峨,有吹有打有送,有旗有罗有伞有盖,再后则诸峰绵绵,若千军万马,间或突出的尖峰似一杆杆斜插的帅旗;前面群山低矮,真是千臣揖首、万国来朝,另有良驹宝马,美女妖姬两侧而侍。两山之间,白水环流,宛如玉带,又似长鞭。水心之中有个大河坝,足十亩之地,若视河坝为城,玉带水则为护城河。巫师嘱咐兄妹三人说,阿老死时只得偷葬,且入土之后,全家要闭门不出,不许有钟磬之声,不许有碾磨之响,待四十九天之后再上山祭拜。那时,河坝中会长出数万楠竹;阿老坟前会长出三根芦槁,坟上会长出三根葛藤,若将其制成弓箭,往东北方放出,即可射杀天子。放箭之时,河坝中的楠竹会破裂,竹破,每节竹筒间便得一兵一马,兵马见风长大,且此后将此弓箭压阵,必攻无不取,战无不胜。巫师又说,“若要发,洪水不淹大河坝”,若有洪水淹没河坝,则起事必败。阿老死后,三兄妹尽依巫师嘱咐去做,可是家中柴米准备不足,吃完了粮食便捉老鼠吃,水喝完了便喝尿,柴烧光了便劈柱头烧。但是,老鼠吃光了,柱头也削尖了,还不到期。四十八日时,兄妹三人实在熬不下去了,便出去祭拜阿老。上山去时,三人都吃了一惊,坟前坟上所生之物,与巫师预言分毫不差。镇定之后,阿大如巫师所言,取藤折槁为弓,去叶削芦为箭,即向北射。箭一放出,黄烟滚滚,河水翻腾,群山破碎,楠竹噼哩啪啦地爆裂。三人惊骇,急忙趟水过河,见破裂的竹节中果有一兵一马,刀枪甲胄齐备,可惜时日未到,尚差咽喉里的三分阳气。兄妹正痛苦,忽闻水声如雷,抬头便见大水若一座座山峰铺天盖地而来,顷刻将河坝淹没。

  1. 一、四里坡
  2. 二、顺河
  3. 三、长官司的匪祸
  4. 四、九丝城的传说
  5. 五、洛表老街与悬棺
  6. 六、上罗场
  7. 七、妹妹窝
  8. 八、趱滩的船夫
  9. 九、没有完成的旅行

作者陈先礼

类别文化

首次发表豆瓣阅读

上架时间2015年11月

标签调查(22)第三届征文大赛(247)

南广河是我的心中的一条河,因为我的心中有这样一条河,所以我才有永不枯竭的动力,使我在秋雨连更、寒衣卖尽的艰难里激奋起瘦骨嶙峋的身体,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悲歌,去追求我的文学梦想,哪怕梦想如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又远,我都义无反顾。所以,我以苦行僧的坚韧、怀着对南广河和僰乡的像对佛祖那样的敬爱和虔诚,把南广河从头走到尾,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文字。终于,我在一个破落的小镇的旅馆里,打了一个哈欠,写下了这一曲挽歌。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

评论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