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银子

免费试读2,063 阅读

作品简介

组诗《银子》是诗人普珉的代表作,选自他2003年出版的诗集《光阴的梯子》。

银子69首。普珉敏感细腻至极,他从我们幽暗的内心回来,作品却闪闪发光。这一组诗的美丽摄人心魄。

——杜俊飞:《我心目中的三十年三十首诗》

普珉的《银子》是诗人向心灵叩问的波动。一个冀求得到爱的答案的痴者,将虚无的爱情解读成一只手———这只手它可以被我抓住吗?是时间,让彼此纯洁的内心在闪烁,时间“开启了什么样的庭院,黑暗又腐朽”?

时间消磨了情感的浓烈,时间又珍存了爱的誓言。爱在这样的拷问中,经历了付出与拒绝,经历了哀伤和甜蜜,而后,很快化为灰烬。

——鲁莲:《我是你手中的莲》

相较于上世纪80年代众多标新立异的新诗流派,普珉的诗歌有着温润而沉厚的特质,读起来又清越琅琅,可见出作者在语言和音韵上严格精致的追求,亦使读者生出从内到外的喜悦。以至于在那个喧嚣的午后,安静的书店里,这本小小的诗集便是如此轻易的打动了我,如一块璞玉坠入碧深的湖水。

选择它作为自己的情人节礼物,则是因为其中的组诗《银子》。最初爱上“银子”的意象是源于王小波,他在《白银时代》的开篇这样写道:大学二年级时有一节热力学课,老师在讲台上说道:“将来的世界是银子的。”——那是我所读到过的最好的小说开头之一,有着不可预期的,神秘动荡的,庞大的美。我不知道诗人是否也有过相同的感受,但他却从“银子”里化出了细细碎碎的诗意——那诗里有最动人的情愫,它让人看到最美丽的灵魂,苍老而又天真。

——薇罗独语:《写首诗吧,让我爱上你》

第三个是普珉。我第一次读到他的诗歌是在清韵,它们又美又干净气象又大。后来得到了全本的《光阴的梯子》,这本诗集很有意思,顺着看,是一本书;倒着看,又是另一本书。普珉的情诗,很有李义山的意思,用他自己的句子形容,叫“隐秘而宽广”。八八年的《小安,小安》写的跳宕明亮叮当直响,而“银子”的第一首,则又深邃,又伤怀,又飘渺。你要是从小安开始,把书从后往前看,就越念越混厚,但却越念越轻,像一声叹息;如果从银子开始,从前往后看,越念越清澈,越念越直接,有纯粹的呼叫和欢笑。普珉的气质我很喜欢,像是全部光芒都指向自己,指向有限,指向小,好像一个封闭的梦境。他的诗歌里从来都是一个人,如果出现两个人,那肯定有一个是梦里的、故去的、虚幻的、回忆的、思念的,有时甚至连这唯一一个人都消失了。比如大雨,树木,麦子,水果,无论多么繁忙,都安静极了。

——苏美:《四诗人》

普珉,本名杨迅滋。祖籍四川。1962 年夏天生于北大荒。1980年开始诗歌创作,1984 年夏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现居济南。任教于山东交通学院。著名现代诗人,出版有诗集《光阴的梯子》。代表作《银子》。

作者自述

只是读一本诗而已。这本诗有许多漂亮的句子,有隐秘的幽情,有反复的研讨,纠结被展开如金属箔片……能读到这些,还有什么理由必须去追究它的好坏呢。读一本诗,读过了,得到些许印象,这就特别好。更好的会拿它作情人节礼物,作枕边书。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