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唯一真理观

走出唯一真理观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9123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5.00¥1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8-0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陈嘉映先生选编自己于2007—2018年间所作演讲、访谈与评论结集。

有不同的道,从前有不同的道,现在有不同的道,将来还有不同的道。重要的问题不是找到唯一的道,而是这些不同的道之间怎样呼应,怎样交流,怎样斗争。你要是坚持说,哲学要的就是唯一的真理体系,那我不得不说,哲学已经死了。

哲学,尤其今天的哲学,不是宣教式的,不是上智向下愚宣教。我们之所求,首先不是让别人明白,而是求自己明白。

“我个人想要的是,认真思考,认真表述这些思考,召唤爱思考的人来一道思考。”

陈嘉映,1952年生,先后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现为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

著有《海德格尔哲学概论》《〈存在与时间〉读本》《无法还原的象》《从感觉开始》《旅行人信札》《哲学·科学·常识》《说理》《白鸥三十载》《价值的理由》《简明语言哲学》《何为良好生活》等;译有《存在与时间》《哲学研究》《哲学中的语言学》《感觉与可感物》《哲学与伦理学的限度》等。

作品目录

  1. 前记
  2. 辑一
  3. 走出唯一真理观
  4. 一、少年
  5. 二、插队
  6. 三、回京与北大
  7. 四、留学美国
  8. 五、博士论文与所谓学术转向
  9. 六、走出普遍主义
  10. 七、回国与写书
  11. 八、放弃唯一性,坚持真理性
  12. 我们不再那样感受世界
  13. 人曾经是那样生活,那样感受世界的
  14. 人类在那个时候,就像青年或盛年的一个人
  15. 纪念碑的方式
  16. 艺术:满足自己还是救赎世界?
  17. 今天,我们都是普通人
  18. 中国文化的托命之人
  19. 我们是生产者
  20. 读懂一两个大哲学家
  21. 思想增益元气
  22. 未来之思的臆测
  23. 过渡之思与未来之思
  24. Ereignis
  25. 未来之思
  26. 聊聊爱情与死亡
  27. 辑二
  28. 哲学关心的是事物的意义
  29. 漫谈人工智能
  30. 说理与对话
  31. “说理”四人谈
  32. 说理及其作用
  33. 心服与自我
  34. 共识与理解
  35. 学术体制与哲学
  36. 反思与过度反思
  37. 现代人感到要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提供辩护
  38. 世俗好日子的“配套设置”
  39. 勇敢作为一种公共生活的德行
  40. 通过观念批判解除虚假观念的束缚
  41. 现代文明有奇迹吗?
  42. 现代性耗尽了它的潜能了吗?
  43. 教育与洗脑
  44. 洗脑及其与教育的区别
  45. 上述区别的疑点
  46. 上述区别的进一步思考
  47. 暴力支持
  48. 慎言洗脑
  49. 结语
  50. 行之于途而应于心
  51. 召唤爱思考的人来一道思考
  52. 关于痛苦与灾难 ——答阿坚关于《何为良好生活》的一点批评
  53. 《查理周刊》血案余想
  54. 起而斗争未必声称“正义战胜邪恶”
  55. 关于查尔莫斯“语词之争”的评论
  56. 查尔默斯报告简介
  57. 字词之争——痒痒还是刺挠
  58. 语义之争——“绕着转”
  59. 事实还是语义——恐怖分子还是自由战士
  60. 概念多元论
  61. 传心术刍议
  62. 辑三
  63. 漫谈书写、书、读书
  64. 从口头传统到书写传统
  65. 关于“书”:中国和欧洲的不同
  66. 文字时代和图像时代
  67. 关于读书
  68. 问答
  69. 书是地图,是画,是歌
  70. 读《知识分子》
  71. 序阿坚
  72. 从黎明到衰落
  73. 无限与视角
  74. 最好的告别
  75. 想象的共同体?
  76. 《绝·情书》序
  77. 朱利安·巴吉尼《无神论》序
  78.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导读
  79. 一、存在与此在
  80. 二、世界与认识世界
  81. 三、共在与沉沦
  82. 四、进入本真生存
  83. 五、时间是探究存在的地平线
  84. 六、答疑
  85. 海德格尔《林中路》导读
  86. 一、科学
  87. 二、技术时代
  88. 三、艺术的本质
  89. 四、作品的创造与葆真
  90. 五、诗人何为?
  91. 说,所说,不可说 ——读熊伟《说,可说;不可说,不说》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那一年的情绪像过山车一样,一时高涨,一时沮丧,但我尽量把握住自己,不间断自己手头的事情。我有个想法:天下滔滔,时局动乱,但自己要沉得住气,不能不断兴奋,荒疏了自己的学业。每一场运动都像一场大潮,把很多人卷进来,往往,海潮退去,满地不过一些瓦砾而已。23 人
  2. 我觉得我们的行动,我们做什么,我们怎么做,不能够过多依赖我们对世界大势的判断,这些判断几乎从来都是错的——大势的走向倒不一定跟我们判断的相反,但世界总是提供了很多我们事先没想到的可能性。12 人
  3. 历史教给我们更具体而微的东西,让我们更真切地了解我们自己的处境。11 人
  4. 年轻,没到删繁就简三秋树那种境界,学得越多越好。由于无知,起点低,学东西就显得特别快,读了一本世界史,一下子了解了好多新事情,这让人很兴奋,也特给人信心,好像自己在突飞猛进。其实只因为先前啥都不懂,这种兴奋,这种信心,现在看起来挺可笑的,但当时的确是鼓励青年的心灵不断向上的动力。7 人
  5. 你要深入到自身之中,了解你真正相信的是什么。你实实在在相信一些什么,你为自己相信的东西做点儿什么。这时候,你的信念和行动是实实在在的。但并不因此,此外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虚假的。跟你不同的人,跟你冲突的人,他有他的实在。在具体的思考和行动中跟其他的生活理想对话、互动。是的,他有虚假的虚幻的东西,因此你要与他一争,但这个过程是双方的,你也有你的虚假和虚幻,你也要在这种争执中变得越来越实在。7 人
  6. 优秀的、超凡脱俗的东西被这个世界接受,一方面提升了世界,另外一方面呢,世界要用镀金的方式来接受你,不让你保持在超凡脱俗之中。7 人
  7. 设立自己的标杆,不迁就世人,不等于不管时代,只为自己写作。你一开始为自己设立的标杆里已经包含作者与受众之间的互动了,没有受众就没谁一开始想表达什么。我们有时会自言自语,但我们都是在跟别人对话的过程中学会说话的。与受众的互动可能变得越来越内在,最后竟好像完全目无受众似的,好像你只是在坚持你已有的东西。所谓“自己的标准”里已经含着受众了。成功不止是外部的东西,它也是一种约束,要求你在创作过程中保持对现实的敏感,依于这种敏感不断重塑自己。说我不管现实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放弃了对自己的约束,只是放任自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7 人
  8. 有不同的道,从前有不同的道,现在有不同的道,将来还有不同的道。重要的问题不是找到唯一的道,而是这些不同的道之间怎样呼应,怎样交流,怎样斗争。你要是坚持说,哲学要的就是唯一的真理体系,那我不得不说,哲学已经死了。6 人
  9. 历史的远景我们看不清楚,不必投入太多的情绪。6 人
  10. 有没有那样的时代,产生出来的相对最好的作品也不怎么样?而且注定如此,所以一切创作的努力都是futile,徒劳?我们的时代很可能就是这样。不过,即使如此,也不意味着我宁肯什么都不做。本来就不应该单从这个角度来看待创作。我们不是为了达到某种标杆写作的,我们本来就想写,这才为自己设立某种标杆。6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