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兴

即兴

全球畅销40年,即兴之父基思·约翰斯通划时代经典名著!想象力才是真正的自我,让我们作为人,疯狂并正常地,去创造!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416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用铁丝网编织套头衫的河马、得了蛀木虫病还感染了医生家具的病人、子虚乌有的诗歌……欢迎来到即兴的世界!在这里,你可以解放天性、恣意冒险,唯一限制你发挥的,只能是你的想象力。这本名著深刻批判了现代社会的“紧箍咒”,直面创造力的本质,不仅关乎表演、戏剧、艺术、教育,更关乎人类情感、心理,可启发所有领域的创意工作者,以及希望彼此能以更开放心态进行沟通对话的我们。

基思·约翰斯通(Keith Johnstone),英国戏剧教育家、编剧、演员和导演,即兴戏剧先驱,以发明现代即兴体系而闻名。早期在英国皇家宫廷剧院负责编剧与导演的指导工作,并组织了当时唯一一个纯即兴剧团“戏剧机器”在欧洲巡演。1970年,基思来到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任教,并在那里成立了日后闻名于即兴界的“松驼鹿剧团”。基思将《道德经》中的“无为”等思想运用到表演中,极大地激发了演员的自发性和创造力,英国皇家戏剧学院更是将他发明的练习(尤其是“姿态”部分)作为教学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另著有Impro for Storytellers一书。

译者:饶昊鹏,艺名“舟柏”,多巴镜即兴剧团创始人,创作过《即兴争霸赛》《假期综合症》等即兴作品。曾跟随即兴大师基思·约翰斯通学习。现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悲剧也遵循着跷跷板原理:它的主题是把高姿态的动物从群体中驱逐出去。7 人
  2. 当一个姿态非常高的人被消灭时,每个人都会感到快乐,因为他们体验到了前进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悲剧总是与国王和王子有关,为什么我们在表演悲剧时常常使用一种高姿态风格。4 人
  3. 这些姿态练习在舞台上准确再现了真实生活的效果,即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调整自己的姿态。4 人
  4.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如果构思《小红帽》的那些人知道其中的含义,那他们可能永远也写不出这个故事。4 人
  5. 大多数喜剧都采用跷跷板原理。喜剧演员是靠放低自己或他人的姿态而获得报酬的人。3 人
  6. 演员或即兴演员必须接受自己的缺点,允许自己受到侮辱,否则他永远不会真正感到“安全”。3 人
  7. 一旦你决定忽略内容,你就有可能完全理解什么是叙事,因为你可以专注于“结构”。3 人
  8. 即兴演员必须像一个倒着走的人。他看着曾经去过的地方,但他不在意未来。他的故事可以带他翱翔,但他仍然必须“平衡”它,并通过回忆那些被搁置的事件,将它们重组,使其成形。3 人
  9. 骑士杀了龙,给处女破处,这些都不好使了。杀死处女和给龙破处更有可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3 人
  10. 我从半梦半醒的状态开始——许多人在入睡时分都会看到一些图像。它们吸引着我,因为它们从不出现在任何可预测的序列中;我对这种自发性很感兴趣。2 人
  11. 大约在9岁的时候,我决定不相信任何事情,因为这样做很方便。我开始把每句话都倒过来,看看反过来是否也成立。它已经成为一种我自己都没怎么注意到的下意识的习惯。一旦你在想法中加入了“不”,就会出现一系列其他可能性——尤其是戏剧,一切皆可假设。2 人
  12. 在我看来,姿态似乎是一个很有用的术语,它便于理解你所处的身份和你所扮演的姿态之间的区别。2 人
  13. 当我在工作室介绍姿态时,我们发现人们演出来的姿态,与自己以为在表演的正相反。这显然造成了非常糟糕的社会“啮合”——就像在拜昂的治疗小组一样——我们中的许多人不得不修正对自己的整体看法。于我自己,我惊讶地发现,当我认为我在表示友好的时候,实际上是怀有敌意的!如果有人说“我喜欢你的戏”,我就会说“哦,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觉得自己“非常谦虚”,实际上,我可能在暗示我的仰慕者品位不佳。当有人走过来,友好而肯定地对我说:“我们真的很喜欢第一幕的结尾。”这会让我想知道剩下的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2 人
  14. 早期探索中一个更深入的发现是:不存在中立姿态。2 人
  15. 我们很快就发现了“跷跷板”原理:“一上一下”。如果你走进化妆室,说:“我得到这个角色了。”每个人都会祝贺你,但他们会感到姿态被拉低了。如果你说“他们说我太老了”,其他人会表示同情,但却明显振奋了起来。2 人
  16. 我们希望人们的姿态很低,但又不想同情他们——所以奴隶们总是边工作边唱歌。2 人
  17. 悲剧显然与献祭有关。2 人
  18. 动物通常会通过眼神交流的模式建立支配关系2 人
  19. 凝视常常被视为具有攻击性2 人
  20. 接着,我可能会在每个句子的开头插入一个犹豫不决的“呃”,让他们找找我的变化。他们说我看起来“无助”“软弱”,但有趣的是,他们说不出我哪儿做得不一样。我平时说话不会以“呃”开头,所以这本应是很明显的。然后我把“呃”移到句子中间,他们觉得我变得更强势了。如果我把“呃”拖长,移回到句子开头,他们会说我看起来更重要、更自信了。当我解释我做了什么,并让他们自己实验的时候,他们会惊讶于“呃”的长度和位置给他们带来的不同感受。他们也很惊讶地发现,一些人很难用短的“呃”。在每个句子的开头放一个只有几分之一秒的“呃”其实没有任何问题,但许多人会下意识地抵制。他们会发成“嗯”,或者拉长声音。这些人坚持自己的重要性。短的“呃”是在邀请别人打断你;长的“呃”是在说:“不要打断我,尽管我还没想好要说什么。”2 人
  21. 最后我解释道,每当我说话的时候,头都保持不动,这让我在自我感知和被他人感知的方式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2 人
  22.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姿态。有人喜欢低姿态,有人喜欢高姿态,他们试图将自己调整到一个更喜欢的位置。一个高姿态的人会说:“不要靠近我,否则咬你。”一个低姿态的人会说:“别咬我,我不值得您咬。”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姿态都是一种防御,它通常也能发挥作用。很有可能,你会越来越习惯于扮演你已经找到的有效的防御姿态。你成了一名姿态专家,很擅长扮演一种姿态,但不太乐意或不能胜任扮演另一种。当被要求扮演“错误”的姿态时,你会感觉像是“被卸下了盔甲”。2 人
  23. 有的学生可能会尝试非常平稳地移动(高姿态),而他的搭档则会快速地移动(低姿态)。2 人
  24. 我们惊奇地发现,表面上毫不相干的事物竟能如此强烈地相互影响;脚的位置会影响句子结构和眼神交流,这似乎毫无道理,但事实确实如此。2 人
  25. 我让学生们只用看和声音来避开攻击,这让他们对“姿态”的感受非常强烈。我称之为“不设防”(non-defence),但实际上它是所有防御中最好的一种。2 人
  26. 如果A犯了一个错误,抬高姿态,B就会逼近;但是如果A保持低姿态,B就要有意识地“逼出”他的愤怒了。2 人
  27. 一旦你能接受侮辱(相当于语言上的奶油蛋糕),你就会充满喜悦,哪怕是最死板、最忸怩、最戒备的人也会突然放松下来。2 人
  28. 当动作不是自发的,而是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时,作品可能会得到欣赏,但不是所有的观众都能对演员的行动感同身受。2 人
  29. 当姿态最高的人感到完全的踏实时,他就会成为最放松的人2 人
  30. 姿态也会受到所处空间形状的影响。沙发的转角通常都是高姿态的,高姿态的“赢家”才能坐。2 人
  31. 另一种让人们看到身体姿势是如何通过控制空间来展现支配或服从的方法,是让两个已经建立了空间关系的人定住,其他学生来研究他们2 人
  32. 我让学生们在咖啡馆里观察人群(一个家庭作业!),当有人离开或加入一个团体时,注意每个人的态度是如何变化的。如果你看到两个人在说话,然后等其中一个人离开,你就会看到剩下的那个人是如何改变他的体态的。之前他让自己的动作与同伴的保持一致,但现在他一个人了,于是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位置,以表达一种与周围人的联系。2 人
  33. 仆人的最佳位置通常在主人的“空间抛物线”边缘。这样主人就可以随时找到他,控制他。仆人与主人的确切距离取决于他的职责、他在等级中的位置以及房间的大小。2 人
  34. 仆人的职责是当他接近主人时,他必须表明自己是“不情愿”地侵入主人的空间的。2 人
  35. 我训练演员使用最小的姿态差,因为那样他们就必须准确评估同伴的姿态,但我也教他们表演最大姿态差的场景2 人
  36. 一部卓越的戏剧是姿态互动的艺术展示2 人
  37. 人们可能看起来没有创造力,但他们会非常巧妙地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合理化。你可以在那些服从催眠后暗示的人身上看到这一点,他们设法解释催眠师命令之下的行为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意志。2 人
  38. 事实是,“最好”的创意往往是精神错乱的、下流的、非原创的。2 人
  39. 我们都本能地知道什么是“疯狂”的想法:即那些别人认为不可接受,并且训练我们不去谈论,但我们会去剧院看它被表达出来的想法。2 人
  40. 要是莫扎特还想要原创,这就像一个站在北极的人试图向北走,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也是如此。追求原创会让你远离真实的自我,让你的作品平庸无奇。2 人
  41. (1) 我们在与自己的想象力做斗争,尤其是当我们努力充满想象力的时候;(2) 我们不对想象力的内容负责;(3) 我们并非像被教导的那样我思即“我人格”,想象力才是真正的自我。2 人
  42. 艺术家必须接受他的想象力赋予他的东西,否则就会毁掉他的才华。2 人
  43. 这个段落的问题是它没法停下来,或者更确切地说,它可以停在任何地方;你下意识地等着另一个动作的开始,这个动作不是自由联想出的新内容,而是把之前的进行“重组”(reincorporation)。2 人
  44. 这个游戏对作家很有用。首先,它鼓励你写下任何你想写的东西;这也意味着当你陷入困境时,你要回头看,而不是往前探索。你找到那些被你搁置的东西,然后激活它们。2 人
  45. 如果我说“编个故事”,大多数人都会崩溃。如果我说“描述一个常规,然后打破它”,大家就觉得没问题了。2 人
  46. 当一个希腊信使带来一些其他地方发生的可怕故事时,重要的是对其他角色的影响。否则,它就不再是戏剧,而成了“文献”。2 人
  47. 当你担心别人的想法时,人格总是存在的。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会有别的东西来接管。一个朋友被烫到了,他的思绪立刻分裂成两部分,一个是痛得尖叫的孩子,另一个冷漠超然地告诉他该怎么做(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一条眼镜蛇在一堂表演课的中途从通风口掉下来,学生们可能会发现自己正坐在钢琴上,或者待在门外,而对自己是怎么挪到那里的毫无记忆。在极端情况下,身体代替了我们,把人格作为不必要的累赘推到一边。2 人
  48. 人群容易被催眠,因为人群强加给你的去个性化,免除了你维护自己人格的需要。2 人

喜欢「即兴」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