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年:1945现代世界诞生的时刻

零年:1945现代世界诞生的时刻

现代世界诞生的时刻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7162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零年》是对作为二战尾声的1945年所发生的事的回顾。一个世界走到了尽头,另一个焕然一新且前途未卜的世界正徐徐拉开大幕。世界各地都在上演政权更迭,无论是亚洲,还是欧陆大地,均随处可见。之后的权力斗争往往相当残酷,在这一过程中,诞生了我们所熟知的现代世界。

这一变革的规模几乎难以想象。纵观全球,大城市沦为一片废墟,饿殍遍野,人口大幅衰减,生活颠沛流离。人们开展了大范围的无情报复。与此同时,难以估量的损失已成过去,光复掀起了无以伦比的喜庆狂潮,人们前所未有地纵情欢乐。1945年的一系列事件孕育了欧洲福利国家、联合国、去殖民化运动、日本和平主义以及欧盟。战胜者将社会、文化和政治“再教育”强加给战败者,力度之大,几乎史无前例。这种做法多半未经过深思熟虑,但正如伊恩•布鲁玛向我们呈现的那样,以事后之明来看,这些举措实际上还是较为开明、人道和有效的。

这部作品布局宏大,人物故事跌宕起伏。书中,作者信手拈来地谈及亚欧两地的影视艺术作品。也许没有人比伊恩•布鲁玛更适合撰写《零年》这本书了,这是他的力作。

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1951— ),生于荷兰海牙,先后在荷兰和日本就学,曾于莱顿大学攻读中国文学和历史,后专注于研究日本。现任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民主、人权与新闻Henry R. Luce教授。出版的著作有:《面具背后》(又名《日本之镜》)、《罪行的报应:日本和德国的战争记忆》、《伏尔泰的椰子》、《传教士和浪荡子》、《异议分子》、《西方主义》、《发明日本:1853—1964》、《零年:1945》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历史归根到底是一门阐释的学问。对过去的错误阐释往往比愚昧无知更危险,对旧伤和仇恨的记忆又会点燃熊熊烈火。8 人
  2. 战后,人们刻意美化抵抗运动,但其在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的军事败北中仅仅起到微不足道的作用。暴力反叛招致了恶狠狠的报复,遭殃的是无辜百姓,而且这些行动通常得不偿失。因此,明哲保身的民众中间普遍存在对英雄人物的反感,因为后者的行为招致了更加野蛮的弹压。6 人
  3.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美国人追究财阀的责任,却基本放过官僚体系,等于是在昭告天下,他们对日本战时体制如何运作一事其实并不清楚。但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并非无知或误解;美国规划者满怀理想主义,一心想出力重建一个崭新的日本,而日本“改革官僚”则期望维持他们在战时对经济的控制,但会服务于和平的目标。双方于是想到了一块儿。6 人
  4. 想要找回一切照旧的感觉,是人类应对灾难的惯有态度,既符合人性,但也不切实际。5 人
  5. 性爱并不只是出于鱼水之欢,而是一项抗拒灭亡的行为。5 人
  6. 哥萨克人只是许多孤苦伶仃、备受打击、最后被历史灭亡的群体之一。实际上,说“历史”太过抽象了。他们是被活生生的人推向毁灭的,背后既有革命思想助推,也缘于清除异己、建立单一种族国家的想法。5 人
  7. 都因个人身份的焦虑而获得了对外部更敏锐的观察,有某种局外人才有的洞见,都在极度个人视角与庞杂知识世界之间达成了微妙的平衡。4 人
  8. 但凡在人类史上最惨烈冲突中受过罪的人,都抱有“决不让历史重演”这种情绪。但这对许多人来讲不只是一种情绪;这是一种理想,也许是乌托邦,但这代表了一种信仰:在战争的灰烬中,人类可以建立一个崭新而美好的世界。4 人
  9. 塑造我父母与我的生活的不是1945年结束的二战,而是1947年开始的冷战。1945年不是一个胜利时刻,更是一个通向新的混乱的前奏,是真正胜利的一个必要过渡。3 人
  10. 人们太想回到纳粹占领前他们熟知的那个旧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炸弹,没有集中营,没有杀戮,而整整“胚胎”则稀松平常。这种想法意在重温旧梦,恢复传统,似乎这样,就算回归了本原。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