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校

好学校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629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书名中的“好学校”是一所虚构的康涅狄格州预备中学。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期,“好学校”中的男孩毕业后就要立刻参军作战,老师们对于自身职业和所在学校的情感五味杂陈。尽管这是一所学校,可正如书中一名老师所说,这里“蕴藏了巨大的性能量”,学生如此,老师亦如此。从某种程度上,《理查德·耶茨作品:好学校》还延续了《革命之路》中探讨的主题:婚姻的脆弱不堪。丈夫残疾,妻子出轨,丈夫意欲自杀,却连自杀都无能为力。书名“好学校”无疑是最大的讽刺,读罢不禁令人唏嘘。

理查德·耶茨(Richard Yates,1926年2月3日-1992年11月7日):美国小说家,被文学史长期不公正对待的大师,被遗忘的最优秀的美国作家。耶茨是“焦虑时代(the Age of Anxiety)的伟大作家”,也是美国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代言人。他的处女作《革命之路》一推出即获成功,当年与《第22条军规》、《爱看电影的人》一同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提名。1962年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十一种孤独》出版,更被誉为“纽约的《都柏林人》”。随后他陆续写出《扰乱和平》(1975)、《复活节游行》(1976)、《好学校》(1978)、《年轻的心在哭泣》(1984)、《冷泉港》(1986),生前最后一部小说《不定时代》至今未能出版。

耶茨1926年出生于纽约州扬克斯市。三岁时,父母离婚。在大萧条时代,母亲带着他和姐姐在曼哈顿艰难度日,母亲酗酒、容易歇斯底里,“当他们饥饿难耐或等着被人再一次轰走时”,母亲却对着他们高声朗读《远大前程》。1944年从埃文中学毕业后,耶茨参了军,部分原因是他受海明威的影响,认为作家应该融入生活的洪流中,通过战斗,在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他被派到法国。跟很多五十年代的年轻美国作家一样,他目睹了战斗。另外他患上了肺结核,短期疗养后康复。作为占领军一员在德国服役后,他回到纽约,并在那里结婚。1951年,利用部队因为他的肺结核病而发放的残疾补助金,他移居欧洲住了几年,在那里创作小说。他坐在租来房间里,不停地抽烟、不停地咳嗽,不停地写,一篇又一篇,但都失败了,《纽约客》拒绝了他的每一篇投稿。回国后,他先后在合众国际社(United Press)、雷明顿-兰德公司(Remington Rand)工作过。为付账单,他替人捉刀,代人写作。1962在布雷德洛夫作家创作班(Bread Loaf Writers' Conference)上,他绕场裸跑,宣称自己是弥赛亚;他走上菲茨杰拉德不成功的老路,去好莱坞写剧本。1963年他为时任司法部长的罗伯特·F·肯尼迪撰写发言稿,在约翰·肯尼迪遇刺后,他接受了依阿华大学作家创作班(正是保罗)的教职,但那一段经历并不愉快,又一个失败而已。1959年,他与妻子离婚,他的妻子得到了两个女儿的监护权。1961年,其极富盛名的处女作《革命之路》(Revolutionary Road)发表,引起轰动,与《第22条军规》、《看电影的人》一同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1962年首部短篇小说集《十一种孤独》(Eleven Kinds of Loneliness)出版,被评论界誉为“纽约的《都柏林人》”。他后来接连创作了长篇小说《扰乱和平》(Disturbing the Peace,1975)、《复活节游行》(The Easter Parade,1976)、《好学校》(A Good School,1978)、《年轻的心在哭泣》(Young Hearts Crying,1984)、《冷泉港》(Cold Spring Harbor,1986)等。1992年秋,因为一次小手术所引起的并发症,66岁的耶茨去世于阿拉巴马州塔斯卡卢萨。

耶茨的长女现住纽约布鲁克林,她还在家里保存着父亲的骨灰。2001年,当耶茨去世九年,《纽约客》终于发表了一篇他的小说《运河》(The Canal)。也是这年,在作品绝版多年后,他的短篇小说集再版。太晚了,九年过去了,作者再也无法享受到些微的快乐,女儿摇摇骨灰盒说,“写得好,爸爸。”

耶茨的作品曾获《纽约时报书评》,《君子》,《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好评,有四本小说入选“每月一书俱乐部”。耶茨有“作家中的作家”以及“焦虑时代的伟大作家”之称,艺术风格影响了雷蒙德·卡佛、安德烈·杜波依斯等文学大家。美国很多作家都对耶茨赞誉有加,如著名黑色幽默作家科尔特·冯内古特。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这让格罗夫很震惊:他还以为成绩单只寄给他母亲呢,她看到这些分数会认为儿子和她一样具有一个艺术家的气质。3 人
  2. 把你的椅子拖到悬崖边那样我才会讲故事给你听。——F·司各特·菲茨杰拉德2 人
  3. “说真的,鲍勃,你从来没有想到过吗,在我们体内蕴藏着一股多么强大而且纯粹的性能量?尤其是在晚上的这个时候。你想象一下,如果宿舍的大石墙坍下来我们会看见什么:一百二十五个孩子都在手淫。”2 人
  4. “好呀,威廉·格罗夫,”哈斯克尔说。“你这次给我们带什么来啦?”他拿着格罗夫的手稿草草地看了一眼,随即把它们扔在了台子上;然后就继续在地板上踱步。他把西服当披风穿,空空的袖管摇荡着。“坐呀,格罗夫,”他说。“今天,我们要庆祝一下。从某种角度说,今天是悲伤的一天,但其在本质上是一个勇敢的开始。我们的领导让路了。”2 人
  5. “当你说话的时候,史蒂夫,”乔克·麦肯齐曾这么对他说,“不管你是在对谁说或说些什么,重要的是要知道在什么时候打住。除非说出来比不说好,否则千万别开口。”2 人
  6. “好啊,不过你知道吗,关键是我要一直这么漫游下去;漫游。没钱了,就去做会儿工,然后再上路。还会有姑娘们!天呀,格罗夫,想想那些姑娘们。我就要做一个孤独的漫游者,永远漫游着。”2 人
  7. 他知道如果他读过《卡拉马佐夫兄弟》或别的什么永恒经典,他的社论也许就能写得更漂亮,但困难在于:如果他整天坐在那里读经典,不管他痛还是不痛,那他哪里有时间来完成他的社论呢?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