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白人

冒充白人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黑白混血女子是内战后美国文学中的典型人物,因其身份的复杂性,使得性别、种族、身份等一系列议题都在其身上凸显,而这部作品里,有两名这样的女性,如“两生花”,那么的相似,却被命运安排得如此不同。她们彼此照映,在不同的时空,分开又交融。

小说以二十年代纽约哈莱姆社区为背景,克莱尔和艾琳是童年时候的朋友,她们都是黑白混血的浅肤色女子。这两个儿时的朋友在离别十二年的一天,在芝加哥一家饭店不期而遇。这时候,漂亮的克莱尔已经冒充白人,与一个具有种族歧视思想但对她的种族身份一无所知的白人富商约翰•贝洛结了婚。而艾琳则与一个黑人医生结了婚,在哈莱姆过着安稳的中产阶级生活,虽然偶尔出于社交需要也冒充一下白人。由于克莱尔冒充白人后,没有朋友,生活很孤单,因此她经常趁自己丈夫出差在外时光顾艾琳的家。而艾琳甚至感觉到,她与自己的丈夫相互之间产生了好感,都迷上了对方。小说对艾琳的心理变化描绘得尤为细致而深入。

内勒•拉森(Nella Larsen,1891-1964)是美国哈莱姆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家。拉森的母亲是丹麦裔白人,父亲是西印度群岛裔黑人,她自己便是黑白混血的浅肤色女性,因而《冒充白人》一书略带有自传色彩。

作为首位获得古根海姆奖的非裔女性,拉森的文学创作生涯却很短暂,只留下《流沙》和《冒充白人》两本小说和一些短篇故事,但这些作品中关于性别、身份的探讨,仍然吸引着如今的学者和读者。

责任编辑:陈丹菁;封面设计:陈丹菁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稍后,她审视自己的烦躁,艾琳不情愿地承认,这情绪源自坚持自己依附的阶级和族类带来的寡不敌众、孤独感;不仅仅是在婚姻大事方面,还有自己整个的生活方式15 人
  2. 她被两股不同的力量裹挟着,却其实源于同一个东西,她必须忠于它们:她自己,她的种族。种族!束缚着她,让她窒息。不论她走哪一步,即便她什么都不做,总有一样被击垮。一个人或者他们的种族。克莱尔,她自己,或者他们的种族。又或者,有可能这三者都被击垮。没有什么比这更具讽刺意味的吧,她想。13 人
  3. 如果克莱尔死了呢!那么——哦,这太卑鄙了!这么想,这么希望!她感到头晕目眩,但这个念头一直萦绕着她让她无法摆脱。10 人
  4. 拿起自己的杯子后她才告诉她们:“不,我没有儿子,我也不打算要。我害怕。玛格丽出生前的整整九个月,我几乎要死于恐惧,因为她可能是深肤色的。谢天谢地,结果她一切都好。但我不会再冒险了。绝不!那种紧张感简直太——太可怕了。”8 人
  5. 克莱尔根本就不关心自己的种族。她只是属于自己种族而已。8 人
  6. 她说:“‘冒充’白人也挺有意思的。虽然我们不赞成,但同时也不反对。这种行为让我们鄙视,也或多或少地让我们羡慕。带着一种奇怪的反感,我们对其敬而远之,但回过头来,我们又去保护它。”8 人
  7. 艾琳猛地抬起头,平静的语气里含着自豪:“我有一个儿子是深肤色的。”格特鲁德像被子弹射中一般跳起,瞪着眼,张着嘴,想要说话,但说不出口。最后好不容易结结巴巴地说:“哦!那么你丈夫,他——他——呃——也是深肤色的?”艾琳心里涌上各种情绪,怨恨,愤怒,轻蔑,然而她依然能够冷静做出回答,仿佛没有格格不入,也没有鄙视这些在炎炎八月下午、一同喝着玻璃高杯中琥珀色冰茶的伙伴。她的丈夫,艾琳平静地告诉她们,他并不能“冒充白人”。7 人
  8. 现在她真真切切地看清了为什么自己本能地保留——应该说是抹去——自己与贝洛相遇这件事。如果克莱尔获得自由,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7 人
  9. 但克莱尔麻烦的是,她不仅仅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还要同时占有别人拥有的东西。6 人
  10. 但她没有承认,她或多或少当作间接威胁的其他所有计划、所有方式,坚持要去到安全地方的重要性,都是为了儿子,其次才是为了自己。6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